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半生守候半生缘 > 第37章 番外 一生只够爱一人
    ,最快更新半生守候半生缘 !
    陆煜城的母亲是他父亲的三姨太。
    他母亲是宛城数一数二的美人,而他父亲是人人敬仰的大帅。他们因一次灯会而结缘,他父亲对他母亲一见倾心,转日一大早就上门提亲,半是强娶豪夺的,把她母亲娶回了家。
    在生陆煜城之前,他父亲的前两位太太没有给他生出子嗣。
    陆煜城的母亲因为备受宠爱,进府不久就怀有身孕,却不知为何,胎儿总会莫名其妙的死于腹中。她在接连失去了四个孩子之后,身体元气已是大伤的她,在怀上陆煜城后就被他父亲另置别院并派重兵把守,陆煜城才能够幸运的来到这个世上。宠极了陆煜城的父母,亲昵的叫他小五子。府上其他人和比较亲近的人,都叫他五爷。
    纵然倍受父母宠爱,原本该是无忧无虑的陆煜城,在成长的过程中却渐渐心事重重,因为,他发觉,母亲过得并不幸福。
    他看得出母亲是极为深爱父亲的,她也是几房太太里最受父亲宠护的一个,可是陆煜城清楚的很,母亲不快乐。
    虽然平时各房太太对他和母亲不敢有不尊敬之举,可是私下里的小把戏小手腕不断,让他不厌其烦,也日渐的有些明白过来,为何母亲明明爱着父亲,明明守在父亲身边,却如此的不快乐。
    所以年少的他就立誓,倘若有一天他遇见了他心爱的女人,绝对不会像父亲和这世上大部分男人那样,让她身处众多女人争宠的漩涡。
    他陆煜城,无论将来做什么,无论清贫富贵,他都发誓,一生只娶一人,一生只爱一人。
    而他爱的那个女人,或者确切的说,女孩,就在他16岁那年,在他父亲把费尽心思聘来的留洋归来的名师领进大帅府的时候,一下子闯进了他的心。
    那个女孩,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岚烟。
    那个女孩小小年纪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居然满腹经纶诗书,和长她6岁的他辩论起来,也是毫不占下风。
    她长得很美,笑起来的时候,黑黑的眼睛弯的像月牙,唇畔还有两个好看的梨涡,让他每次都会愣怔几秒,傻傻的看着她笑。
    她很善良,而且满怀正义。
    她有着传统女子该有的所有温婉品质,又有着新时代女性的大方从容。
    他知道,他这辈子,非她不可了。
    他耐心的等着她长大,等着他把她名正言顺的娶进门,把和他比案齐眉的她,好好的疼爱一辈子。
    谁知天有不测。
    她的父亲只做了他4年的老师,就突遭不测。
    她一夜间成了失去父母的孤儿。
    他把哭成泪人的她,紧紧护在怀里,郑重承诺,“我必护你一生周全。”
    可是他贸然把她领回帅府是不合规矩的,他必须征得他父母的同意,以免让他父母生出不满,而在日后怠慢了她让她受到委屈,毕竟以他父亲的身份地位,他的妻子必会是某个门当户对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况且,她小他6岁,在他父母眼里尚是个孩子。
    他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家中等他,他不出一个时辰便会赶回来接她。他还专门留了两个丫头照顾她,这才匆忙而去。
    谁知他回家一提出这个要求,当即被他父亲训斥。
    他是他父亲唯一的儿子,他要他尽快继承大业,而要继承大业,必须成立家室,才能令众多部下臣服。时年20的他,已到了婚娶的年龄,他父亲希望他当年便娶妻生子,在他安排好的道理上,一路前行。
    而董岚烟当时才只有14岁,纵然那个年代的女子都嫁的早生育早,可是已经有了新时代冲击的影响,他父亲完全不认为一个14岁的女孩子可以担得起少帅夫人的名号。
    他和父亲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被他父亲一怒之下关了禁闭。
    心急如焚的他费尽心思脱身逃离后,宅子里哪还有她的人影!连那两个丫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那几日就像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一样,什么都不干,就是带着人穿梭在整个宛城的大街小巷,疯了一样的找她。
    直到他父亲暴怒之下开枪打掉了他的小脚趾,让因伤处感染的他终日离不开病床,他才无奈放弃。
    那是怎样一段生无可恋的日子,他不敢回忆。
    就在他伤势刚刚好转,勉强能够恢复寻常骑马射箭打枪的训练时,他忽然收到了她的来信,信里还附着一张她倚在一个男人怀里的照片。
    那个男人他认识,就是和她从小便相识,后来也随她家人来到宛城的,比他还年长2岁的,冯源。
    他怒不可遏,他疯了一样的把屋子里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
    整整三天三夜,他躺在床上,滴水不沾,滴米不进。
    是他的母亲哭着求他,就算不为别人着想,为她这个生他养他的母亲想一想,他也不该颓废至此。
    那个时候,他母亲的身体已经非常差,毫不夸张的说,一天离了药,恐怕隔天就要走……
    终于,他还是振作了起来。
    继续练习他该练习的一切,为做一个合格的军人和父业的继承者,而终日忙碌。也只有这样透不过气的忙碌,才能让他忘记心底的痛。
    董岚烟,这三个字,成了他心底的一道疤。
    不能想,不能碰,否则就会鲜血四迸……
    那4年间,他磨炼成了一个铁打的汉子,却也先后失去了母亲和父亲。
    不知是不是上天怜他再无亲人,在某一个他回府的雨夜里,一道熟悉的却又让他窒息的瘦弱身影突然撞向了他的车。
    他拼命压抑着心头的慌乱,下车查看。
    竟然是她。
    董岚烟。
    惊喜夹杂着恐惧中,他匆忙抱她就医。
    那一刻,他郑重决定,若是她被冯源抛弃了,他不仅不会嫌弃她,还会给她荣光无上的少帅夫人这个名分,以及他一生的忠诚和守护!
    谁知她醒来第一句话却是,要他去救冯源……
    冯源因为路见不平得罪了宛城的一群地痞,被他们差点打死。药物匮乏的年代,他的炎症迟迟不退,眼看就会丧命。
    那一刻,他不知她听没听见,他心碎的声音。
    他当即冷笑着要求她用身体来换他出手相救,他以为她那样刚烈坚贞的女子,定会义正言辞的拒绝,谁知,她竟毫不犹豫的点了头……
    于是那一晚,在愤怒失望伤心各种情绪的驱使下,他极其残忍的强占了她的身子。
    那是他的第一次,他不知道女人的身体能带给他那样极致的愉悦。
    可是也正因为体会到了那种愉悦,他才更加疯狂的嫉妒曾经享受过她的美好的冯源……
    可笑的他,在明知她的身子早已不干净的情况下,居然还在床单上查找落红……他怎么可能找的到?扬长而去的他,怒骂着自己,下贱的疯子,不可救药!
    此后的4年,他又爱又恨的把她禁锢在帅府中,话都少有几句,就只是兴起时疯狂的要她的身子,毫不顾忌她的感受。甚至在她流泪喊痛的时候,他还会嘲讽她,难道冯源让你不痛?她每次都是流泪看着他摇头,他却懒得理会。
    把他逼得失去理智的,是他出府一个多月归来的那一天,府上有人报给他,她多次夜不归宿,他闯进她的房间,差点一枪崩了她,却又在她嘘寒问暖的温柔笑意里,迷失了自己,要了她几乎一整夜。
    而第二天,就在他劝自己,警告她不要再背叛他,他可以原谅她这次,但绝对下不为例的时候,徐中医却告诉他,她怀孕了,胎儿不足一月……
    他这次是真的疯狂了……
    他一面作秀宠爱白雅菡刺激她,一面残忍的杀死了那个孩子。
    尽管在看到她眼中的悲绝时,他也有那么一刻的不忍……毕竟是他唯一深爱过的女人啊……
    可尊贵如他,怎么可能留下别人的孽种?
    并且这件事徐中医知情,他若心软,必将成为天下的笑柄!
    他,陆煜城,决不能忍!
    他以为不过就是流掉一个孩子,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谁知董岚烟竟昏迷不醒。徐中医无能为力,心急如焚的他,便让赵霆去寻了洋医生为她治疗。洋人说,她本人毫无求生意识,再好的良药也救不回她。
    心慌的要死的他,甚至开始后悔的他,在她床边撂下一句,“你父母的死,根本不是意外。不想报仇的话,就尽管去死。”
    后来冯源偷偷来府里看她,还给她带来了家乡糕点。
    她竟在当天就醒了过来。
    他知道后,立刻忘记了她危险时自己的紧张无措,又是一阵狂怒……
    后来,他一面折磨她报复她,一面筹备着和白雅菡的婚事。
    其实他娶这个女人,只是因为对东瀛人的计划和想要为董岚烟父母复仇。他对这个女人别说爱,就连看一眼都恶心。他最讨厌这种嚣张跋扈却又腹中草莽满身铜臭的大小姐!
    每次看到他做戏做出来的宠爱惹得董岚烟黯然神伤的时候,他的心中都有一种近乎变态的畅快,继而就是更加的烦躁。
    他说不清自己是怎么了,他觉得自己大概是要被董岚烟这个恶女人给逼疯了……
    可是再怎样疯狂,他的底线和原则始终没变。
    新婚夜的那场翻天覆地的欢爱,男主角并不是他,而是对白家对白雅菡有着杀姐之仇的赵霆。
    但当时在露台角落听着赵霆那疯狂动静的他,身体里也燃起了熊熊的火焰……他迫不及待的出去把已经晕倒的董岚烟抱起,和从前一样疯狂的要了她,谁知这个女人竟不知天高地厚的死死咬住他……他一气之下把她打晕,却在后来的好几日里,看着肩上迟迟消散不去的牙印,又好气,又好笑。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
    名义上白雅菡是备受宠爱的少帅夫人,可每一个夜晚残忍强暴白雅菡的,都是赵霆。
    他的副官发泄复仇,他摆脱那个令人厌恶的女人,两人各得其所。
    他忙着部署他的计划,有一阵子忽略了董岚烟。而把她安排在柴房,其实也是想让白雅菡认定他不再宠她,而别去找她的麻烦。
    谁知那天忽然得知她和冯源私奔的消息,他疯狂追赶,在看到车上行为暧昧的两人时,气血上涌,差点就枪毙了他们俩。
    而当看清楚已经几乎变成冰人完全断了气的董岚烟时,莫大的恐惧疯狂把他摧毁……
    抢救她的那段时间,他终于看清楚,他爱她太深,已成魔障。
    这种爱,深入骨髓,再深的恨都不能抹去。
    所以,他决定放了她,放她去找冯源,让她自由快乐的生活。
    再后来就是那些惊心动魄的险象环生……
    他终于把她安全送出国的时候,才总算松了口气。
    他没和她商量,因为他深知她的脾气,而他如此爱她,若是她因他而受到伤害,或是在战火纷飞的乱世出了半点意外,他这一生,都将成为炼狱。
    那漫长而煎熬的十几年别离啊……
    他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捱过来的……
    尤其当冯源把一叠厚厚的信笺送到他眼前的时候,他才知道,她离开的那4年,根本就没有背叛他,而是同样深爱她想要近水楼台得到她的冯源,偷偷扣下了她写给他的信,反而捏造他们成婚的假消息,去让他死心……
    他把冯源痛打了一顿,险些毙了他。
    是冯源耽误了他们整整4年的光景啊!
    要不是赵霆以死相劝,他真的要酿成大错,枪毙了抗战的大将冯源……而冯源也正是因为洞悉了他对董岚烟至死不渝的深爱,才冒死坦白了真相,希望他们在战争结束后,毫无罅隙的,好好的相爱……
    他后来才知道,不是每个女子都一定会在第一次留下落红,尤其他曾经教她骑马射箭做各种剧烈运动……那层薄薄的膜,其实真的不能证明一个女子的清白……
    可就在他愈发的深爱她之时,却收到了她另嫁他人的绝交信……
    几乎被摧毁的他,疯狂的用战争来强迫自己无视!
    她寂寞另嫁,他理解,他心疼,他同意……
    但管她嫁不嫁人,等他找到她的时候,她必须乖乖回到他身边,做他陆煜城的女人!
    重逢的那一天,就那么毫无预警的到来。
    他恨,他怜,他爱……他把所有的情绪爆发给她后,看着她猝然昏倒,才知道她患了重病的消息,才明白,原来所谓的绝情,竟是最刻骨的深情……
    那一夜,在异国他乡的医院走廊里,曾经被敌人的子弹打穿身体险些送命都不曾掉半滴泪的他,失声痛哭……
    幸好,上天垂怜。
    他坚决的给她做了第二次手术,并且手术非常成功。
    看着那个金发碧眼却说着流利中文的小人儿,他心酸又心暖的笑了。
    “我叫陆天祺,我的爸爸是个盖世英雄,他叫陆煜城。”
    这句话,是除了他的女人伏在他怀里说爱他之外,最让他温暖的一句话。
    他很快就把他们母子接回了国。
    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他常常看着笑意盈盈的她,和烂漫天真的小天祺,满足喟叹。
    这一生,他终究没有辜负自己年少时许下的诺言。
    他陆煜城这一生,无论长短,都只够深爱一人。
    如此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