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303雨林救子(5)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眯了眯眼,冲着黑暗的雨林深处冲去,黄河坚定不移地跟在她身后也冲了出去,几个大跨步后跑到了郝宝贝前面给她带路。
    郝宝贝微微一笑,冰冷无情的面容终于露出一丝温暖,迈着大步紧随黄河之后向前跑去。
    半个小时后,黄河停了下来,警惕地看着前面的小树林并后退了两步,将前面的位置让给了郝宝贝。
    郝宝贝停下脚步精神一凛,加强了戒备。
    黄河不会无缘无故停下来,一定是前面有什么东西或是埋伏,现在是黑夜,雨林里危机重重,还有一个男人没有抓到,不管前面是什么,对郝宝贝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郝宝贝双眼微眯,后向急退,在退到一棵大树后面背靠着大树向树林中探头张望。
    瞅了两眼后郝宝贝就不再看,而是慢慢将手枪掏了出来做好攻击的准备。
    不用想了,前面一定是那个男人埋伏在那里,如果是野兽这个时候恐怕早就跳出来了,也或许在闻到黄河身上的气味后赶紧逃走。
    这么半天对面都没有动静,那就一定是那个男人,也只有人类才会按耐住急切的心情原地不动。
    郝宝贝皱了皱眉。
    对面太黑了,她根本看不到对面的情况,用手枪不但打不中对方还会暴露自己的位置,实在不是个好主意。
    郝宝贝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慢慢将手枪收了起来,转而摸向腰间,五把飞刀转瞬间出现在她手中。
    她在这片雨林里可没少杀r国人,足足有五个r国人死在她手里,她也从他们身上弄到了好几套的飞刀或是飞镖,走时全埋在了这里。她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已经挖了四五个“宝藏”,其中有三份是属于r国人的,再加上到达这里时挖出来的那一个,就有四套藏在了身上,而现在正是用到这些东西的最好时机。
    摸着冰凉的刀身郝宝贝冷笑一声,转身将飞刀扔去对面,也不管打没打中对方,赶紧又躲了回去,随手又摸出了五把飞刀拿到手中,侧耳倾听对面的动静。
    除了风声雨声郝宝贝什么都没听到,郝宝贝也不着急,压根没想过就凭这五把飞刀就将人逼出来。
    郝宝贝冷冷一笑,手中的飞刀又让她扔了出,并且右手扔出时左手已经探向了腰间,又是五把飞刀摸在了手上,右手的飞刀转瞬即逝,左手的飞刀紧随着前五把飞刀也没入树林中。
    郝宝贝怕被对方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于是翻身在地上滚了一圈,在滚动中双手又各摸出五把飞刀向对面掷去,身子没停又向右滚动,起身时又是十把飞刀飞出,直到扔了六十把才停下,背靠着另一棵大树喘息,并且将背包摘了下来,快速拿出两套飞镖绑在了身上,手上还拿了一套,准备随时将这些东西扔出去。
    郝宝贝想的很开,反正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也没什么用,她压根就不会用飞刀,就是扔出去了也没个准头,纯粹是瞎扔的,能打到最好,打不到能把人逼出来也行,实在不行就当给自己背包减负了。
    她是想的挺好,可对面那个埋伏郝宝贝想给她致命一击的r国人可就不好受了。
    看到郝宝贝扔到这么多的飞刀,r国人不只嘴角抽抽,眼角也抽抽,甚至整个人都开始抽抽了。
    特么的这个女人哪来的这么多的飞刀?而且还是他们r国的飞刀,她是如何得来的?他也在r国的特殊部门呆过,这些飞刀可都是那里的,一般人是不会拥有的。这些飞刀不说价值几何,制作起来也绝不容易,她怎么会有这么多?
    r国人很疑惑,如果不是认出了她是华国人,还是那个男孩儿的母亲,他甚至开始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和他一国的了。
    看着左右几棵大树上插着的飞刀,r国人暗暗抹了把脸上的冷汗。
    还好她不会扔飞刀,也看不清他所在的位置,不然,他早就被插的满身是刀了。
    郝宝贝低头沉思,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男人没出来。是没打着?还是受伤了却忍着没出声?
    郝宝贝皱了皱眉,回身向对面的树林里看去,见对面一点动静也没有,眉头皱的更紧了。
    特么的!扔了半天一把刀都没插中,这准头也太差了吧?
    郝宝贝有点丧气,看向黄河寻求安慰,却不想,黄河正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她,正好被她抓个正着。
    郝宝贝嘴角挑起,看向黄河的眼神中带着不怀好意。
    看不起我,给我等着,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黄河被郝宝贝看的汗毛炸起,向旁边挪了挪,斜着眼睛看向郝宝贝,见郝宝贝没理它,立即松了口气似的就要大喘气,却让郝宝贝猛然回头杀向它的眼神儿制止了。
    郝宝贝用手指比了比对面的小树林,伸出中指放在嘴边。
    黄河秒懂,立即将憋了半天的气缓缓吐出,老实地趴在郝宝贝的脚边不动了。
    郝宝贝血红的双眼盯着对面的树林看了半天,摸着手里新拿出来的飞刀有了主意。
    她手里的四套飞刀飞镖个数不同,加起来足有三百八十把,扔出去的那套是最少的,应该是让人用了没收回来,而她手里的三套加起来还有三百二十把。这些飞刀飞镖留在她手里一点用也没有,她根本就扔不准,不过没关系,既然她不会用飞刀飞镖那就得学,她是个好学生,从小到大就没有什么能难得住她的,她舞刀弄枪了这么多年被一把小小的飞刀难住了,这不开玩笑吗?
    扔不准就练吧,练的多了就准了,手里还有三百多的飞刀飞镖足够她练到早上了,只要拖到天亮,她有的是办法收拾他。
    郝宝贝打定了主意就露出了身形,反正她看不到对方,对方也一定看不清她,露出来就露出来了,她手段颇多,还真不怕他。
    郝宝贝站定身形,对准对面树上的一个粗壮的树枝就扔出去一把飞刀。
    飞刀贴着树枝没入了树林中,也不知道撇到哪儿去了,郝宝贝也没管它,紧接着对着那个树枝又扔出去一把飞刀。
    接二连三的飞刀被她掷了出去,不说一次都没打中也差不多,扔出去二十多把只有一次是扎了进去,只是力气太小,没扎实,居然掉了下来。
    郝宝贝也不气馁,可着劲儿地往外扔,誓要正中目标才罢手。
    在扔出去一整套飞刀后,总算是有一把飞刀插进了树枝中,郝宝贝满意地点点头,又给自己暗暗点了个赞,这才换成飞镖往外扔。
    只是扔飞刀和扔飞镖是两码事,根本不一样,用的力气和手劲儿全然不同,连方法和姿势也完全不一样,郝宝贝又扔不中了。
    藏身在树林中的r国人在郝宝贝扔了八十多把飞刀后见她不扔了,顿时松了口气,正想着要不要动一动,最好在不惊动郝宝贝的情况下捡两把飞刀回来,也好多出一种手段保命。
    r国人刚想动,一波飞镖又让郝宝贝扔了出来。
    r国人欲哭无泪,就弄不明白了,她到底哪来的那么多的飞镖?她手上还有多少?要扔也行,你别一个一个扔啊,像以前一样一次都扔出来不行吗?弄的他每次想动一下都不行,刚想动就有一个飞镖扔过来,还奇准地钉在他要去的方向的半路上,这还让他怎么动啊?他都怀疑她是不是装的,装成自己不会扔飞刀飞镖,等他失去戒心直接扔过来一个要他的命?
    r国人一直不出现郝宝贝也不着急,反而静下心来练习掷飞镖,甚至大有要把飞镖练习好以便多一项保命的技能的架势。
    郝宝贝的练习还是挺有成效的,一百多个飞镖扔出去,现在已经扔十个中三个,还有两个是擦边过去的。
    郝宝贝抬头望了眼天空,放慢速度,一枚枚飞镖扔去的间隔慢慢变长,直到又扔了三十多个,r国人觉得不对劲了,郝宝贝已经过十几秒才会扔一枚习镖,比最开始的四五秒慢了很多。
    r国人皱皱眉,趁着郝宝贝要扔飞镖的空档探头瞅了郝宝贝的方向一看。
    郝宝贝一直密切注视着r国人所在的树林,就在r国人探头的一瞬间,郝宝贝的飞镖扔了出去,直接插到了r国人背靠的大树上。
    r国人一惊,立即缩头退回到大树后。
    郝宝贝冷笑一声,“don''tcomeoutifyoucan,istillhavealotofdartshere,let''scompare,isityouhidefaster,orithrowdartsfaster。”(有本事你就别出来,我这里还有不少飞镖,咱们来比比,是你躲的速度快,还是我扔飞镖的速度快。)
    郝宝贝也不怕r国人知道她的位置了,刚才r国人已经看到她所站的位置,现在再隐藏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还不如说出来,让他以为她手上还有不少的飞镖和诸多手段,不敢冒头。
    r国人没有动,也没有说话,对郝宝贝说的话充耳不闻,他怕郝宝贝是为了引他出来杀他,所以才会高声叫他,所以他一动也不敢动。
    郝宝贝见他不出声也恼怒,只冷笑一声,继续向树林中掷飞镖,只是这次时间又长了点,足足间隔上二十秒才会继续扔。
    又扔了二十多个,郝宝贝就不再扔了,而是抬头看天,嘴角微挑,轻轻自语。
    “时间到了,该送你上路了。”
    此刻下了一夜的雨早已停了,天儿正是蒙蒙亮的时候,只是雨林里树冠大,多层树木挡下来雨林里还是有些昏暗,可是郝宝贝知道,这样的天儿持续不了多长时间,用不上五分钟就会天光大亮,太阳会像是皮球一样突然跳出来,整个雨林的动物都会出来活动,雨林里将会充满生机和热闹。
    五分钟后,昏暗的雨林里突然乍亮,郝宝贝在阳光照进雨林的瞬间就看到了r国人反射在地上的影子,从而快速地锁定了他的位置,一枚飞镖从她手上飞射而出,直直向r国人正对着的大树而去。
    r国人用的飞镖与普通飞镖不同,他们用的这类飞镖和华国古代暗器飞镖差不多,主体呈圆形,圆弧上有倒刺,中间还有一个小圆孔,方便手指穿进去,往外掷时也方便。而且这类飞镖还有一个特点,它和回旋镖差不多,力道用好了飞镖能自己飞回来。
    而此时这枚飞镖就向着郝宝贝要打的大树飞去,这枚镖没打着,而是擦过树干向右侧飞去,倒是没回郝宝贝手里,只嵌入了旁边的另一棵大树上。
    r国人眼神一缩,有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郝宝贝下一枚飞镖就能打到他,而她这一夜之间,不,不是一夜,而是短短两个多小时,只用了两个多小时就好似练的差不多了。
    郝宝贝这回没有再停手,一枚接着一枚飞镖扔了出去,一次比一次接近r国人,每次打到大树上回来的角度越来越接近r国人,让r国人眼神不自动地跟着那些飞镖来回转,而忽略了最关键的事和危险的人。
    此时天光大亮,郝宝贝一边扔飞镖一边向黄河使眼色,让它跑到对面将人逼出来。
    黄河瞅了瞅郝宝贝,又瞅了眼对面的小树林,特意在扎在大树上的那些飞镖上停留了几秒,脖子一缩,然后眨着萌萌的大眼睛看着郝宝贝,做出一副无辜状,表示自己看不懂。
    郝宝贝嘴角一抽,瞪了黄河一眼,向它甩了甩头,让它过去。
    黄河哀怨地瞅了瞅她,低下大脑袋慢腾腾地起身迈步向左侧走去,绕了一圈后来到了小树林的边缘处,回头又看了看郝宝贝,希望她给收回命令,让它回去。
    郝宝贝没理它,又一个眼刀甩过去,黄河立马老实了,飞快地跳到树上,向r国人所站的方向跃去。
    郝宝贝在黄河跳到树上时就做好了准备,一手继续扔飞镖,一手已经摸上了别在后腰处的手枪,趁着黄河高高跃起跳向r国人的瞬间将枪口对准了大树。
    黄河的突然出现吓了r国人一跳,正好一枚飞镖从他眼前飞过去,r国人趁着这个空档赶紧向左侧倒去,就地一滚,等他停下再站起来时整个人都暴露到郝宝贝的枪口下,一声枪声过后,r国人倒地身亡。
    r国到死也没弄明白郝宝贝手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飞镖,更加没弄明白黄河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它又是哪儿来的?
    郝宝贝冷笑着慢慢走到r国人面前蹲下,也不检查他是否死透了,用手枪对准r国人的头颅又开了一枪。
    郝宝贝笑着对黄河摆了摆手,黄河跳下大树跑到郝宝贝脚边蹭了蹭,眼睛眯起来萌态十足。
    郝宝贝蹲下身在黄河的大脑袋揉了揉,“跟他耗了两个多小时才解决,虽然时间长了点,可结果却不错,不但杀了他一点也没受伤,还练习了如何掷飞镖和飞刀,不错不错,你的功劳也不小,没有你,我还真不知道拿他怎么办?要是他一直不出来,我也拿他没办法。好了,我们去救阳阳吧,等救出阳阳就给你加餐。”
    黄河眯着眼睛享受郝宝贝的抚摸,听到她说要给它加餐,又亲昵地在郝宝贝手上蹭了蹭。
    郝宝贝起身伸了个懒腰,向绑匪们的驻地看去。
    “阳阳,再等一下下,妈妈就要来了。”
    郝宝贝已经两天三夜没有睡了,从m国上了到达b国的飞机起,只在进雨林时短暂地休息了一下,可她现在一点都不觉得困,反而很兴奋。一是她马上就要见到儿子了,马上就能把他救出来了。二是决战前的紧张感让她觉得无比的激动,那是嗜血的冲动,是对杀戮的渴望和想把对手撕碎的极度兴奋。
    郝宝贝从背包里翻出一块肉干扔给了黄河,自己则是打开了一个肉罐头吃了起来,一顿早饭就让她这么混过去了。
    郝宝贝跑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便如此,前面的黄河已经要看不到了,她只能勉强跟在它的后面狂奔。
    一人一兽不多时就跑到了绑匪们的驻地,不意外的,这里已经人去楼空,只余几间树屋坐落在空地周围,中间还有一个木棚,那是用来烤肉的地方。
    郝宝贝在这里停留了一会儿,小心地检查了一番,在一间树屋的角落里发现了一副用尖锐的石头刻的画。
    一个圆圈外面有四五道竖线,旁边还有一个“光”字。
    郝宝贝眼神一缩,赶紧向驻地外跑去,黄河见她跑了,也紧跟着她跑了出去。
    一人一兽跑出驻地没到两分钟,身后的驻地发出了连续爆炸的“嘭嘭”声。
    郝宝贝捂着心口一阵后怕,还好儿子随了廖凡白是个天才,从小到大字没少认,不到三岁就已经认识一万多字,到了现在读书看报一点难不倒他,要不是有阳阳给她报信,现在恐怕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