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情一动,心就痛 > 第40章 余生,与你携手共度
    ,最快更新情一动,心就痛 !
    “都不许动,否则,我保证让他脑袋开花。” 陆鸣琛对宫陌逸的下属说道。
    宫陌逸的脸部都有些扭曲了,他气急败坏地说:“陆鸣琛!你真的敢杀我,你以为你跑得掉?”
    “你要试试吗?”
    陆鸣琛沉声问道,说着,枪口与宫陌逸的太阳穴也紧紧贴在一起。
    与此同时,别墅的大门也被破开,一群武装部队冲了进来,将宫陌逸的下属全部包围。
    沐歌没想到局面一下子就逆转了,她快速跑到陆鸣琛身边,说:“陆鸣琛,你没事吧?”
    陆鸣琛唇角一勾,他挑眉道:“你老公厉害着呢,能出什么事?”
    沐歌见陆鸣琛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有正形,小声嘟囔着说:“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你复合呢。”
    陆鸣琛含笑不语。
    宫陌逸等人被一网打尽,之前警方的人就一直在调查宫陌逸的行踪,陆鸣琛就干脆跟对方合作,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宫陌逸被带走的时候,恶狠狠地瞪着陆鸣琛,说:“陆鸣琛,你给我等着。”
    陆鸣琛微笑,说:“这或许不行吧,以你犯下的那些事,这辈子就乖乖在监狱里待着吧。”
    宫陌逸别有深意地笑了一声,说:“那咱们就拭目以待吧!”
    宫陌逸等人被带走了。
    沐歌一颗心也回到了肚子里,她有点埋怨地看着陆鸣琛,说:“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我还真以为你要单枪匹马闯进来救人呢,真是老谋深算的狐狸!”
    陆鸣琛紧紧握住沐歌的手,笑容如阳春白雪,说:“我不这样,怎么能看到你关心我的样子?你果然还是爱着我的,沐歌。”
    沐歌撇嘴,不太想让陆鸣琛太得意,说:“你别误会,我只是不希望思琛那个孩子年纪小小就没了父亲,不让那个孩子肯定留下童年阴影。”
    她挣扎着想要将手从陆鸣琛的手中挣脱出来,但是陆鸣琛却死死地拉住她,怎么也不肯放开了。
    两人刚要上车的时候,陆鸣琛突然感觉到有什么反光,他脸色一变,突然将沐歌扑倒在地。
    沐歌还有点气恼,这个男人怎么回事?紧接着一阵枪声响起。
    很快,躲在暗处的人就被抓了起来,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幸好被发现了,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她推了推陆鸣琛,说:“陆鸣琛,你起来啦,重死了。”
    沐歌还以为陆鸣琛是在耍无赖。
    但她却摸到了什么温热的液体,她有些木木地伸出手看了下,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染红了,她大脑轰的一下炸开了,低声喊了一声,“陆鸣琛……?”
    没有得到回应。
    沐歌将陆鸣琛反过来,才发现陆鸣琛竟然中弹了。
    ……
    “妈咪,你去休息一下吧,不然你身体会吃不消的。”
    陆思琛自从上次喊了沐歌后,就干脆改口叫沐歌妈咪了。
    沐歌这些天不分昼夜地守在陆鸣琛身边,寸步不离,身体已经快要透支,实在沉不住就打点葡萄糖补充营养,陆思琛看到这一幕心疼坏了。
    “妈咪不累,你中午有乖乖吃饭吗?”
    沐歌问。
    陆思琛说:“我有乖乖吃饭,但是妈咪没有吃饭,你这样身体会垮掉,要是爹地醒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一定会很伤心的,妈咪也去吃饭好不好?”
    沐歌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昏迷不醒的陆鸣琛。
    “妈咪,我来守着爹地,要是爹地醒了,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好不好?”
    陆思琛继续说。
    沐歌其实真的有点熬不住了,陆思琛这么说,她答应下来,说:“我去睡一会儿,你乖乖在这里看着爹地。”
    “好。”
    陆思琛乖巧地回答,然后目送沐歌离开后,又不放心似的跑到门口看了看,确定沐歌真的走了,然后又小跑回来,没好气地说:“爹地,别装了,给我起来!”
    本应该昏迷不醒的陆鸣琛一下子睁开眼睛。
    陆思琛气呼呼地说:“你还想装多久?妈咪这么担心你,你竟然还骗她,小心我去告状说你早就醒了。”
    “臭小子,你敢告状我就告诉你妈咪你是同伙,看她会不会连你一起骂。”
    陆鸣琛慢条斯理地说。
    陆思琛被自己老爹的无耻给震惊了,他气得冲上去,说:“明明是你说要试探妈咪是不是真的爱你我才帮你的!你竟然过河拆桥!”
    陆鸣琛游刃有余地接住儿子的小拳头,说:“你明明是因为变形金刚的手办才答应配合我,少在这里说得冠冕堂皇的。”
    “嗷嗷嗷啊!”
    陆思琛小朋友彻底炸了,冲上去要跟自己老爹决斗。
    父子两你来我往的过招,却没发现沐歌竟然去而复返又折了回来,当沐歌打开门的时候,正好看到陆家父子打架的模样。
    一瞬间,空气都凝固了。
    陆鸣琛顿时松开了陆思琛的手,气若游丝地倒了下去。
    陆思琛也尴尬地从床上爬下来,结结巴巴地问:“妈,妈咪,你不是去休息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沐歌走进来,好像没看到这对父子刚才跳脱的情形,淡淡的说:“我担心你不知道怎么照顾你爹地,正打算再叮嘱你几句来着。”
    “哦,其实爹地刚才醒了,我正要跟你说呢。”
    陆思琛尴尬地说。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跟你爹地有些话要说。”沐歌说。
    陆思琛如释重负,给自家爹地抛去一个你自求多福的眼神然后就赶紧溜了,偌大的病房一时间只剩下沐歌跟陆鸣琛两个人。
    “我竟然都没发现你早就醒了,我也真是太傻了。”
    沐歌坐在床边的凳子上,淡淡的说。
    陆鸣琛干笑,说:“我没恶意,只是想看看……”
    “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在乎你对吧?”
    沐歌帮陆鸣琛回答这句话。
    陆鸣琛张了张口,半晌,才说:“那你,生气了吗?”
    他也知道,自己有点过火了,利用沐歌对自己的关心做这种恶作剧,肯定会生气吧。
    沐歌看着他,语气有点激烈,说:“我当然会生气,我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结果你却是在骗我,试探我,我怎么可能不生气?你给我一个不生气的理由。”
    陆鸣琛正要开口道歉,哪知,沐歌却又低声说了,“可明明什么都知道,明明很生气你试探我,可我还是控制不住地想要原谅你,明明你给我那么多伤害,可我还是爱你,你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就能牵引我的心神,想要不爱你,真的好难。”
    陆鸣琛双眼一点点地睁大,“沐歌……”
    沐歌深吸一口气,她将眼角的泪水擦掉,微笑着看着陆鸣琛,说:“陆鸣琛,我这辈子就栽在你手上了,余生,你愿不愿意跟我携手共度?”
    陆鸣琛沉默了片刻,然后伸出手,紧紧握住沐歌的手,与她十指相扣,说:“沐歌,我陆鸣琛此生,绝不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