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97营救准备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慢慢冷静了下来,回头看向冷饮店。
    那四个男人是从那里离开的,能这么快从这里离开并且离开华国只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从这里坐直升机飞到机场,然后从机场坐飞机起飞到达别的国家。
    好大的手笔,不但联系到了她的死对头,还动用了直升机,真是看的起她,也看得起廖家。
    郝宝贝冷硬的声音再次响起。
    “去天台看看有什么痕迹留下。”
    丁富躬身说了声“是”后带着两个人快步离开。
    郝宝贝皱皱眉头,盯着手里的电话看了几秒,随后给廖老爷子打去了电话。
    这件事闹大了,她的力量不足以解决这件事,她得动用廖家的人脉才行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从京都到达h国首都只有一个半小时,而看样子那伙人就是带着儿子去了h国,她要试试能不能让飞机返航,如果不能,那她……
    廖家军区老宅里电话响起,保姆吴姨从厨房出来接起了电话。
    “喂?”
    “吴姨,我是宝贝,爷爷还在午睡吗?”
    这里的事没有告诉廖老爷子,不但他不知道,家里只有他们四个小辈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怕他们会担心,如果他们任何一个人再出现意外,就是不可承受的损失。
    吴姨笑着摇了摇头,“还没有呐,上午刚刚和大院里的老爷子们大战一场,累的睡着了。”
    郝宝贝思索片刻,还是决定把这里的消息告诉廖老爷子,不然等他知道后一定会生气。
    “吴姨,帮我把爷爷叫起来吧,我有重要的事找他,另外准备好速效救心丸和温水以防万一。”
    吴姨一听就知道出大事了,不然郝宝贝不会在老爷子睡觉的时候来打扰他,更加不会让她准备药。
    吴姨忙不跌的答应一声,赶紧去叫廖老爷子。
    郝宝贝等了两分多钟才听到电话里廖老爷子的声音。
    “宝宝,发生了什么事?”
    郝宝贝听到了廖老爷子的声音忍不住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可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只好抹了把脸说道:“爷爷,你先冷静,慢慢听我说,……”
    郝宝贝把廖正阳被绑架和廖凡白出了车祸的事告诉了廖老爷子,并且一再说廖凡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小腿骨折了,现在动不了。
    “爷爷,小白现在没事,可阳阳却已经离开华国,我怀疑华国高层有他们的人。从华源到首都机场开车不到半个小时,坐直升机也就五六分钟的事,他们这么快能离开华国一定是坐直升机离开的华源,到达机场后迅速坐飞机离开。我们出来逛街是临时决定的,时间不可能这么刚刚好,华国高层没有他们的人说什么我都不信,我觉得是有人针对廖家,甚至是针对我们廖家这样掌握军权的十几个家族。爷爷,这些事可以以后再查,但是阳阳等不了了,再不让飞机返航,阳阳就出了华国领海了,到那时再想救阳阳就不容易了。”
    郝宝贝强行按下急切的心情将事态分析完,焦急地等待廖老爷子做决定。
    郝宝贝以为廖老爷子会火冒三丈,立即给有关部门打电话要求飞机返航,结果让她意外的是廖老爷子半天没有说话。
    廖老爷子不出声,郝宝贝再急也只有等待。
    曾孙被人绑架对于活了这么大岁数的人来说无疑是个致命的打击,可他多年坐在这个高位,有些事看的比郝宝贝还要清楚明白。
    这件事不简单,高层肯定是有人想对付他们这些老家伙,自己不好出手就利用外人来对付他们,坐收渔翁之利。推倒廖家后下一步就是其他十几家,他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先不说以后会如何,就说郝宝贝说的让飞机返航都不实际。
    为了廖正阳而让飞机返航根本不可行,既然他们做了,那肯定就有所准备,他发话让飞机返航就一定会有人跳出来阻止,时间耽搁没了返不返航也就没有意义了,还落了个不顾他人生死的名声。如果歹徒被逼急了,挟持整个飞机上的人,到那时他们廖家就是整个华国的罪人,会被民众所唾弃。就算他不管不顾地真的这么做了,也不一定能救出廖正阳,反倒中了敌人的奸计。
    廖老爷子想的很多,可也就只有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做好了决定。
    “宝宝,飞机返航不可能办到,有人盯着我们廖家,弄不好非但救不出阳阳,连整个廖家都会搭里。报警是肯定的,可你不要指望他们能帮到你,这件事只能我们廖家自己来做,你做好准备吧,小凡受了伤动不了,救阳阳的事还得你亲自来。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救阳阳,我现在就找那些老头子商量一下,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开口,我让你二叔去做。宝宝,不要怨爷爷,你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我为什么这么做。”
    郝宝贝听到廖老爷子的回话后如坠冰窖,在那一瞬间对廖老爷子失望透顶,可听到廖老爷子最后一句话后她又莫名地冷静了下来。
    廖老爷子是什么样的人通过这九年来的接触她太知道了,他不会放着自己的曾孙不管的,如果在华国,他会拼尽全力去救阳阳,只要能救下他,哪怕搭上整个廖家也在所不惜。可是如果是在国外就不一样了,他的手伸不了那么长,他无能为力。这里盯着廖家的人不少,一旦廖家动了,那些人就会蜂拥而上找到机会将廖家置于死地,到那时非但救不了阳阳,还会真正让阳阳置于危险当中。
    现在要做的就是盯着那些歹徒要将阳阳带去哪里,只有知道了他的位置才能把人救出来。这边则要和十几位老爷子联合在一起,为她救出阳阳之后的事做好一切准备。
    郝宝贝握紧了拳头,青筋爆出,紧咬的牙关已经开始渗血,可她好像没有感觉一样还在继续着。
    她在忍耐,强忍着杀人的冲动而让自己冷静下来。
    今天她遇到太多事了,一直处于爆怒和冷静交替中,精神都处于崩溃的边缘,可是她没有办法,只能硬挺。
    阳阳在等着她去救,廖凡白还在医院里忍受着骨折的疼痛等着她救出儿子后一家团圆,这时不是她懦弱的时候,她只能站起来扛起这一切。
    廖老爷子一直没有放下电话,等待她的回话,期待她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爷爷,我知道了,你说的对,让飞机返航不可行,我会一直盯着阳阳的位置的,我理解您的决定,并且会全力配合您。爷爷,我要先去一趟医院去看小白,他没事我才能放心地去救阳阳。”
    廖老爷子暗暗松了口气,同时自责不已,为曾孙被绑架而他现在却无能为力而感到羞愧。
    “宝宝,你能这么快就想明白爷爷很高兴,难为你了,爷爷会为你做好一切准备工作,你放心地去救阳阳吧,家里有爷爷在,所有的小鬼都不敢作妖,谁敢在这个时候伸出爪子,爷爷就活劈了他。”
    “嗯。”
    郝宝贝没心思再说下去,瞄了眼电脑后确定了那些人要将阳阳带去h国,决定现在就动身,先飞到h国再说。
    丁富这时下来了,在得知天台上有直升机降落的痕迹后一点也没意外,让丁富准备车,她要去医院。
    郝宝贝放下电话动身前往廖凡白所在的医院,一行百人跟随在她身后,场面蔚为壮观,引起商场里所有的人的注视。
    郝宝贝没有理会,带着人迈步出了华源商场,在华源大门口遇到了正要进门的佟寒安,两人点点头,都没有说话,佟寒安返身直接上车。
    郝宝贝上车后就接到了佟寒安打来的电话。
    “我看到冯天了,他也帮不上什么帮,我让他先回去了,让他监视京都里暗处的动静。上面不平静,底下的人活动也不会少了,也许还会查到不少我们不知道的事。”
    “嗯,你看着办吧,我要去医院看看小白,然后动身去h国,阳阳就在那里,我得去救他。家里的事全拜托给你了,星月有洪源初看着也不要放松,这时候我除了你和小易外谁都不信,我不想有人在背后捅我一刀。小白那里让丁富亲自看着,家里人都配上保镖,没有保镖跟着不让出门,再不习惯也得习惯,不能再出事了。把丁贵调去爷爷那里,大门外站着的士兵就跟个摆投似的,谁知道他们是谁的人,还是换上我们的人放心。”
    佟寒安没有废话,直接同意了郝宝贝的安排。
    “我知道了,我会办好的,你让小易跟你一起去吧,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不用了,让他在家里跑腿儿吧,不管哪里出了事他都能顶上,有他在我还能放心点。”
    郝宝贝坐在车里身边都是人话没说透,可佟寒安已经听明白了,郝宝贝不放心任何人,现在就连丁家兄弟她都在防备。
    佟寒安听懂了,也就不再要求她带上薛千易,她在前面冲锋,大后方的安全就必须有所保证,不然郝宝贝不但有可能救不了阳阳,弄不好连她的命都得搭里。
    一行人很快到了医院,这时廖凡白已经醒了,小腿也已经固定好,廖正阳被绑架的事也在他的逼问下全知道了,一边的薛千易正在苦劝不让他动。
    “小凡,现在你再着急也没有用,你先养好腿再说,外面的事有小贝在办,小安也在她身边,阳阳一定会被救出来的,你再动下去就成瘸子了,小凡,……”
    廖凡白不爱搭理他,一句话也不说,强硬地要下地去找郝宝贝,跟她一起去救儿子。
    “小白,……”
    郝宝贝苦涩暗哑的声音在病房门外响起,廖凡白一愣,立即抬头看向门口,眼睛通红地冲郝宝贝伸出手。
    “宝宝,过来。”
    郝宝贝再也忍不住了,扑到廖凡白的怀里放声大哭。
    一天的惊心动魄让她身心俱疲,强挺着的精神在见到廖凡白的瞬间崩塌,像个孩子一样哭倒在廖凡白的怀里。
    “呜呜……,小白,阳阳被绑架了,是我没用,我没守好他,米静婉把他从我手里抢走了他,小白,我不是个好妈妈,我亲手把他交给了匪徒,小白,我好怕,我真的好怕,小白,……”
    廖凡白摸着郝宝贝的红色长发眼神晦暗,极度悲切的心情在看到郝宝贝无恙时瞬间回归平静,可是郝宝贝那头扎眼的红色让他心像针扎一样疼。
    他的宝宝都经历了什么?他只是半天没在她身边她就变成了这样,那些人——该死!
    是他心太软了,他还是太善良了,他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先动手收拾了他们,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宝宝,不是你的错,与你无关,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们,是我没有尽到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宝宝,是我错了,我不该还留着他们的,早知道,……”
    廖凡白的话没有说完,可眼里刀光似影,身上的杀气如同实质般迸发而出,看的佟寒安心惊不已。
    廖凡白生气了,他现在很生气,等廖正阳被救回来后,有一批人将要倒霉了。
    郝宝贝哭了一会儿就赶紧从廖凡白的怀里离开,担扰地捧着他的脸仔细查看。
    “小白,你身体怎么样?没事吧?”
    郝宝贝这一抬头与廖凡白对视,让廖凡白看到了郝宝贝的眼睛。
    廖凡白一惊,眼泪瞬间流了下来。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原本清澈透明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就像被一块红色的玻璃罩住了,一丝亮光都透不出来。
    廖凡白颤抖着双手轻轻摸上郝宝贝的眼睛,“宝宝,你的眼睛,……”
    郝宝贝疑惑地也摸上了自己的眼睛,复又抬头看向廖凡白,同时也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现在的自己。
    “红、红色的?”
    廖凡白也疑惑了,“你不知道?丁富他们没跟你说吗?”
    郝宝贝摇摇头,“没有,他们没说,我也没有照镜子,没事的,变就变吧,不影响我看到你。小白,你听我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得去救阳阳,家里的事我都安排好了,你在医院里好好养伤,等你把身体养好了,我就带阳阳回来了,我们一起回家。”
    郝宝贝虽然心有疑惑,可眼睛是什么颜色的并不影响她的视力,现在最关键的事是救出阳阳,她的眼睛变成什么样无关紧要,她也没有在意。
    可是廖凡白不同,他知道郝宝贝的眼睛是多么的漂亮,多么的灵动,现在全没有了,只剩一片死寂,看的廖凡白心疼不已。
    廖凡白轻抚郝宝贝的眼睛,哽咽道:“宝宝,你听我说,你去眼科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好放心。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担心。宝宝,阳阳被人绑架我也很担心,可是我更担心的是你。他们的目的不是那么简单的,暂时阳阳是不会受到伤害的,可是你不一样,如果你出了什么事,你让我以后怎么办?阳阳怎么办?宝宝,听话,去看看眼睛吧,检查一下,我也好放心。”
    郝宝贝点点头,“我一会儿就去,从你这里离开就去看。”
    廖凡白摇摇头,“不,现在就去,不差这点时间,我先帮你把其他的事都安排好,你检查完了我们就走。”
    郝宝贝惊讶地张大眼睛问道:“我们?你也要去?不,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是不能去的,你需要休息。”
    廖凡白摇摇头,“不,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要和你一起去救阳阳。”
    郝宝贝按住廖凡白,“不行,你现在这个样子哪也不能去,小白,相信我,我会救出阳阳的,我一定会带他回家。”
    “是我没用,我帮不了你。”
    廖凡白懊恼地就要捶打自己的大腿,却被手急眼快的郝宝贝制止了。
    “小白,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也不想的。小白,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别给自己身上背上不属于你的错误,这不是你的错,是我们太大意了,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小白,等我回来,等着我带儿子回来接你出院。”
    郝宝贝深情地抱住廖凡白在他额上轻轻落下一吻,毫不留恋地转身而去。
    她的时间不多了,阳阳还在等着她去救,她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在这里和廖凡白深情告白。
    “宝宝,听话,先去检查眼睛然后再走,还有,带上嘎子,他会帮到你。”
    郝宝贝迈出病房门的腿步一顿,回头看向廖凡白。
    廖凡白见郝宝贝停下脚步回头看他,松了口气,赶紧说起了嘎子。
    “嘎子,用篮球把我打晕的那个特种兵,前年他退役了,转业后听说我们这里工资高就来了星月,你把他带上,他会帮到你的。”
    郝宝贝听到廖凡白提起被打晕的事就想到那个士兵。
    郝宝贝点点头,“我知道了,你好好养身体,听医生的话,别逞强。”
    郝宝贝不再耽搁,转身而去,同时吩咐身边的丁富让嘎子来见她。
    那个嘎子她还记得,虽然记不太清他长什么样了,可依然记得他是从农村出来的,家里很穷,当初刚见到他时还面黄饥瘦的,最让她记忆深刻的就是他打到廖凡白后虽然害怕,可依然挺身而出,愿意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