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95阳宝被绑架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脑子转的飞快,再结合今天见到刘艳时的情景,一个不好的想法在脑海里逐渐形成。
    她们被算计了,如果没猜错,那几杯果汁里有迷药,而且剂量绝对不少。
    郝宝贝再一抬头时就见到向珊和钱芳已经开始闭上眼睛,坐在座位上直点头。
    郝宝贝强忍着睡意拿出手机又一次打给了廖凡白。
    电话接通后郝宝贝没有废话,直接开口说道:“小白,华源商场六楼休息区,快来。”
    郝宝贝没有再说下去,她相信廖凡白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应,她要做的就是保持清醒,在廖凡白到来之前不让自己睡过去。
    郝宝贝一手搂着廖正阳,一手狠狠地向胳膊掐去,这一下掐的挺狠,胳膊上立即就红了一片,也让郝宝贝清醒了很多。
    郝宝贝清醒了点,担扰地看向怀里的廖正阳和一边已经睡了过去的向珊和钱芳,随即又抬头四下观察。
    就在她抬头的瞬间,一抹身影出现在她眼前。
    “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声音,郝宝贝精神一凛,隐晦地低头看他的手指,眼神一缩,又抬头看向来人,笑了笑说道:“没事,我儿子困了,睡一会儿就好,你忙吧。”
    来人头上戴着棒球帽,脸上还戴着口罩,身上穿着冷饮店里的店服,眼睛笑成了一条缝,可郝宝贝还是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冰冷和仇恨。
    很显然,她猜的没错,果汁里下了迷药,而下药的人就是他。
    郝宝贝在看见他的瞬间就认出了他是谁,f市那个让她送进监狱的人贩子——周生。
    是他,没有错的,他的眼睛告诉了她他是谁,前五年就在京都的一家酒店里见过他,他到现在还没有离开。而现在又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她最糟糕的时刻,这次要危险了,希望小白能早点到。
    廖凡白在接到郝宝贝的电话后就意识郝宝贝现在有危险,而他的儿子和他妈还有岳母现在都跟她在一起。一股冲天的杀气迸发而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摒住了呼吸,一点声都不敢出。
    廖凡白立即取消了会议,边往外走边给冯天和丁家兄弟打电话,让他们吩咐手底下人,尽快赶到华源商场,而他自己则是亲自开车前往。
    老婆,坚持住,我马上就来!
    廖凡白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踩下离合,车子飞驰而去。
    郝宝贝笑的有些勉强,强烈恐惧让她心直突突,就是在第一次去森林里训练时她都没有这么怕过,哪怕是第一次面对恶狼,第一次面对眼镜蛇,第一次面对美洲豹,第一次杀人,她的手都没有抖过,可是现在,她手抖的厉害,身体也开始抖了起来,她是真的怕了。
    她的软肋就在身边,面前的这个男人又和她有不共戴天的仇恨,如果他认出了她,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也就罢了,可是她怕他会动阳阳和向珊、钱芳,如果他们落到他的手里,他们是不会好过的。
    人贩子周生拉下口罩,身体又往前探了探,笑着说道:“还认识我吗郝宝贝?很意外在这里见到我吧?你很怕?可是我却很开心,郝宝贝,你的报应到了,当年的仇我是不会忘了的,没有你,我也变不成今天这样。我等今天已经等了十八年了,该到了还债的时候了。”
    郝宝贝眼神迷离,为了保持清醒,又一次伸手掐向大腿,疼痛的瞬间也让郝宝贝再一次清醒了点,可身上却一点力气都没有。
    怕周生看出她的状态不好,会立即做出伤害她们的事,郝宝贝紧紧地搂住了廖正阳,让他更加靠近自己,抬头笑着对周生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请你离我远点,不然我喊人了。”
    周生依然笑的温和,“喊人也没用,你没见到这里没人了吗?”
    郝宝贝一惊,猛然抬头看向四周,刚刚还有20多人的休息区里只的他们几个人在,休息区四周让一条黄带围住,还有边上立了一个牌子,牌子背向她,她看不见上面写了什么,可郝宝贝知道那上面的内容就是这里没人的原因。
    郝宝贝面色冷了下来,不再与他周旋,“你想干什么?这里是京都,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心里有数,我出了事你也跑不了。”
    周生不在意地摆摆手,“我既然出现自然是能离开,这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现在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说完,周生快速地从衣服兜里拿出块手帕抬手就想捂住郝宝贝的口鼻。
    郝宝贝看到周生动了,就知道他要迷晕她,这里只有她还清醒着,不迷晕她他是无法顺利地进行下一步的。
    郝宝贝使出全身的力气向周生胯下踹去,周生正好半蹲在地上,这一腿实成的踹到了他的胯下,使得他捂着胯下倒地哀嚎。
    周生没想到郝宝贝反应会这么快,也没想到她都中了迷药了还能保持清醒,就算是醒着也没想到她力气还能这么大,所以他才想上前用迷药将郝宝贝彻底迷晕,从而才会受了伤。
    郝宝贝眯着眼喘着粗气看向地上翻滚的周生,这一脚几乎用尽了她所的力气,如果他再冲上来,她可没有力气对付他了。
    毕竟她不是真正的特种兵,没有在部里接受过药物类的强化训练,就是身体素质再好也扛不住大剂量的迷药。
    郝宝贝眼前越来越黑,强烈的睡意让她恨不得现在就立即入睡,可眼前的危险又让她必须保持清醒,郝宝贝只有恨心再次掐向大腿,并且这次没有再松手。
    “呵呵,真是笨蛋,她都这样了还搞不定。”
    一声悦耳的女音在周生旁边响起,郝宝贝费力抬头看向来人,等她看清是谁时又是一阵苦笑。
    天要亡她!今天有场硬仗要打了,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等待她的只能是被动挨打,她只能盼着廖凡白能快点到,不然她们几个全都有危险。
    已经离去又回来的刘艳不屑地低头扫了眼周生,向身后摆摆手,另一个女人带着一四个男人走了过来。
    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的“咔咔”声,让郝宝贝扭头看向来人,随后郝宝贝笑了。
    特么的!来一个不够,来一双还不行,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死对头,看来今天是真的跑不掉了,前面的女人是米静婉,她可以忽略不计,可她身后的四个壮汉却不行。
    米静婉笑的甜美,慢慢越过刘艳走向郝宝贝,伸手一个巴掌落到了郝宝贝的脸上。
    “这是你欠我的。”
    随后弯腰就要抱起郝宝贝怀中睡的正香的廖正阳。
    郝宝贝被米静婉这一巴掌打的头晕眼花,本就睡意渐浓,现在更是恨不能立刻睡过去,可是米静婉想伸手抱廖正阳的举动,让她下意识地紧紧地将廖正阳搂进怀里不松手,随着米静婉的发力,郝宝贝流下了眼泪。
    “不,你不能,有事冲我来。”
    米静婉没有说话,而是更加用力抢夺廖正阳。
    郝宝贝怕廖正阳在抢夺的过程中受伤,只好慢慢松手,可她手指依然死死地攥着阳阳的衣角不肯放松,长长的指甲透过衣服的布料已经抠到了手心里,可她没感觉到疼,只有锥心的疼痛。
    她的儿子要保不住了。
    米静婉冷笑一声,“再不松开我现在就掐死他。”
    郝宝贝抬头看向米静婉,狰狞的面孔让她看起来是那样的丑陋,瘦弱的身躯里爆发着邪恶的力量,这个女人真的疯了。
    郝宝贝微喘着粗气低头看了眼怀里的廖正阳,就在这个时候米静婉不耐烦了,发力将廖正阳抢到了怀里。
    米静婉不屑地扫视了郝宝贝一眼,“哭有什么用?早知有今日何必当初呢?”
    不理会郝宝贝的痛哭,米静婉转身将廖正阳交给身后的四个男人中的一个,向他点了点头。
    “这就是廖凡白的儿子,现在交给你们了。”
    接过廖正阳的男人点点头,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向冷饮店走去。
    被强行夺走廖正阳的郝宝贝无力地躺在地上,她现在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别说米静婉,就是一个孩子都能将她推倒。
    郝宝贝哭倒在地面,被打的右脸挨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让她身体好过了点儿,可心却逐渐冷了下来。
    廖正阳被抱走了,从米静婉刚刚的话语中判断,这些人是有预谋的,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廖正阳,而她不过是顺带的。
    不用想了,这些人要绑架她儿子,向廖凡白索要赎金。
    昏迷的小孩子好带走,三个大人要是昏迷了可不好带出商场。
    这些人好大胆,在人山人海的商场就敢这么做,说他们背后没人她死都不信。
    是谁?是谁要这么做?
    郝宝贝来不及多想,小腹上就挨了米静婉一脚。
    “唔~”
    郝宝贝闷声一哼,得到的是米静婉疯狂的笑声。
    “哈哈哈,郝宝贝,你也有今天,当年你把我弄出学校时没想到吧?你找人把我弄进医院,你当我不知道?就算不知道,就算我再傻,一次又一次地进医院也该清醒了。我知道我得罪了你,所以只有你会这样报复我,我装疯卖傻到现在等的就是今天。好在你后来没再动手,我安全地在家里呆了一年才逐渐确定你没再派人跟着我,不然我也不会找到机会报复你。郝宝贝,你有今天全是你自己作的,你别怨我。”
    郝宝贝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看向米静婉,“所以呢?为了报复我和人合伙抢走我儿子?你们的目地呢?要钱?还是要命?刘艳已经没钱了,想从她那里得到好处是不行了,你找谁要钱?不会是白干吧?”
    郝宝贝试着想引出他们背后最大的头目,可却让刘艳打断了。
    “郝宝贝,我亲爱的表妹,你不用再试探了,我们什么都不会说的,我们的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说完,刘艳狠狠地朝郝宝贝小腹上踢去,随后而来的是刘艳、米静婉和已经站起身气急败坏的周生三人的拳打脚踢。
    郝宝贝躺在地上,抱头躬身蜷缩成一团,任由他们施暴,内心却在无声的呐喊:小白,你在哪儿?
    此时的廖凡白正驱车向华源商场赶,车子飞速地在马路上行进,在一个转弯的路口,一辆大货车挡在了路中间,心急的廖凡白车速过快,虽然踩了刹车,也没能让汽车完全停下,车子拖行了十多米后,廖凡白猛打方向盘将副驾驶室一边直接撞到了货车一侧,猛烈的撞击弹出了安全气囊,也救了他一命,可也让他晕了过去。
    另一边的丁家兄弟正陷入车阵中,中午的阳光正足,也没挡住五一长假出行人的热情,马路堵的厉害,他们想出都出不去。
    丁家兄弟一边果断下车,每辆车安排一个人手,其他人向华源商场跑去,一边给廖凡白打电话,几个电话都打不通后丁家兄弟就知道廖凡白那边也有可能出事了,又改给佟寒安和薛千易打电话,告诉他们这边发生的事情后又急速向华源奔袭,而这里离华源太远,就是急速前进也要跑半个小时。
    薛千易和佟寒安正在星月和洪源初开会,查星月的账目,接到电话后两人立即起身分别向华源和廖凡白去华源的路上赶去。
    冯天先后接到了廖凡白的两个电话,还没等他安排好人去查刘艳,廖凡白就又让他派人去华源。
    冯天嘴角抽了抽,透过玻璃窗抬头向华源的方向望去。
    一个在京都最南,一个在京都最北,从这里到华源没两个小时是到不了的,就是不堵车也遇不到信号灯也要一个多小时,这让他怎么在最短的时间到那。
    冯天头疼地揉了揉额角,吩咐手下人去开车,准备按廖凡白说的去华源商场。
    郝宝贝承受着三人的拳打脚踢,于她而言他们的力道并不重,她与那些特种兵对打时承受暴击的力量可比这强多了,可架不住她现在身上无力,全身的肌肉调动不起来防守,再加上他们心中对她恨意滔天,他们下手的力道更重,对她的伤害也加强了,不多时郝宝贝的嘴角就溢出了鲜血。
    郝宝贝抱着脑袋感受他们落在她身上的拳头和大脚丫子的力度,心中在盘算着廖凡白到这里的时间。
    从廖氏到这里车开要45分钟,就是开的再快也要半个多小时,从她打电话到现在才过去不到20分钟,廖凡白根本就赶不过来。
    郝宝贝现在无比后悔出门时没带上保镖,她以为这里是京都,治安再差也不会出这种事,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实施绑架。如果她早知道就不会让廖凡白撤了身边的保镖,让自己和母亲、儿子陷入危机中。
    她应该适应的,适应每时每刻身边都有保镖在,她身边的亲人都没有自保能力,只要有心人稍加注意就会找出这个破绽。
    不行,她得自救,阳阳已经被抱走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去追阳阳就危险了。
    郝宝贝静下心在等待,她现在身上还没有多少力气,脑袋也有些眩晕,可是被刘艳他们打的想睡觉的意识已经过去了,她只要再等等,等他们打累了,等她的力气再回来一点,就是她反击的最好时机。
    两分钟后三个人终于打累了,在米静婉最后踢了她好几脚后停了下来,而刘艳却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把匕首,慢慢走向郝宝贝。
    “表妹,你知道吗?我之所以这么嫉妒你,不只因为你学习好,把我所有的光芒都抢走了,也不只因为你有一对好父母和姥姥姥爷,还因为你这张脸,这张讨厌的脸。它太漂亮了,漂亮的让人嫉妒,漂亮的让我想要毁灭。表妹,乖一点,我下手会轻一点的,让我先插一刀再划破你的脸就行,只要两刀就够了。别想着反抗,我的时间不多了,已经有人察觉到不对了,再不下手我可就走不了了,我们是亲戚,我是你亲表姐,你不会想看我进监狱吧?”
    郝宝贝正忍着身上的疼痛,也被刘艳的一番话说的无语了,身上的疼痛也减少了,只是胃里不舒服,反胃的厉害。
    呸!打我骂我抢我孩子还要毁了我的脸,还来让我同情你,放你离开,你脸咋这么大呢?还亲戚?呕!可恶心死我了。
    郝宝贝的内心世界没人关注,现在唯三个还站着的人正盯着刘艳手里的匕首兴奋地等着将它插进郝宝贝的身体里,割破郝宝贝的脸蛋。
    郝宝贝抱着双臂斜眼扫向三人的位置,刘艳离她最近,周生最远,米静婉狞笑着站在刘艳的左后侧,不远不近。
    郝宝贝心里有了数,闭了闭眼,在刘艳举刀想要插进她右手臂的时候郝宝贝动了。
    郝宝贝翻身而起,伸手握住了刘艳的右手,用力向右一掰,然后向下压去。
    “啊~”
    “当啷~”
    刘艳的手腕被郝宝贝钳在手中,手腕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松了手,匕首掉到了地上。
    郝宝贝没有理会她的喊叫声,用力将刘艳拽向自己,借着她的力道起身的瞬间,右肩撞到了刘艳的小腹处。
    刘艳被撞倒在地,握着右手腕在地上翻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