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300雨林救子(2)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沈乐静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下了任务,走到廖正阳身边开始哄他,语调虽然温柔,可眼里闪过的阴冷却让人害怕。
    “阳阳,你妈妈和你爸爸有事去做,把你托付给了我,你妈妈让我照顾你,你不用怕,我是不会害你的。我们来这里就是来旅游来了,你来看看,这里多漂亮!呃!现在下雨了,看不出什么,等雨停了就好了,到那时就知道这里有多美了。这里有猴子、有红鹿、还有各种各样的小鸟,哦,对了,这里还有鹦鹉,鹦鹉可漂亮了,叫声也好听,……”
    沈乐静憋屈地哄着廖正阳,在他耳边嘚啵的嘚啵的,嘚啵的廖正阳都烦了,干脆不哭了,换上了惊奇的表情,表示自己被吸引住了。
    沈乐静心中得意,不管郝宝贝和廖凡白再怎么样,他们的儿子还不是让她弄到这儿来了?还不是让她给哄住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绑匪见沈乐静将廖正阳给哄住不哭了,顿时松了口气。
    他们这群大男人哪会带孩子?沈乐静能哄住他是在好不过了。
    这些绑匪能力还是很强的,树屋没有搭,只在雨小了些后就搭起了木屋,时间不长,木屋搭好了两个,沈乐静带着廖正阳在几个男人的帮助下进了木屋里。
    郝宝贝到时正见到几个男人在冒雨搭木屋,一边还有两个已经搭好的,而有一个女人正在其中一个搭好的木屋里向外张望,看到一个男人后女人高声说了什么,男人不耐烦地回身将背包拎给她,然后又指挥其他人干活。
    郝宝贝没理那个男人,甚至连前面有多少绑匪都没数,一直紧紧地盯着那个伸手要背包的女人看,等她最后确认自己没有看错,的确是沈乐静后立时怒了。
    这个女人要是她没看错就是沈乐菱的姐姐沈乐静,那个想要害妹妹并且还下药想和薛千易上床的那个女人。
    她不是在国外吗?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又有她的事儿?
    先是刘艳,后是米静婉,现在是沈乐静,这三个跟她有仇的女人怎么都到一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们又是如何找到周生的呢?这个绑架的主意是谁出的?背后的人到底要干什么?
    郝宝贝觉得脑子有点乱,她能想到刘艳和沈乐静也许是在m国认识的,两人认识了以后说起了她,然后就想要报复她。可她想不明白的是,她们又是如何找到米静婉的呢?一个在华国,两个在m国,三个人是如何搭上的?周生是谁找到的?又是谁认出了她,知道当年是她把同生送进去的?这里面的事情太多太乱,她现在真的想不明白,恐怕得等到回去后再了解了。
    郝宝贝眯起双眼看着望远镜里的女人心急万分。
    她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看到廖正阳,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有没有醒过来?有没有受伤?这些人伤害他了吗?迷药对他造成伤害了吗?迷药可不是好东西,会对他以后造成伤害吗?
    郝宝贝急的不行,可是看了半天也没见到阳阳的影子,她只得先放弃,转头观察那些绑匪。
    到目前为止绑匪共有十五人,其中就有那四个带走阳阳的人,刚才给沈乐静拿背包的白种男人应该是头目,他正指挥着其他男人搭树屋。这些男人都是外国人,其中一个是亚洲人,从身材上来看应该就r国人,剩下的都是欧洲人。除了那个r国人外,这些人都身材高大,粗壮的胳膊紧实有力,光赤的上身肌肉健硕发达,全都是六块八块腹肌的拥有者,一看这些人就是长年锻炼的练家子,被他们一拳击中不死也残。
    郝宝贝放在望远镜,屏住呼吸,眉头紧皱。
    不能再看下去了,那个头头儿已经往她这边看了一眼了,不管他是不是有意的,她都不能再看下去,万一暴露了,再想救儿子就难上加难了。
    郝宝贝决定不再往前走,就在这里观察这些绑匪,再往前去她就不能穿着雨衣了,虽然雨小了点,这里也是热带,可雨水长时间打在身上还是很冷的。而且她还得再想个办法将这些人分开,这么多的绑匪她一个人可对付不了,就算有黄河帮忙也是很危险的。
    郝宝贝看向黄河,它正乖乖地趴在地上歪着大脑袋看着她,见到郝宝贝回头看它,立即起身走到郝宝贝身边趴下,湿漉漉的身体靠向郝宝贝。
    郝宝贝笑了笑,为它的贴心举动感到窝心。
    郝宝贝伸手摸了摸黄河的脑袋,“你是怕我冷吗?黄河,谢谢你陪着我,没有你在身边,我接下来的几天可怎么过啊?不过,也不能趴在这里不动,我得想想该怎么办,这些人我们可对付不了,得想个办法将人分开,一个个的杀掉,不然可救不出阳阳。阳阳你知道吧?我说过的,我儿子,你还记得吗?他现在就在那里,等我们把他救出来,我介绍给你认识?他很可爱的,就是现在不太爱说话,以前不是的,都是小白教的,……”
    郝宝贝趴在地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小声跟黄河叨叨廖正阳小时候的事,黄河也不吱声,乖乖听着她说话,有时还扭过头看向郝宝贝,眼里明显闪过嫌弃。
    郝宝贝一无所觉,自己叨叨自己的,说了半个多小时才住嘴,拿起望远镜继续观察。
    黄河明显松了口气,长出口气到半道又憋住了,扭头看向郝宝贝,见它没有注意到自己,又将剩下的半口气缓缓吐出。
    郝宝贝这回没再看那些绑匪,而是看向了他们的背包和武器。
    3挺狙击枪和十二把ak放在大树底下,旁边还有四把瑞士军刀和一把r国的武士刀,背包有十五个,正在往新搭好的木屋里运,再有就是他们随身带着的手枪了,每个人都有,全都别在后腰处。
    郝宝贝觉得有些棘手。
    这些东西都是表面的,谁知道他们还有什么武器?还有子弹,他们带了多少子弹和弹夹她可不知道,不说暗里的,就是明面上这些她就对付不了。
    郝宝贝放下望远镜看向天空,云层和高大的树冠挡住了阳光,雨林里一丝阳光也透不进来,现在的雨林很昏暗,这样的情况会持续到夜晚的到来,到那时雨林里会更加黑暗。
    夜里的雨林很危险,别看她现在惬意地趴在这里,这是因为她好运地没碰上毒蛇,再加上身边有黄河在,它身上的气味能让大多数的动物止步绕路的结果。
    就在此时,前面发生了突发状况,一只被雨水淋的没处躲的猴子跑到了前方的营地里,趁着几个绑匪不注意,钻进放着背包的木屋里。
    猴子的到来还是让他们发现了,几个男人拿着军刀驱赶跑进来的猴子,猴子怒极,在木屋里上窜下跳,最后被赶的没处躲了,拎起一只背包就跑了出来。
    几个绑匪叫喊着追赶猴子向雨林深处而去,这一变化让郝宝贝不由得大喜,心里有了主意。
    远在华国京都的廖凡白则是正接受警察的调查问话,而问话人也都认识,正是从f市一路高升到京都的王兴文。
    就在早上接到郝宝贝将要进入雨林的电话后,廖凡白开始调集资金准备给绑匪交付赎金时终于接到了绑匪的电话,而王兴文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
    电话是从国外打来的,廖凡白眯了眯眼并没有接,而是打开了一边的电脑联上网,这才接起电话。
    “廖先生您好,我是谁就不多说了,我只是个小人物,我要说的是,听说您要从b国购进石油?我想廖先生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因为我们一直从b国购进石油,可是由于你的介入,现在分配到我们手上的石油量大大减少,根本就不够用。所以,我恳请廖先生好好考虑一下,还是换个地方购买的好。另外听说廖先生手上的汽车代理品牌在华国卖的挺好,不知道廖先生能不能放一些给我们?我们公司非常看好华国的发展前景,想要在华国进行投资,而你手上的汽车代理让我们很看重。廖先生,大家和平共处多好,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弄的大家都不愉快。您说呢?”
    廖凡白扫了眼旁边的电脑,开口道:“没想到跟我谈话的会是一个中文说的很溜的外国人,我还以为你全程都会用英文跟我交流呢,毕竟你们这些外国人很自大,让我印象很差。你刚才说的那些我听明白了,我想我的儿子就在你们手上吧?”
    “呵呵,您对我们的印象如何我并不关心,我只想挣钱。虽然手段让廖先生很不舒服,但是结果是好的就可以了,我并不介意廖先生对我们的看法,您高兴就好,您随意。廖先生,时间不多了,我知道你报警了,我就先不多说了,我劝您把案销了,这样对我们大家都好,我说的话您好好考虑一下,我们明天再继续。”
    对方撂了电话,廖凡白瞅了眼电脑。
    58秒,时间还真是刚刚好,只不过他太小看他了,他早在两年前就研究出了更先进的电话追踪系统,追踪时间缩短到45秒,对方在哪里他一目了然。
    廖凡白眯眼回想早上看到的那个地址,一股强大的杀气迸发而出,让站在他面前问话的王兴文身上一寒,立即抬头看向廖凡白。
    好强!这股杀气太强大了,连他这个从事刑警工作二十几年的人都觉得胆寒。
    “哗啦”
    书本掉地上的声音引起了两人的注意,也直接打断了两人的思索。
    “不好意思,我……,我,我这就收拾。”
    一边负责记录的刑警小王蹲在地上将掉落的记录本和一堆纸张收拾好,又坐了回去。
    “廖凡白,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却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前几年我弟弟让我查有关周生的事的人就是你吧?”
    王兴文很无奈,他好像和这个廖凡白很有缘。
    他还记得他,当年他曾经代替弟弟王兴武给他上过课,那一年他还很小,可他对他的印象却很深。
    他扎实的基本功和认真的学习态度都让他记忆深刻,他好像很急切,急于强大起来,他亲眼看到他背着他的朋友们把自己往死里练,等到那几个朋友回来他又恢复了正常。
    虽然他对廖凡白很感兴趣,可就一节课的时间还真没让他看出太多的东西来,过后他时间不够用就把这事儿给忘了,等再有他的消息时他已经去了省里。
    受弟弟所托帮他查周生,同时又想起了他,可连面都没见,话也没说过,当时又忙着新案子,就把这事儿扔到脑后了,也没多想。
    现在再见他一切都不同了,他居然是廖家的长孙,还是那个有趣的郝宝贝的丈夫,这让他感到了新奇。
    廖凡白捏了捏鼻梁,“是我,王老师,咱们长话短说。周生,就是我让你调查的那个男人是我家宝宝举报后才进的监狱,这事儿你是知道的,我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知道了当年就是宝宝把他送进去的,他为了报复宝宝才会对阳阳下手。至于那个刘艳,她是宝宝的表姐,从小到大一直嫉恨宝宝,见不得宝宝比她强比她好,所以才会对付她。对了,当年宝宝差点被周生拐走还是因为她,她和宝宝的另一个表姐把宝宝一个人扔在了北大坝的小树林里,所以才会碰到周生。这事儿全家都知道,你可以过后去问问,现在就不必问了,家里还不知道阳阳被绑架的事,姥姥姥爷年纪大了,受不了惊吓,还望王老师帮帮忙,帮我们保密。”
    王兴文摇头失笑,“我只教过你一天,用不着叫我老师,我是警察,可不是什么老师。”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你只教过我一节课,可你教的东西对我很有用,我受益良多。”
    能亲近点还是好的,叫老师总比叫警官强,这样他办起案来就会多为他们考虑,不该问的别问,能不说的就不说。
    王兴文点点头没再反对,而是又问起了米静婉的事。
    “米静婉你知道吧?”
    廖凡白点点头,“知道,米静婉当年也在b大上学,有一次……”
    廖凡白把米静婉的事说了一遍,后面让冯天找她麻烦的事则是略过去了没提,连她出校门后的事都没说,就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王兴武点点头,让小王都记了下来,又问明白早上绑匪打来的电话的内容就想出去。
    廖凡白喊住了他,“王老师,这个电话是从国外打来的,地址在这里。”
    王兴文一惊,赶紧接过廖凡白递给他的纸条,讶异道:“你知道电话是从哪打来的?”
    廖凡白点点头,“是的,我查到电话是从m国打来的。还有这份名单给你,这是跟我们公司竟争购买b国石油的公司名单,在美国的已经用红笔标注出来了,黄色的是有能力在我们放弃后购买的名单,绿色的是以前一直购买b国石油的名单,这样一对比就缩小了嫌疑人的范围。这份是关于华源的调查报告,华源的原老板吸毒欠了很多钱,就在前年他将华源卖给了一家r国企业。这份是冷饮店的资料,周生是这家店的老板,已经做了一年多了。最后一份是关于刘艳和米静婉的资料,刘艳在m国呆不下去了,回来后没有跟任何人联系,连是她母亲都没有,而是卖了她在省城的房产请了家侦探社调查我家宝宝。侦探社那里没有问题,只负责调查宝宝的行踪和活动范围。好了,这是我到目前为止所有能查到的资料全给你了。”
    王兴文从刚开始的震惊翻两下廖凡白给的资料到后来直接面无表情的接到手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本还想着时间太紧了,从廖正阳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去了36小时,而他则是临时被调回来的,现在接手重新调查太费时间了,前期工作的资料他也看过,可却没有廖凡白的全,廖凡白给他的这些东西真是太及时了,不过,……
    王兴文觉得有些憋屈,他可没忘出来时局长跟他特意说的话。
    “这件事说白了就是做个表面工作,其他的事由他们自己处理,我们就是出个人,你就是去看看,配合他们做好工作就行,多余事别问也没做,就当休假了。”
    王兴文挑挑眉,将几份资料收了起来,又安慰廖凡白几句转身出了病房。
    上面让他什么都别管,那他就别管,他就拿着这些东西准备在廖正阳回来后好写报告就行。也就是他来了,换别人来廖凡白可不见得会把这些东西奉上。
    廖凡白见王兴文走了,低头继续看手里的资料。
    给王兴文的东西并不重要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查到,就算他不给他,京都市局那里恐怕也快有消息了,卖个好给他也不防碍什么,不无不可。而他现在手里的这份不同,这里有那家背后主使者的详细资料,也是他以后要对付的人之一。
    廖凡白眯起眼睛仔细看手里的资料。
    他现在手里这份是廖家附属家族在m国分公司人员帮他找来的,也是他留在m国的后手之一。原以为动用不到这个人的,没想到还是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