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爱情契约 > 212 三生三世大结局下
    ,最快更新爱情契约 !
    七个月后。
    产房。
    “天哪,怎么还没出来啊?”曾离都等不及了,没想到荷荷和洋洋这一次居然是一起生孩子。
    走廊里,三家的老人都等在门口。
    “应该快了!”秦仲寒也很紧张,只是他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怎么这么慢啊,津宣生的时候都没这么慢,她们怎么还不出来啊!”裴霖冲都急坏了。
    吴津宣于四个月前生了一个儿子。
    宫恋儿于三个月前也生了一个儿子。
    “啊——啊——”随着一阵明亮的啼哭声传来,大家都松了口气。
    不多时,两个护士抱了两个孩子出来。
    “萧荷荷的家属!”护士喊了一声。
    “在!”秦仲寒和秦陵航还有裴霖冲都挤了过来,就看到一个红扑扑的小孩,看起来小小的,脸上倒是很干净。
    “恭喜您,是个儿子!产妇肚子里还有一个,应该快生下来了!”
    “曾洋洋生了个女儿!祝贺你们!”另一个也抱了过去。
    曾离和曾家二老都喜极而泣,曾妈妈双手合十:“有孙子也有孙女了,真是祖上积德啊!”
    “我太太怎样?”秦仲寒来不及看孩子,更加担心老婆,还有一个啊,他好担心。
    “产妇一切稳定!”
    十五分钟后,护士又抱着一个孩子出来。“秦先生,恭喜您,是个女儿!”
    “啊——”
    “婚礼没摆酒席,这次我们要摆个满月酒,一定要超豪华的!”裴霖冲大声的宣布。
    “对!是要摆个盛大的酒席!”秦陵航也很赞同。
    裴霖冲很神气的瞅了一眼曾枫越:“我有外孙和外孙女了!哈哈哈……曾枫越,你没女儿吧?看我现在是有儿子有女儿,你只有儿子啊,我比你对曾家做的贡献大,还有啊,我还有亲家,你没有吧?”
    “你——”曾枫越被刺得要火,可是,他很难得地又忍住了。“今日大喜,我不和你逗嘴!”
    “哼,我也不和你逗,我让杜竟放鞭炮!”裴霖冲更加的得意,从来没这么神气过,当老大的时候也没现在这么神气,真爽啊!“对了,我还有个义子,马上要生义孙,你没有吧?你真失败啊!”
    “义父,我不能去啊,我怕米格她摔跤啊!”杜竟搂着怀孕五个月的米格赶来,他这准爸爸怎么敢放手啊,米格在孩子没平安落地前,他可是一步也不敢离开米格的。
    “米丫头,你生了孩子得好好练练你的协调能力了,好了,我自己去放鞭炮!”裴霖冲自己去了。
    “等等我,我也去!”曾枫越追了上去,他这大哥当的一点威严都没有,总是被小了自己十岁的弟弟挑衅,气死他了!
    “你不要跟我一起,我讨厌你!”裴霖冲完全不把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
    “我也不喜欢你!”
    所有人都摇头,这兄弟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吵到头。
    转眼一年。
    “妈咪,弟弟太安静了,你看弟弟是不是傻瓜啊?”盛盛皱着小脸问萧荷荷。
    “怎么会,弟弟只是不喜欢说话!”萧荷荷笑道。
    “哥……哥……”
    怀里的女孩却异常的活跃,张扬着小手要盛盛抱,她已经学会了说话,会清晰的喊出每个人,爹地,妈咪,爷爷,哥哥,外公,小外婆,小舅舅……
    “妈咪,我不抱妹妹,她上次流了我一脸口水,我还是抱弟弟吧!”盛盛逗着弟弟:“啸天,叫哥哥!”
    秦仲寒和萧荷荷的二儿子叫秦啸天,女儿叫秦乐天,而盛盛已经改名叫秦承天。
    只是这对龙凤胎很奇怪,本来以为儿子会很调皮的,可是二儿子根本是个小闷葫芦,女儿倒是调皮的异常。
    “哥……”乐天已经兴奋地跳着,叫着盛盛,要她抱。
    “不要!乐天,哥哥怕了你了!!”盛盛抱着啸天,“啸天,你怎么不说话啊?你看妹妹都会叫哥哥了,来,叫一声哥哥!”
    可是啸天却只是望着盛盛笑了下,然后又低下头去,手里拿着新玩具,似乎在研究着什么,很是专注。
    “我回来了!”秦仲寒一进门就看到老婆孩子,走到荷荷身边,亲了她的脸一下。每天下班后,看到老婆,哄哄孩子,这种生活很幸福。
    “爹……”乐天一看到秦仲寒,立刻张牙舞爪的伸手要秦仲寒抱。她最喜欢爹地和哥哥了,还有离舅舅,语田哥哥,似乎,乐天就喜欢长得帅的男人和男孩,一见到他们,她兴奋的就直跳。
    像此刻,她在萧荷荷怀里蹭蹭的要往上蹿,萧荷荷都快要抱不住她了。
    萧荷荷无奈又温柔的说道:“乐天,不要乱跳啊,妈咪好累哦!”
    “哦!乖女儿,爹地去换衣服!”秦仲寒逃似的离开。
    “妈咪,你看,爹地也很害怕妹妹啦!妹妹是个小魔头!爷爷也怕她,离舅舅怕她!语田怕她,我也怕她,我们都很怕她啦!”
    “哇——”小魔头似乎意识到哥哥在说她坏话,瞬间嘴一咧,眼泪比六月雨来得还快,顷刻间大哭起来。
    啸天皱皱眉,抬起头,看了一眼乐天,似乎有些无奈,但一瞬间,又开始玩他的玩具了。
    “不哭,乐天不哭啊!”萧荷荷哄着她,可是乐天却哭的更厉害了。“哥哥不说你是小魔头了还不行吗?”
    “哇——”可是小魔头根本不停下来啊。
    “妈咪,让啸天哄她!”盛盛无奈,立刻抱啸天到乐天面前。“啸天,妹妹哭了!哄哄他!”
    很奇异的,啸天听话地伸出小手帮乐天抹了把泪,乐天竟破涕为笑了。
    “妈咪,神奇不?你看,不愧他们是一起在肚子里长大的,我猜很小的时候啸天就会哄她了!”
    萧荷荷也很奇怪,每次只要乐天一哭,啸天靠近她,她就没事了。真是一物降一物。
    秦仲寒换了衣服进来,刚才听到乐天那惊天动地的哭声,他真的是无奈,好在被啸天给哄好了。
    一看到秦仲寒,乐天又开始跳着要秦仲寒抱:“爹地……”
    “你抱吧,我真的累死了!”萧荷荷把女儿塞到秦仲寒的怀里。“真是奇怪了,盛盛和啸天加起来也没乐天一个人难照顾,为什么人家的女儿乖巧,咱要和人家翻过来呢?”
    秦仲寒抱起女儿,看到她粉嫩嫩的小脸上满是泪水,此刻在自己怀里却又笑得这样的灿烂,无奈的摇头。“希望我家宝贝公主不是小花痴啊!要不爹地会担心死的!”
    “妹妹就是花痴啊,只要见到帅的就要抱,女人只让妈咪一个人抱,上次舅妈和小外婆要抱她,她都不要,只找舅舅和外公,太花痴了!”盛盛摇晃着啸天。“弟弟,对不对啊?”
    啸天只是呵呵的笑,然后把玩具递到盛盛眼前,盛盛不解。
    “玩具坏了了!”秦仲寒一低头便看到了。“啸天就是聪明,让哥哥帮你修啊!”
    “爹地,你说啸天到底是不是傻瓜啊?”盛盛把弟弟放在小车里,帮他修玩具。
    “这话你问了多少次了?”秦仲寒无奈的翻翻白眼。“他多聪明啊,坏了知道递给你,连话都懒得说,我看他是聪明绝顶,不过就是懒!”
    “只要不是傻瓜就好!”盛盛边修边说。
    “什么意思?”
    “因为你和爷爷是不会把公司交给傻瓜的,而我想要自由,所以我不要弟弟是傻瓜啊,要他当继承人啊!”
    “呃!臭小子,我看他比你还懒!如果他不要,你就必须要管,谁让你是长子呢!这是你的义务!”秦仲寒低头看了眼小儿子,发现小儿子忽然纯真无邪的笑了起来,肥肥的小手抓着婴儿车的两侧,靠在椅背上,像是活脱脱的小少爷,慵懒的样子还真让人羡慕。
    “爹地……”不满意爹地的注意力被二哥吸引了去,乐天又开始不安分了,肥肥的小手搂住秦仲寒的脖子,小脸摩擦着爹地的脸。“爹……”
    “乐天,你再把口水流到爹地脖子里,爹地发誓就不抱你了,把你丢给张奶奶照顾,不准大家抱你哦!”秦仲寒威胁着。
    “她听不懂!”萧荷荷无力的看着女儿,“我好累啊!痛并快乐着!乐天啊,你今天在妈咪这里跳了一天了,你不累吗?”
    “妈咪……”乐天撒娇的叫着,总算安静了下来,不知道是萧荷荷的话起了作用还是秦仲寒的威胁起了作用,不过她总算是安稳了。
    “妹妹精力异常,不知道以后谁敢娶她!”盛盛摇着头一副很害怕的样子。
    “娶!”乐天一听到盛盛的话,立刻激动的咯咯笑起来,小手扑棱着,不停的喊:“娶,娶……”
    “花痴!”盛盛翻翻白眼。
    “花……吃……”
    “哈哈哈……”孩子的对话,惹来秦仲寒和萧荷荷也跟着笑起来,幸福萦绕在房间里,幸福而快乐的日子如此的美丽。
    书房里。
    秦陵航望着书桌上纳兰瑞的照片,听着隔壁孩子们的笑声,低声呢喃着:“薇儿,我们的孙子长得很好哦,就是孙女太调皮了,总是喜欢让帅哥抱,盛盛说她是小花痴,我也觉得我们孙女是小花痴啊……你在天堂好吗?我很想念你……”
    盛盛路过书房,就听到爷爷在呢喃着什么,他推门进去时,爷爷还在说话,仔细一听是说给奶奶的。
    一看到大孙子,秦陵航立刻住口。“盛盛?”
    “爷爷又在跟奶奶说话吗?”盛盛疑惑的皱眉。
    秦陵航点头,“是的!”
    “爷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盛盛走过去,在爷爷身边站定。
    “你说!”秦陵航看孙子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诧异。
    “爷爷,为什么你不像外公一样给我娶个小奶奶呢?”这是他最疑惑的地方。
    秦陵航一愣,继而摇头一笑。“因为爷爷的爱情,只给一个女人,至死不渝!”
    盛盛似懂非懂,“那是不是说爷爷很痴情?”
    秦陵航没有回答,痴情吗?他不知道,他只是觉得,每个人的爱情都不一样,他这些年来在想念中度过每一天,其实也是一种幸福,一生只爱一个,也是一种幸福。
    “我知道了,爷爷只爱奶奶,我也要像爷爷一样痴情——”
    秦陵航摸摸孙子的小脸。“痴情也许没多情快乐,但是却比多情踏实,爷爷也希望你做人做事踏实些!”
    “嗯!盛盛记住了!”盛盛点点头。“爷爷,我陪你下棋!”
    这两年,他每晚都会陪爷爷下棋,周末陪他去打高尔夫球,偶尔去钓鱼,祖孙两个的感情很深厚。
    第224章
    毛之言一直不曾出现过,但是每年圣诞,秦仲寒和萧荷荷都会接到一张来自瑞士的圣诞贺卡,上面只有七个字:对不起,圣诞快乐!
    连续两年都收到了!
    秦仲寒告诉萧荷荷,毛之言还需要时间,不过他已经决定过了春节后就去一趟瑞士,亲自请他出任秦氏海外部的执行总裁。
    夜色降临下来,卧房里只亮了一盏床头灯。
    床上,萧荷荷疲惫的蜷缩在身后温暖的怀抱里,脸颊也亲密的贴着他的胸膛,听着秦仲寒的心跳声,四肢僵硬的什么都不想做。
    看两个宝宝她都累死了,虽然有保姆,有张妈,可是她还是喜欢自己照顾。
    “老婆,我们有多久没在一起了啊?”秦仲寒在萧荷荷的身后委屈的低声问着,亲吻着荷荷的发丝,一手环住她的腰,一手伸了过去,让荷荷可以枕在他的手臂上休息。
    “我好累!”虽然想用更加坚定的声音,可是太过于疲惫之下,荷荷只能无力的哼了一声,她的腰都快要断了,早没了兴致,看孩子看的累坏了。
    “老婆!”哀怨的祈求着,秦仲寒邪恶的笑了起来,大腿不停的摩擦着荷荷的腿,在她呆愣的瞬间他进入了她的身体。
    萧荷荷身体一僵,错愕的抬起头对上秦仲寒笑得得意的俊脸,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你做你的,我睡觉了,累死我了。”
    “好,你睡吧,我做我的!”秦仲寒用床单盖住自己和荷荷,他担心做到一半,乐天会突然爬起来在小床上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看他们。
    有一次,做到一半,乐天就突然睁大了眼睛看他们,幸好那时她才五个月,至此后,秦仲寒每每和荷荷亲热,都会盖上被子。
    他真的担心自己会被吓得“不举”了,他的女儿总是会在他正在兴致上的时候突然醒来,专门和他作对。
    “我真的好累!”荷荷低声哼哼着。
    秦仲寒的眼里渐渐的升起了浓浓的欲望,也不理会要喊累的荷荷,邪魅的笑着,目光愈加温柔,珍视的吻上她的唇。
    “唔——”喘息着,细碎的呻吟声里,萧荷荷不由轻敲了一下秦仲寒的后背,他太过于急促而狂野的动作让萧荷荷只觉得身体突然被充实,带来一丝丝的疼痛,可之后是立刻升起来的酥麻快感。
    “我会很温柔的。”低喃的嗓音是情人之间的私语,秦仲寒柔声的安抚着身下的人儿,双手带着魔力一般慢慢的挑起了她的欲火,精瘦的腰身节奏般的律动着,让屋子里荡漾起春色的旖旎。
    终于,在彼此都达到了高潮之后,萧荷荷觉疲惫的蜷缩着身体,萧荷荷如慵懒的猫咪一样靠在秦仲寒的怀里。
    “老婆,我爱你,一生一世!”修长的手指眷恋的抚摸着荷荷激情之后的脸庞,秦仲寒低声的开口,温柔的嗓音里有着可以感知的温情。
    “我知道,可是我想要三生三世!”她开始变得贪心了。
    “好,三生三世,我们相约三生三世,我爱你,老婆!”秦仲寒深情的说道。
    “我也爱你,老公!”闭着眼,真的累了,可是心头却暖暖的融入着喜悦,萧荷荷动了动疲惫的身体,自动的在秦仲寒的怀抱里寻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然后不自觉地笑了起来。“老公,今晚女儿没醒哦!”
    刚说完,那边突然传来“咿咿呀呀”的声音,两人同时一惊,就看到乐天从床上趴着,正朝他们这边看,骨碌碌的大眼珠灵动的转动着,笑得真像小花痴。
    秦仲寒惊出一身冷汗。“荷荷,我们和孩子们分房吧,他们都一岁了,再这么下去,为夫我就真的被吓出毛病了,这个小魔头,她居然醒了不说话,偷看我们啊……”
    “呵呵……她才一岁,什么都不懂!”萧荷荷继续闭着眼睛。“你哄她睡吧,今天我真的不能动了!”
    “好吧!”秦仲寒套上衣服起来照顾女儿。
    卧房里,不时的传来女娃稚嫩而嗓音:“爹地………”
    “小魔头,睡觉!”
    “爹地……”
    “在不睡觉爹地就把你丢给张奶奶,让她的呼噜声震你!”威胁的语调传来。
    却只引发小娃兴奋的喊声:“爹地……”
    “呃!宝贝儿,爹地求你了,睡吧,你精力太好了,爹地都熬不过你了,爹地要上班啊!”
    “爹地……”
    “………”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把小魔头哄好,秦仲寒爬上床,搂住萧荷荷。
    “睡了?”她并没有睡着,慵懒的开口,听着他跟女儿的对话,她觉得好幸福,而每晚,都是如此。
    在女儿睡着后,精力充沛的男人还会在拥着她纠缠一番。
    “最后一次!”他说。
    “不要!我怀疑女儿的精力就是遗传自你……”
    “哈哈哈……”秦仲寒邪魅的笑声带着慵懒的魅惑。“老婆,我们就生三个孩子吧,我怕了咱家小魔头了……担心再生出比她还花痴的小魔女来!”
    “可是我还想要两个,人多力量大……”
    “不要了……”
    “再说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