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79多了个干娘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见郝志文和向珊走到了郝老爷子那里聊天,微微一笑,拉着廖凡白也走了过去,路过马意时还特意看了她一眼。
    马意眼神一缩,又躲回了郝静的身后。
    郝宝贝皱皱眉,没和她说话,直接走了过去。接下来的一天气氛有些尴尬,郝老爷子不怎么说话,基本上是问一句答一句,不问就不吱声。郝志文就像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该说说该笑笑,还和郝志强郝志立两人喝了不少的酒。
    最坐立难安的当属郝静一家子,马超一句话不说,低头吃自己的,马意总是小心翼翼地盯着郝宝贝看,见她回过头来看她,就赶紧低下头。全程一句没说的只有常亮,这个后到这个家的大姑爷是一句话都没有,吃了两口饭就借口有事先走了。
    郝志强一家和郝志立一家几口是食不知味,只能听着郝志文兄弟聊天,不时看一眼郝宝贝。
    郝宝贝压根就不关心他们怎么想,廖凡白就不更不关心了,一心将老婆照顾好,将她喂饱,对所有的注视全部无视,只对郝宝贝露出笑脸。
    一顿饭下来除了郝志文一家所有人都吃的胃疼,终于等到了半夜吃完饺子,郝志文起身毫不留恋地离开了,向珊扶着郝宝贝紧随其后。
    廖凡白是最后走出郝志强家的,临走时廖凡白回头看了众人一眼,微微点点头。
    “今天打扰了,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来了,希望各位能生活的愉快。”
    廖凡白转身想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回身道:“其实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郝家的事,知道她一直受欺负,很心疼宝宝。可以前我没有立场说话,现在不一样了,我是她丈夫,她的安全归我负责,今天的事不会这么算了,刘艳以后的生活已经注定了,我是不会留手的。做为她的亲人,我想你们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宝宝报,希望你们以后不要怨宝宝,有什么事冲我来。马意,你以前的所做所为我一直记得,记住了,别让我抓到你的小辫子,再有下一次,我会让你有和刘艳同样的下场,不信,我们就拭目以待。别触犯我的底线,否则后果很严重,你承受不起。”
    话毕,廖凡白看也不看一屋子人的脸色,冲着郝志强微微鞠了一躬,转身走了。
    郝家众人是想法廖凡白没空理会,有那时间还不如哄媳妇睡大觉,养好身体才能顺利地生产,他也能放心不是?
    郝志文一家回了酒店,与向家二老和向东向南两家人聚首。
    向家二老今天是和早上赶来的向东向南两家人过的,两家人在酒店里要了一桌子菜,在餐厅里吃完饭又带着向家二老在酒店的保龄球馆和游泳馆玩了好几个小时,到了晚上八点还和其他住客同酒店员工一起联欢,郝志文他们回来时向家二老也是才进屋。
    郝志文神色如常,将刘艳差点撞上郝宝贝的事跟向家二老讲了,向家二老和向东向南都气不行,可刘艳是郝志文的外甥女,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态度冷冷的,不和郝志文说话。
    向珊自然不能干看着,又把郝志文在郝志强家说的话说了一遍,这才让大家的脸色好点。
    倒是郝志文毫不在意向家众人的态度,只是可惜了他送的年礼郝静收下了,只有郝筝那份拿了出来吃。
    接下来的几天郝志文没再提郝家一句,积极地陪着向家二老开始在各家走亲戚,三个闺女没落下,三儿子向西那里也没落下,平房那里没多呆,时间不够,只呆了半天就走了。
    原定去郝志立那里呆一天的计划泡汤了,郝志文连提都没提,初四下午拉着众人坐火车回了京都。
    初五一大早郝志文就开始收拾东西,相比给郝家众人带的年礼给廖家和十几个老爷子的就好看多了,也体现出他们的心意。
    郝志文和廖凡白一人开一辆车到了军区大院,先送了郝宝贝和向珊、向家二老到廖家,然后开车到各家送年礼,送完一家再开到下一家送,等全走了一圏郝志文和廖凡白才把给廖家的东西搬下车。
    今天不止他们一家回来了,就连郝战也到廖家过节,而且还不止他一个人,在他身边居然坐着一个大美女。
    郝宝贝一脸惊奇地瞪眼瞅着这个美女半天,直到郝战没好气地拍了她一巴掌才回过神儿。
    郝战刚动完手,就感觉一股凉气冲他袭来,抬眼一瞅,廖凡白正瞪着他,眼里的冰冷能让人打个冷颤。
    “宝宝怀孕呢。”
    郝战好笑地点点廖凡白,跟一边的美女说道:“这个,这个没礼貌的臭小子就是我大儿子,旁边的是我闺女,现在两人结婚了,这不,连孩子都有了。”
    郝战此话一出,皱眉的人不只廖凡白和郝宝贝,还有郝志文向珊几人。
    儿子闺女都不是亲的,亏你能说的这么顺口,他们这些孩子都是干儿子干闺女好吧?他们这些年就白养了儿子闺女了?怎么转眼就成了你儿子闺女了?
    几个大人不好跟郝战计较,而且一听就知道他是在逗廖凡白和郝宝贝四人,还有就是他真拿他们当亲闺女儿子,跟亲生的没有什么区别。
    廖凡白皱眉不说话,可郝宝贝却胆大的直翻白眼。
    “干爸爸,在叫我们之前还是带上个干字吧,免得以后的的弟弟妹妹吃醋,说我们跟他(她)抢爹。是吧?吴老师?”
    被郝宝贝叫做吴老师的美人闻言微微一笑,看向郝宝贝的眼神中带着喜爱和好奇,随后冲郝宝贝点点头,又看向郝战。
    “真没想到,文学系第一美女高材生郝宝贝居然是你的干女儿,看来你没说谎。”
    郝战骄傲地扬头,“那是,我什么时候说过谎话啊?”
    吴老师又是微微一笑,白了郝战一眼,又看向了郝宝贝和廖凡白。
    郝宝贝眼睛晶晶亮地看向吴老师,眼带八卦,眼神来回在郝战和吴老师身上扫过,最后会心一笑。
    “吴老师知道我?是我干爹说的?”
    郝宝贝虽是说的问句,可口气却是肯定的。
    吴老师点点头,“不止是你,廖凡白也见过,你们可是b大的风云人物,想不认识都难。”
    郝宝贝点点头,“这点我承认,谁让我家小白颜色太好,太吸睛呢!”
    吴老师笑的更开心了,“你和我听到的不一样。”
    郝宝贝疑惑地眨眨眼,“不一样?哪里不一样?外面怎么传的?”
    吴老师摇摇头,“外面都在传你为人冷淡高傲,只对你的几个朋友有笑容,其他人你都不放在眼里,现在看来事情并非如此。”
    郝宝贝来了兴趣,向前探了控身子,“哦~,那吴老师说说,我是什么样的人?”
    吴老师将耳边的碎发向耳后别了别,“你这个人看起来很高傲,可与你相处时间长了就知道你是个很随和的人。的确,你为人很冷淡,可是却对家人和朋友热情如火,说白了,你这个人是个外表冷漠,实则内心火热的人,只要真心待你,你会为对方赴汤蹈火。”
    郝宝贝笑了笑,身后靠在沙发上,扫了眼一边笑的跟个傻子的郝战,又看向了吴老师。
    “我干爹跟你说的吧?真是有了干娘忘了闺女,为了讨好你就把我给卖了。”
    一句干娘叫的吴老师脸色微红,不好意思地瞄了眼身边的郝战。
    这些话的确是郝战和她说的,可他说这些的时候还说,知道了郝宝贝和廖凡白四人的性格,就知道以后要如何与他们相处了,毕竟,郝宝贝说的没错,她也算是他们的干妈。
    想到这里,吴老师的脸就更红了,如同绽放的百合,清雅明丽。
    吴老师长的非常有味道,她不是那种一眼就觉得非常漂亮的女人,而是如同醇香的美酒,越看越好看,越看越移不开眼。她身上自带一种气质,郝宝贝看到她就想起了小时候在少年宫里教她古筝的秦老师,都是那种自带仙气的美人。
    吴老师不是教郝宝贝的,她是b大外语系的,郝宝贝之所以认识她,全因为她名声在外,她是b大最年轻的副教授,去年博士毕业,是个真正的女博士。而且每年学校搞年会、文艺汇演和各种活动都少不了她的翻译和主持,在b大她可是个名人,b大的学生就没有不认识她的。
    她这样一个美女博士是怎么和干爹认识的呢?他们之间是什么时候开始有交集的?她在b大呆了三年,她怎么不知道他们认识。
    郝宝贝突然想起了她在大一时郝战来看她的那一回,那次他站在学校门口失神了好久,她一直想知道他在看谁,可时间一长她把这事给忘了,现在看来,她家这个狡猾的干爹早就盯上了吴老师。
    郝宝贝似笑非笑地看向郝战。
    “干爸爸,咱好好聊聊呗,说说你和未来干娘的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郝战冷哼一声,拉过吴丽萍的手放在手心里揉搓,弄的吴丽萍直不好意思,白了郝战一眼,抽回了自己的手。
    郝宝贝见郝战不说,眼神闪了闪,看向廖凡白。
    廖凡白正玩着郝宝贝的一绺头发,见郝宝贝回过头看他,微微摇了摇头,让她别管。
    郝宝贝虽然有些纳闷,可既然廖凡白让她别再问,她也就没再说下去。
    几人在楼下聊了会儿天,廖老爷子才下楼,一边下楼一边指着廖楚欲的脑袋骂,在看见郝宝贝后立马变了脸,满面笑容地快步走到郝宝贝身边将人拉住。
    “宝宝来了?怎么没人告诉我一声?什么时候到的?坐车晕不晕?身体还好吗?肚子里的小丫头没闹你吧?有什么想吃的就说,让小凡给你找去,他要敢不听话给你找,爷爷替你揍他。”
    郝宝贝听的哭笑不得,不说廖凡白一直把她放在心尖上宠,她想吃什么他给弄什么,就说廖老爷子认定了她肚子里的这个是女孩儿就让人笑上半天的。
    廖老爷子是得多喜欢女孩儿呀?刚怀上才五个多月就惦记上,要是生个男孩儿还指不定多失望呢!
    郝宝贝拉着廖老爷子安抚,委婉地劝说廖老爷子别抱太大希望,怕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可廖老爷子不听,一准认为郝宝贝肚子里的是女孩儿,把郝宝贝都弄没辙了。
    廖老爷子和郝宝贝说了一会儿,又拉着向家二老聊天,最后倒是赖上吴丽萍了,拉着她说郝战的坏话,让她赶紧和郝战分手,他给她找个更好的。
    郝战气的直翻白眼,要不是吴丽萍回过头用眼神安慰他,这时都要拉人走了。
    薛千易和佟寒安有些日子没见郝宝贝和廖凡白了,再加上一个能闹腾的廖成杰,五个人凑在一起说了半天话,很快薛千易和廖成杰就坐不住了,这两人都闹腾,凑在一起天都能捅个窟窿,现在在一起了,还不好好折腾一番?
    廖家老宅里热闹非凡,到了晚上8点多才陆续离开。
    廖老爷子有些日子没见郝宝贝了,死活不让她走,廖凡白无奈只得陪郝宝贝留下。
    钱芳和廖楚生两人没事干,想着趁着这段时间多陪陪廖老爷子,于是也跟着留了下来。
    郝宝贝在廖老爷子的紧迫盯人下待了三天,说什么都不想再待下去了,以去廖凡白公司实习为借口赶紧跑路。
    廖老爷子依依不舍地送郝宝贝离开,在郝宝贝保证两三天就会回来看他后开心地回了家。
    郝宝贝松了口气,和廖凡白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郝宝贝就和廖凡白又一次去了星月上班。
    这回郝宝贝一改之前懒散的状态,直正投入到了工作中,吓的廖凡白每天提心掉胆,就怕她出什么意外。
    要说郝宝贝有这个状态全靠吴丽萍的点醒。
    年初五见过吴丽萍以后郝宝贝突然意识到现在她太懒散了,完全忘了以前定下的目标,虽然还怀着身孕,身体笨重了很多,可这并不影响她适当地活动啊!别人能在怀孕期间正常上班,为什么她就不行?她完全可以在星月里干些力所能及的事,把实习分先挣到手,顺便积累些经验,等她毕业了就可以在星月里一边上班一边读研,研究生毕业就想办法留校,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多多练习讲演,多多看书,积累知识,以便以后能顺利地留校任教,为以后做好准备。
    原先定好的去孕妇班也不去了,郝宝贝还是决定去星月帮廖凡白。
    郝宝贝认真起来了,这让薛千易和佟寒安郁闷不已,因为廖凡白以郝宝贝是个孕妇都来上班了,你们难道还不如一个孕妇为借口把他们扣在了公司上班。
    两人一上班,廖凡白就给两人一个新的任务,研究开发一款追踪定位软件,其最终目标为追踪定位器只有高梁米粒大小,只能小不能大。
    为了研究的方便,廖凡白给他们弄来了世界上最先进的追踪定位器,让他们拆解研究,并且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全扔给了洪源初,和他们一起投入到新的研究中去。
    郝宝贝由名义上的总裁助理换成了总经理助理,跟在洪源初身边帮忙。
    郝宝贝的学习能力和适应能力不是盖的,用了一个多月就全面上手,将洪源初的行程安排的井井有条,各项事宜也是做的滴水不露。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只是郝宝贝却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之处。
    郝宝贝一边摸着肚子一边疑惑地盯着肚子发呆。
    她不爱去医院孕检,怕辐射太多对孩子不好,在确定了自己身体和孩子都很健康后基本没怎么去过医院,可她现在却想去了,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和她想的一样。
    廖凡白洗漱完进屋,就看见郝宝贝心不在焉地盯着肚子猛看,他疑惑地走上前坐在她身边,将郝宝贝搂进怀里。
    “怎么了?孩子又闹你了?”
    自从有了第一次胎动,郝宝贝没事就爱摸肚子,想时刻感受孩子的状况,因此她总是不自觉地摸肚子,尤其是孩子在她肚子里面动的厉害的时候,就更是摸个不停,有时孩子不消停疼的她直裂嘴也要摸着肚子。
    郝宝贝摇摇头,抬头看向廖凡白。
    “小白,你明天有时间吗?我想去医院看看。”
    廖凡白听她要说去医院,立即紧张起来。
    “你不是不想去医院吗?是不是有什么不对?疼的厉害?还是有别的原因?”
    郝宝贝皱眉摇头,“没有,你别担心,我只是觉得肚子有些太大了,我怀疑自己怀的是双胞胎。”
    廖凡白愣住了,低头看向郝宝贝的肚子。
    好像是大了些,可也不像是怀双胎的样子,他看过怀双胞胎是什么样,那肚子可比郝宝贝的大多了。
    “应该不能,你肚子不太大,只是比正常的孕妇大了点,应该是营养吸收的太好的原故。老婆,你不用担心,我们明天去看看。”
    郝宝贝点点头就要往被窝里缩,廖凡白没让,直接把人又拉了出来。
    “乖乖坐在这里别动,我去打水给你泡脚,不然晚上抽筋的厉害你又该遭罪了。”
    郝宝贝没有反对,乖乖坐在床边不动了。
    五个多月起她就开始腿抽筋,抽起来疼的她直叫唤,廖凡白心疼的不行,天天睡半道觉起来给她揉腿肚子,有时一夜得起来三四回,这样来回折腾,一夜也睡不上几个小时,他这些日子都有黑眼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