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那年等风等你 > 181:大结局
    ,最快更新那年等风等你 !
    第181章:大结局
    听到“警察来了”这四个字之后,我的心倏地一紧,陆臻他们在这边聚众闹事,而且陆家和司徒家又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一旦被抓到……
    不行!不能让他们被抓到,组织可以毁掉,没有了,但是……
    我绝对不允许陆臻之前所打的天下和他的努力化为灰烬!
    “快走,我们快走!”我冲着众人喊着,声音急切而嘶哑。
    面对现在的局势,我很怕。
    “不。”司徒南看了一眼外面的情况,薄唇抿了抿,他往外面走去,“你们回去,这里交给我,我来处理后面的全部,算是了结所有!”
    “司徒叔叔……”许慕薇叫道,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迟蔚将她揽到了怀里,柔声道,“慕薇,不要这样。”
    秦墨一路小跑,冲到了秦墨的身边,秀气的眉眼微微一蹙,“你受伤了?”
    “我没事,受伤的是封庆原,他的伤口需要处理。”
    秦墨摇了摇头,然后将封庆原抓得更紧,身体微微一侧,似乎是挡住了封庆原上前的动作,几乎是一瞬间我就看明白了,秦墨不希望封庆原是留下的那个人。
    留下来的人肯定是会被警察抓走,或者重伤,想要全身而退,难。
    ——苏岚,不管你这次去会发生什么,能不能不要伤害到阿南?
    ——我除了他,一无所有,能不能不要夺走他?
    ——苏岚,你不要忘记了,阿南无论如何也是你名义上的父亲。
    ……
    在来这里之前,霍言所跟我说的那些话,一点一点的像是晕染开的水渍炸裂在我的脑海里面,让我根本没办法理智而静心的去思考这个问题。
    唯一知道的是,司徒南是霍言的支撑,唯一的支撑。
    “司徒先生——”
    我三两步的冲上前,把手里面霍言给我的戒指,递到了司徒南的面前,“你不能出事,即便你不是我的亲生父亲,但是,我的妈妈,她需要你,你快点走,她还在家里等你!”
    我这辈子并没有怎么孝顺过我的妈妈,一是没有机会,二是我不知道该如何对她,我想,让司徒南安然无恙的回去,大概就是我对她最后的成全。
    司徒南原本想要拒绝的态度在看到我手心里面的戒指的时候,有所松动,他抿了抿唇,思索再三,“可是,如果你留在这里……”
    “带她一起走,我留下!”陆臻倏地开口,打断了司徒南的话,“之所以会有警察跟过来,绝对是有人告密,想要同时整垮我们,我们不可能都跑掉,所以,你们离开,我来垫后,如果我被抓住了,你们也好及时想办法救我出来……”
    “不行——”我情绪激动的看着陆臻,“你不能留下,不能!”
    留下的人会遭遇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心里却都很清楚,留下的人即将要应对的事情,不会太好解决。
    “大当家,二当家,陆先生,再不走真的来不及了!”有保镖第二次冲进来,脸上黑乎乎的,似乎是跑着过来的路上不小心摔了跤的样子。
    由此可见,这情况有多紧急,一目了然。
    “你们走,别再浪费时间!”陆臻带着几个保镖,转身就要往外面走。
    我追上前,“陆臻——”
    “……”陆臻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温和地落在了我的脸上,他的眸子里面仿佛灿烂的银河,缓缓流淌着耀眼的光芒,顿了顿,他说,“苏岚,回去。”
    他要我离开,而不是留下。
    我的眼眶微微有些酸涩,我盯着陆臻的眼睛,“你要我走?”
    “是,我要你走。”陆臻点头,坦白了自己的想法。
    身后,许慕薇冲着我喊道,“苏岚,不要再耽搁了,陆臻既然要求留下,他就一定有解决的办法,你就让他处理吧,快点,跟我们走。”
    时间紧迫,一切仿佛都能在下一秒发生改变。
    我的呼吸急促,狠狠地拧眉,“根本不是这样,陆臻根本是有把握留下,而是……”
    我抬起头,哽咽着看着陆臻的眼睛,“……他只是不想让我再为难。”
    我的话音刚落,整个人便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陆臻抱着我,声音很轻很轻的响了起来,“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陆臻将我推向了许慕薇,自己转过身,连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就带着几个保镖迎了出去,“你们的速度要快一点了,我这边可能拖延不了太久……”
    陆臻离开了,从我的面前。
    在他即将走出内堂的时候,我问他,如果今天他自己从这里离开了,以后却要付出失去我的代价的话,他会不会后悔。
    陆臻没有回答,脚步不停的离开了我的面前。
    我一口气没有提上来,捂着胸口,疼的连眼泪都掉了下来,宋祁见状,连忙大步走过来,将我打横抱在怀里,冲着愣神的众人喊道,“还愣着做什么?要让陆臻白白牺……”
    后面的话,宋祁没有说完,但是,在场的人都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被抓到的话,这罪过可大可小,但是都不可避免的是一场牢狱之灾。
    司徒南的脚步微微一顿,“不然,你们先走,我……”
    没等其他人开口,我却一脸平静的靠在宋祁的怀里,轻声道:“谁都不要留下,走吧,不然,陆臻刚刚表现出来的拒我于千里之外的冷硬,就要坍塌了。”
    就像很久之前那样,遇到事情,陆臻先想到的就是把我气走,他总是有一千种一万种办法来气我,却更有一万零一种方法哄好我。
    那天,我们一行人通过密道,迅速而隐蔽的撤离了现场,坐上了各自保镖的车,迅速的踏上了回去上清华苑的路,在回去的路上,一声剧烈的爆炸声在我们的车尾不远处响了起来。
    组织的秘密基地爆炸了,往事一切归于尘埃。
    ……
    陆臻终究还是被警察带走了,被带走的时候,陆臻掩护着林子明离开,让林子明把结婚戒指带给我,也让林子明跟我带了一句话。
    陆臻说,他不后悔。
    我坐在餐桌前面,看着那杯已经凉透了的茶,心情异常的平静。
    以前曾经因为这个问题争执过,误会过,冷战过,也曾经想过我跟陆臻之间是否存在信任这个东西,更思考过是不是……
    我和陆臻真的不适合做情侣或者夫妻?
    如今,我却一脸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林子明看着我的脸色苍白,有些踌躇,犹豫半天,林子明才开口,“苏小姐,您要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您尽管跟我说,实在不行,发泄下也好,您这样……很不让人放心。”
    我微微侧了侧头,看着林子明脸上的同情,扯了扯唇角,询问道:“陆臻那边,什么时候可以探监?还有……”
    我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着手指上的戒指,闭了闭眼睛,“司徒家和陆家那边怎么说的?用什么办法才能让陆臻在里面少待一些日子?”
    我知道,司徒家和陆家家大业大,有那么多的资产不怕不能把陆臻从里面买出来,但是,该有的审判不会变,该待在里面的那几年也不会变,无非就是……
    少受几年罪和多受几年罪而已。
    “司徒先生和陆老爷子正在跟警方交涉,想要安然无恙的出来,嗯,有点难……”林子明观察着我的脸色,说话的时候尽量的拿捏自己的措辞,顿了顿,他又问,“苏小姐,您准备去看陆先生了吗?”
    去看陆臻?
    我低下头,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看了很久很久,久到楼上的三个孩子下来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好长一段时间的沉默之后,我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走向三个孩子。
    “乐乐,念念,朵朵,你们想要跟妈妈去旅行吗?”我蹲在地上,将几个孩子抱在了怀里,柔声的询问道。
    念念和朵朵开心的在原地蹦着,点头说想,只有乐乐,小脸绷的很紧,他问我,“妈妈,爸爸会跟我们一起去吗?”
    陆臻被警察带走的事情,没有被警方公布出来,而在家里,我们也是采取了对所有人保密的方式来进行,所以,孩子们并不知道陆臻现在的情况。
    只当陆臻还在外面工作,没有回来。
    我摇了摇头,垂眸给乐乐整理了下他的衣服,“不,没有爸爸,只有妈妈,乐乐愿意跟着妈妈和妹妹出去玩吗?”
    乐乐迟疑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其事的点头,“不管怎么样,乐乐都会跟着妈妈的。”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一语双关,小孩子的内心总是敏感的,自己的父亲这么久了没有回家,多多少少还是能够预料到些什么。
    以往听到乐乐这么说的话,我一定会将他抱到怀里,解释些什么。
    不过,这一次,我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详细的去说些什么,或者表现些什么,只是从地上站起身,对着一直恭恭敬敬站在身后的林子明说道,“这就是我的答案。”
    “什么?”林子明不解,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我将无名指上的戒指拔下来又戴上去,拔下来又戴上去,来回反复了好几次之后,才细细的说道:“我要带着三个孩子离开这里,去国外定居。”
    a市留给了我太多不好的回忆了,我不希望我的余生都在这里消耗掉,所以……
    我打算重新开始,带着孩子们,一起离开这里,去寻觅新的生活。
    我的决定让林子明感觉到不解和诧异,他连连追问陆臻怎么办,还一直跟我解释陆臻其实心里是有我的,我笑笑,我怎么会不知道陆臻的心里有我?
    但是,离开这里的决定,我不会变,陆臻,我也不会见。
    他若是想要重新回到我的身边,那么,他一定会拼尽全力从牢里面出来。
    我要做的,就是等。
    等到陆臻出来找我,到那时候,我们就是全新的陆臻和苏岚,不再是pda的当家人,跟陆家这个大家族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我们就只是我们而已。
    ……
    我要带着孩子们去国外定居的消息不胫而走,许慕薇迟蔚以及陆邵阳和霍琛,都纷纷打电话过来,要我不要太冲动,跟我说国外的生活不如在国内,起码相互之间有个照应。
    我只是笑,“我不需要别人照顾我。”
    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因为陆臻之前的冷酷和决绝,所以负气想要离开,只有陆臻不这么觉得,在出国的前一天,我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去了警局看陆臻。
    那天,阳光很好,我坐在外面,陆臻略显消瘦的坐在里面,他看着我,微微蹙眉,“你好像瘦了一点,没吃好吗?”
    语气里面的从容不迫和关心明显,就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变过似的。
    我笑着摇头,“没有,反倒是你瘦了不少。”
    顿了顿,还没等陆臻开口,我又说,“林子明告诉你了吧,我要带着三个孩子出国了,美国,定居,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知道。”陆臻的脸上倒是没什么惊讶的意味,他显得很平静,“都安排好了么?我记得日期是明天,那边有人接应你们吗?”
    我点头,“嗯,都安排好了。”
    我的话落之后,陆臻也不在开口了,隔着一层玻璃,我们就那样冷静的看着对方,眼神里面的情绪彼此都看不懂,好半天,我才收回了自己的视线,浅浅的笑着。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我说。
    陆臻坐在里面,很久,才缓声道:“会等我吗?”
    我转过身,看着陆臻的眼睛,那双我曾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眼睛,呼吸紧了又紧,我点头,有些怅然的说道:“或许吧,但是,时间长了,也许就坚持不住了。”
    陆臻没再说话,他也没再看我,我抬脚,一步一步的彻底消失在了他的视线里面。
    ……
    来送机的人有不少,许慕薇,迟蔚,陆邵阳,宋祁,就连霍言都来了,出门之前,许震也给我打过电话,告诉我,在国外务必小心,不管有什么困难,都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他会立刻赶过去。
    我只是笑,说好,但是心里却想着,许震的年纪也不小了,做什么也不能折腾他了。
    司徒南因为当年陆杰的事情在家里消沉了好几天,处理陆臻的事情又几乎让他心力交瘁,就在昨天,他终于病倒了,管家将他送到医院,一直昏迷不醒,直到晚上意识才清晰了一些,把霍言吓得连睡觉都在颤抖。
    姜其含随着魏成离开了,他们去了c市,那边有大批的魏成的势力,去那里对于姜其含来说,也算是个不错的归宿,只是,唯一让人心寒的事情,就是——
    她放弃了陆臻。
    即将登机的时候,我跟每一个人拥抱告别,霍言红着一双眼睛拉住了我的手,“苏岚,是妈妈对不起你,真的……”
    我抱紧了她瘦弱的肩头,“没有哦,我很感谢你让我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霍言闭了闭眼睛,没再说话。
    乐乐和两个孩子站在一旁,也随着我的动作跟他们道别,朵朵还像个小大人似的说了一句,“你们别担心我们,我们玩两天就回来了……”
    念念还在一旁,郑重其事的点头,“嗯嗯,回来就可以见到爸爸了!”
    话落,还偷偷地戳了戳一旁的乐乐,漂亮的眼睛眨了眨,像是在说着什么暗语。
    “尊敬的各位旅客,将要从a市飞往……”
    机场大厅的广播站正在广播,我看了一眼手腕上的表,冲着众人挥了挥手,然后转过身,刚走了两步,又想起来了之前秦悠的嘱托,便对着陆邵阳道。
    “邵阳,之前秦悠拜托我给你的东西,我放在上清华苑了,秦悠要我七天之后再给你的,但是,我想了想,如果因为七天之后而错失了她,或许会毁了一桩姻缘,所以……”
    我对着陆邵阳做了一个锤肩膀的动作,“作为朋友,我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
    在美国生活的日子,很平静。
    三个孩子从开始的不接受到后来的慢慢接受在这里的生活,也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这天,我正在庄园里面浇花,佣人从别墅里面走出来,跟我询问今天的菜单。
    “苏小姐,二小姐说她想吃红烧肉,那,我们今晚要不要……”
    红烧肉?
    脑海里面一闪而过红烧肉那油腻腻的样子。
    我狠狠的拧眉,胃里面一阵翻涌,手里面的喷壶被我丢到了一旁,我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苏小姐,你没事吧?”佣人有些慌乱,连忙伸手过来扶我,随后有些不解的喃喃自语道,“苏小姐,你最近的肠胃似乎经常不好呢,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你干呕,我们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身体啊,别是生病了……”
    肠胃不好?
    听到佣人类似于喃喃的话之后,我在原地愣住了,或许……
    我这种干呕不是跟肠胃有关系呢?
    仔细算算月事,好像也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了,之前在组织里面的时候,闻到血腥气息,那种恶心干呕的感觉也是异常的明显,来到美国之后……
    似乎也经常出现这种干呕,却呕不出什么东西来的状态。
    难道……
    我下意识的身后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备车,让司机送我去医院,我可能……怀孕了。”
    佣人先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随后慌忙转过身,去找司机。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一直盯着窗外,看着飞逝而过的景象,抿紧了唇瓣。
    自从来到美国之后,我就不再关注国内的事情,甚至彻底的屏蔽了跟陆臻有关的一切,如今,我却怀孕了,而孩子的父亲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现。
    我将头靠在了座椅上,心中觉得疲乏,便微微闭了闭眼睛。
    去医院之后,接连做了几个检查,终于确定我怀孕的这个事实。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第一次感慨生命的无常,手中的手机握了很久,却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陆臻的判决,想要告诉陆臻这个好消息,却……
    猛地发现,我没办法跟陆臻进行交流。
    家里又多请了几个保姆,照顾三个孩子,也照顾我,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小惊喜,我每天都特别的小心,期待着肚子里面的孩子慢慢长大,我告诉我自己……
    如果孩子出生的话,我一定要告诉他,你的爸爸是个很伟大的人。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随着肚子越来越大,我的生活也变得简单而乏味了起来,孕吐,水肿,没有胃口这些问题接踵而来,肚子大起来的时候,洗澡都是问题。
    不过,好在预产期将到,这个孩子,即将出生。
    距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正好是乐乐的生日,保姆建议在医院里面过生日,可我觉得不吉利,再加上只是回家吃顿饭,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便自作主张,让司机载我回了别墅,打算陪着三个孩子度过这个美好的夜晚。
    回家之后,念念和朵朵正蹲在别墅的门口吹气球,乐乐则站在一旁,似乎是在跟管家交流,见我们的车开进来,乐乐开心的挥舞了下自己的手臂。
    “妈妈——”乐乐喊着。
    “妈妈……”
    “妈妈……”
    两个小家伙也不约而同的看向我,小嘴微微一扬,笑起来十分的甜美。
    “生日快乐,乐乐。”我摸了摸乐乐的脑袋,轻声的说道。
    乐乐扬了扬唇,“谢谢妈妈,对了,妈妈,刚刚陆叔叔打电话过来了……”
    陆邵阳打电话过来吗?
    “说什么了?”我的心一紧,问问题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的。
    “他说祝我生日快乐。”乐乐十分坦然的跟我说道,小脸上是马上要过生日的快乐。
    我的心里有些失落,我以为陆邵阳这通电话过来,是想告诉我一些关于陆臻的事情,没想到却只是为了祝乐乐的生日快乐。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晃了晃脑袋,将脑海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坏情绪都甩了出去,“走吧,我们进别墅里面去,看看厨房阿姨给乐乐做了一个什么样的蛋糕,好不好?”
    “好哎。”三个孩子欢呼着,走在前面。
    我笑着摇了摇头,刚要往前走的时候,突然察觉到我的身后似乎有人正在用灼热的视线盯着,我困惑不解的回头,却不期然看到了那个高大挺拔的身影……
    陆臻。
    我浑身僵硬看着那个自己爱了一整个青春的男人,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高大又修长的身影缓缓地走向了我,口中却无意识的喊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陆臻。
    “不想让你等太久,所以,苏岚,我马不停蹄的赶过来了。”陆臻的视线缓缓地落到了我的肚子上,“还好,宝宝还没有出生。”
    我哭着扑到了陆臻的怀里,泣不成声,多日的想念在这一刻倾泻而出。
    陆臻拍了拍我的后背,“我很想你。”
    我在陆臻的怀里蹭了蹭自己脸上的泪水,嗅着空气里面弥漫着的陆臻身上的味道,低声道:“我也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