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一吻成欢:邪少染指小宠物 > 第265章 大结局:你是我的唯一
    ,最快更新一吻成欢:邪少染指小宠物 !
    “去去去,孩子们在呢。”一回头,就看到两个可爱的宝贝了,窝心呀,一转眼,她的孩子们都这么大了。
    “是不是孩子们不在你就看了?”他又眨眨眼,笑着问道。
    “好呀。”只道他是在开玩笑,因为,他可绝对是薇薇和强强的亲爹地,绝对不会把孩子们扔出这房车送到外面去喂狼的,他不会那么狠心的,所以,她想也不想的就应了。
    “嘿嘿。”男人干笑两声,“你可是答应了的。”说着,他的手指随意的在桌子下一按,立刻的,莫晓竹惊呆了。
    只见一块隔板正从房车的棚顶向下送来,“咔嚓”,隔板把原本放在房车里的两张床隔住了。
    一面是孩子们,一面是她和水君御。
    “咔嚓”,他再按。
    天,又一块隔块。
    连着按了四下,于是,她和水君御就被四块隔板挡在一个小天地里了。
    “姓水的,一会儿没空气了。”那隔板绝对是金属做的,她摸一下,摸不出来是什么金属,只知道隔音一定很好,水君御是啥样的男人她比谁都清楚。
    色呀。
    “咔嚓”,他又一按,乖乖,原来房车顶被他开了一个小洞,巴掌大小,透过那小洞还能看到外面的天空和星星,就是有点小了,不过瘾。
    沙漠里冷冷的风吹进来,让她打了一个寒颤,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水君御拢在怀里,她的人,就坐在他的腿上。
    “晓晓,现在可以看了吧?”
    “不要……不要……你坏。”她脸红红的了。
    长这么大,可没看过那东西。
    “呵呵,瞧你吓的,那个要看也是一会到床上的时候看,现在,我们要工作了,让你看看莫松现在的经营状况。”他一闪身,就露出了他才挡着的电脑。
    天呀,他居然是在上网,“水水,这能上网?”她狐疑,他不会是在模拟上网吧。
    “可以呀,我有先进武器。”他回首指着一个东西。
    小小的小玩意,这会儿正闪闪的亮呢,真不知道他怎么知道这世界上还有这个的,不过,他能在这沙漠的腹地上网却是真的。
    莫晓竹一推他,“我看我看,你一边坐着去。”
    水君御闪开了,莫晓竹好奇的看着眼前被水君御打开的莫松的经营报告,还是小蒋整理的呢,天呀,莫松什么时候净资产有这么多了,细看下去,那些资产的名称可不就是水君御以前在拍卖的那些个工厂公司什么的吗,原来,他都拨到莫松的名下了。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那次在他的办公室,他的确是答应了她的。
    心一暖,眼睛居然不争气的又潮了。
    他到底,要给她多少呢?
    有点不敢面对他了,她觉得他是把他的整个世界都给她了,那些资产,太多了。
    而且莫松的法定代表人只有她一个。
    他是真的把什么都给她了。
    不敢回头了,鼠标无意识的在桌面乱点着,居然就打开了qq图标。
    手指习惯性的输入自己的qq号,再是密码。
    立刻,就闪出了一个一个的小人在跳。
    她看到了安阳的头像。
    还有木少离的。
    可,没有李凌然的。
    “晓晓,祝你幸福,我和妈,还有爸都会祝福你和哥哥的。”
    这是木少离的,他终于承认了水君御是他哥哥了,这一声祝福比什么都让她开心。
    做不成夫妻,却做了他的嫂子,这就是命吧。
    可是,如果木少离把什么都看开了,那也是他的幸福。
    那么她,也会真心的祝福他早日遇到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女孩。
    只是,那本相册的女主角就要换了,换一个她不认识的女孩,只要,女孩对他好,便足矣。
    等了她七年,换来的却是如今的落寞,没有回头,她轻声的对着身后的男人道:“以后,回t市的时候要多留意下女孩子。”
    “不敢了,我怕你不让我上床。”他头不抬眼不移的说道。
    “喂,是要给少离介绍的,你上点心,好不好?”
    “不好,这任务给你吧,我的眼睛只负责看我的妻子。”他站了起来,走到她身后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是,当看到木少离的留言时,心还是触动的一跳,人是会变的,他们两个斗了这么些年,如今,也是该放下的时候了,弯腰着,他打了一行字给木少离,“好好照顾妈,交给你和你爸了。”
    木远楼去了国外几年,是为了找妈妈。
    木远楼回来去了云南,也是为了找妈妈。
    或者,他是真的爱洛婉吧。
    当年的事,总也不能全怪他,谁都有年轻气盛的时候,就象是他,也是那般。
    或者,就让妈年老的时候有个伴吧。
    陈喜翠再也不是木远楼和洛婉间的阻碍了,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
    越是自己幸福的时候,他越是觉得母亲这些年太孤单了。
    男人和女人,都需要一个伴的。
    他的伴,是莫晓竹。
    知道了自己的心,也就知道了母亲的心。
    却不想,他才打过去,木少离居然回了一个字:好。
    轻轻一笑,随手关了木少离的q,转头,他嘴里冒着酸气的道:“以后,除了给他介绍女朋友,再不许与他来往,聊天也不行。”
    “喂,你……”
    他不理,点着安阳的闪闪的小头像,粉色的草书,扬扬洒洒。
    却不知怎的,居然带给人一抹哀伤的意味。
    嗨,竹子,圣诞快乐呀。
    他走了,无论我怎么找也找不到。
    竹子,我去了日内瓦,他不在。
    我回了t市,他也不在。
    竹子,你和水君御在一起了吗?如果是,我祝福你们平安幸福。
    可是,若是你遇到凌然,请你告诉他,我又有了,这一次,我不会再去流产了,我要生下来,即使是做一个未婚妈妈,我也要生下来。
    竹子,倘若遇见他,请替我告诉他,我想他,我会等他,直到,他出现。
    没了,再没了。
    可是,莫晓竹的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了。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男人,他消失了,消失在她的世界里。
    或者,没有了她,他便真的不会回来了。
    可是安阳,却是这样的傻。
    心,真的有些沉重了。
    “晓晓,别想那么多,时间,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说不定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然后看到他和安阳的孩子,然后,突然间发现,原来家才是一个男人的全部,那么,他就会珍惜他和安阳的家了。”
    对吗?
    莫晓竹不知道,可是,她只觉得水君御这样说过的话很美很美。
    或者,那就是李凌然和安阳的未来吧。
    既然找不到,可她,会给他们祝福。
    那个男人,永远也恨不起他。
    没有他,就没有她和强强现在的生。
    她要记住的,只是这个,除此,都忘了,再也不去记起。
    其实人生,多记得别人的好,那么,才会快乐,才会幸福吧。
    关了qq,小小的空间里就只有了两个人,她回头,身子却被男人拥入怀里,抱着她坐在床上,仰头透过那个小天窗看着天窗外的夜色,“晓晓,有没有后悔那一天遇见我?”
    她轻轻摇头,“水水,她还好吗?”那个女子,知道了他曾为水君御做过的一切,她的恨也便在不知不觉间消弥了,然后,散尽。
    水君御回想着坐在他车里被他送回去的元润青,清楚的记得她下车的时候,唇角的那抹笑意,她身上,真的多了一股女人味。
    重新的人生,重新的生活,他也会给她祝福的,“晓晓,她很好。”他的妻子,多善解人意呀,再也不说恨着元润青的话了。
    有妻如此,他是真的满足了。
    结婚了,一切都象是一场梦一样。
    她就真的是他的妻子了,套上了他给她戴上的戒指,这一辈子就不许摘掉了。
    不要了,不要再听她在这样足以记住一生的日子里一直说起别人了,她的眼里心里应该只有他的。
    “老婆,我要看a片。”贴着她的耳朵就说,没羞没躁的,他认为夫妻间就应该这样的。
    她却一拍他的手,“去去去,你自己看。”
    “切,这是情趣,老婆,你得学会。”
    她不要学,不学已经每天晚上被他吃的光溜溜了,再学,只怕连骨头和皮都不是她自己的了,她才不会傻到真跟他学,他那人,招法太多了,一会这样,一会那样,十八般姿势,个个都是新鲜个个都是让她应接不暇的。
    “老婆,是帮你应对我的?你真不要看?”
    “什么?”还有这样的?帮着她应付他的?她一转头,明显的动心了。
    “嘿嘿。”一声笑,莫晓竹才知道她又上当了,什么是帮着应付他的,分明就是男人女人的十八般姿势,刚想要逃,却发现,这小小的空间里除了棚顶的巴掌点的小天窗以外,居然没有任何的出口。
    “按钮呢?”她的手就落在他之前按过四次的地方,可怎么按也没用,那四块隔板一块也不动,生了根一样。
    “水君御,到底在哪儿?”
    “晓晓,你得先把你送给我的礼物交了我才告诉你。”
    对呀,今天圣诞节呀,可是,她真的没有什么礼物要送给他,以为他忘记了,却不想,这会儿他居然就记起来了,“水水……”她有些不好意思了,她是真的没准备。
    “晓晓,你有的。”
    很笃定的男声,“我要是有,能不给你吗?”她越说越小声,他是给她太大的礼了,所以,她这会儿才内疚。
    “刷”,男人压了上来,带着他身上独有的古龙水的香,这男人,又……又……
    她迷糊了,“水水……不要……”
    “老婆,我要圣诞礼物。”
    “没……没有……”越发的小声,她脸红红的。
    “老婆,你有的,就是你呀。”他说完,整个人已经彻底的把她压在了他的身下。
    她就是他的圣诞礼物。
    天呀。
    她想反驳,可是,圣诞礼物已经被拆解开了……
    天窗外,星星在眨着眼睛。
    原来幸福,就是如星星般的味道,灿烂,醒目。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