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76将宠妻进行到底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洪源初拿着一摞文件走进廖凡白的办公室,头都不抬,熟门熟路地走到廖凡白的办公桌前开口道:“这些今天都要看完,签完……”
    洪源初正说着,就见办公桌后坐着的人换人了。
    郝宝贝往嘴里塞了颗大枣,伸出爪子跟洪源初招了招手,笑容灿烂的差点闪瞎洪源初的狗眼。
    卧槽!老板变人了怎么他不知道?廖凡白人呢?
    洪源初先是跟郝宝贝点点头,后又开始在办公室里寻找廖凡白。
    还行,廖凡白藏的不是很隐秘,在翻过了垃圾山,趟过果皮平原后终于在会客的沙发一角找到了他的老板。
    廖老板正趴在茶几上奋笔疾书,前面一堆的书本和一台笔记本电脑挡住了他整个人,也挡住了他和洪源初的视线。
    廖凡白头都不抬地开口说道:“有事就赶紧说,我正写论文呢,没时间搭理你。”
    洪源初颇为欣慰,行,还知道要自己写论文,这一定是看他太累了想给他减轻负担。
    洪源初向前走了两步,低头不经意间扫了眼茶几上的书本,眼神一缩,差点鼻子没气歪了。
    “你什么时候改学文科了?这就是你要写的论文?你也不怕毕不了业?”
    廖凡白抽空抬头扫了他一眼,“想什么呢?我的毕业论文不是让你写的吗?”
    洪源初愣了,“那你这是干什么呢?”
    廖凡白理所当然地回道:“这是宝宝的。”
    洪源初气的想把手里的文件都扔他脸上。
    “你没时间写论文让我来写,你却在这儿给你媳妇写,你当我傻的?”
    廖凡白点点头,“你可不就是傻的吗?我不写难道让宝宝来写?她正怀着孕呢,不能离电脑太近,有辐射。”
    洪源初眨眨眼,回头看向霸占廖凡白的办公桌和老板椅外加一台电脑,躺在上面边吃边追韩剧的郝宝贝。
    “那她干什么呢?追韩剧就没有辐射了?”
    廖凡白不耐烦地指了指郝宝贝身上穿的防辐射服。
    “那不穿着防辐射服呢嘛,你到底有事儿没事儿?”
    洪源初又愣了一瞬,不敢置信地问道:“穿了防辐射服只能追韩剧写不了论文?你蒙我呢!不行,你自己的论文自己写。”
    廖凡白叹了口气,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笔,像是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样看着洪源初。
    “她一个孕妇,你跟她计较什么?她怀孕了,你还怀孕了?”
    洪源初一噎,扔下一堆的文件转身就走。
    这特么的没法聊了,聊天能往死里聊的除了佟寒安还有一个廖老板,总能两句话就堵的他哑口无言。
    洪源初死心了,他这辈子都别想和郝宝贝争宠了,还没争呢这条路就让廖凡白给掐死了,弄不好他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听话点老实去写论文吧!
    郝宝贝看着洪源初的背景眨眨眼,嘟着红唇问道:“老公,洪哥好像生气了,是因为我吗?”
    廖凡白被郝宝贝一声老公叫的心都要化了,立即起身走到郝宝贝身边将人抱进怀里坐回他的老板椅上,摸着郝宝贝的秀发说道:“没有,不用理他,他没跟你生气。”
    郝宝贝点点头,塞给廖凡白一颗红枣做奖励。
    “那行,你忙去吧,我继续看电视剧。”
    被喂了甜枣的廖凡白心满意足地继续埋头奋战,不但要在今天把论文写完,还得把桌上的一堆工作做完,争取再把明天的事做一半,这样明天就能陪着媳妇去医院做孕检了。
    过了元旦廖凡白终于不再吐了,而郝宝贝也在这两个月整整胖了一圈,四个月大的肚子还不怎么显,可人却看着笨掘了很多。
    郝宝贝不高兴了,她怎么能胖呢?就是怀孕也要做个最美的孕妇。
    于是,郝宝贝又开始了新一轮的作妖。
    “小白,我们去报个培训班吧。”
    这天晚上洗完澡,廖凡白还没等上床就听到媳妇的新计划,当即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郝宝贝。
    廖凡白感觉要不好,还没等他反应,郝宝贝又开口了。
    “我记得有孕妇培训班,里面教怎样做个好妈妈好爸爸,怎么照顾刚出生的婴儿,还教孕妇做瑜伽操,我觉得挺好的,你觉得呢?”
    郝宝贝眯起眼睛看向廖凡白,危险的信号让廖凡白如坐针毡。
    媳妇这是什么意思?她要去?为什么?孩子生下来根本就不用他们来带,家里六个老人轮翻看着就行了,就她想碰孩子恐怕都碰不到,那为什么要去孕妇培训班?
    好在廖凡白的智商一直在线在,立即意识到这事儿有点不对,回想这两天媳妇接触的人和事儿,又把媳妇每天的行为捋一遍,很快得出了结果。
    媳妇是嫌自己胖了。
    自觉已经摸到郝宝贝的脉,得到了结果的廖凡白心里有底了,赶紧趁此机会表忠心。
    “行,人家有的咱家也得有,人家当爹妈的都去培训了,咱差啥呀!就这么定了,老婆你说的算。虽然做瑜伽操有点过了,可为了老婆你的健康,去也行。只是老婆,你现在已经很瘦了,做的时候悠着点,别冲着减肥去,再瘦我就该心疼了。”
    廖凡白说的特别真诚,表情严肃的郝宝贝都开始相信他说的是真的,照着镜子看自己的身材。
    “是吗?可我总觉得自己胖了。”
    廖凡白从后面将郝宝贝圈进怀里,贴上她的后背说道:“没有啊!我觉得还和以前一样,你看,我抱着你的手臂是到这里,以前也是如此,我天天抱你,难道我还不知道你胖没胖吗?”
    郝宝贝左右转了一圈,点点头,“行吧,你说没胖就没胖,可是培训班还是得去。”
    廖凡白立即表态,“那当然,这个得去,得好好怎么当爸妈才行,不然孩子出生了我们都不会照顾不是让人笑话吗?还是老婆你细心,什么都想到了。……”
    廖凡白给郝宝贝一顿夸,好听话不要钱似地往外甩,终于把郝宝贝安抚住了,等到郝宝贝躺下睡着了,廖凡白长舒一口气。
    我的妈啊!幸亏自己不是傻的,不然今天晚上有的忙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郝宝贝就想去报名,半道让向珊拦下了。
    “等过些日子再去吧,今天过年我们回老家过,你和小凡有时间也回去吧。你大舅他们今年都回去,还得去你爷爷那瞅瞅,去年就没回去,也不知道你爷爷生没生气。”
    郝宝贝虽然不想见郝老爷子,可是大舅他们却是有几年没见了,她还是想回去看看的,于是点头同意了。
    廖凡白趁此机会赶紧跟向珊告假。
    “妈,我们结婚时也没去旅行,现在宝宝这胎也稳定了,我想带她出去走走,等过年时直接回老家。”
    向珊瞅了眼大着肚子的郝宝贝,担忧道:“这能行吗?会不会太累了?要不等生完孩子再去?”
    廖凡白微微一笑,“没事的,我们自己出游,也不是跟团走,到了地方就住酒店,休息够了再出去玩儿,累了就回来,不会有事的。生完孩子宝宝身体弱,还是在家休息的好,孩子也需要她照顾,到时候就更没时间出去了,我们也不舍得呀!”
    向珊知道廖凡白心细,他照顾闺女比她还细心,于是点点头,“行,你们看着办吧,记得过年时回家就行,只是那边的房子都卖了,这回回去得住酒店了。”
    廖凡白和郝宝贝对此没有异议,住哪儿都一样,反正也呆不了几天。
    廖凡白很快订好了机票,走之前特意给郝战打了电话,得知这时亚马逊雨林里没有哪个国家的人训练,干脆又连着订了好几张机票,直接飞到亚马逊雨林周边的b国,从那里租飞机进入到亚马逊雨林。
    郝宝贝觉得反正也要在年后去培训班,过年前的这段时间出去玩玩也好,于是也没有反对,尤其是能去雨林里看黄河,这就让她更高兴了。
    郝志文又一次刷新了对廖凡白宠妻的认识,都这么大肚子还依着闺女性子到处跑,还真是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呀!
    钱芳和廖楚生对于此事抱着随便的态度,既没有反对,也没有支持,完全随他们自己,只要注意安全就行。
    廖凡白和郝宝贝只准备了几身随身的衣服就走了,薛千易和佟寒安知道他们要去旅行,也不好跟着,毕竟他们是夫妻,也需要单独相处,所以两人都老实呆在家里当孝子,没有跟着一起去。
    廖凡白和郝宝贝辗转坐了三天的飞机终于到了雨林边缘的b国,主要是郝宝贝怀孕,廖凡白怕她受不了长途跋涉,特意半路上多呆了一天才起程。
    两人到了b国也没急着进入雨林,而是b国玩了好几天,才租用了一架直升机去往郝宝贝掌握的座标处。
    近些年来有大批的游客前往雨林旅游,因此b国特意为这些旅游的人准备了直升机,要想租用一架直升机还是很容易的。
    到了雨林上空,找到一处离座标最近的一处空地降落,廖凡白与驾驶员说好了第三天早上来接,就拉着郝宝贝进入了雨林深处。
    为了防止意外,郝宝贝先领着廖凡白挖开一处她藏武器的地方,整理了一番,发现这些东西保存还挺完好,郝宝贝又乐了。
    “小白,要是有一天我们吃不上饭了,就把这些东西都挖回去,去y国卖了,到时候一定能挣一大笔钱。”
    廖凡白被郝宝贝逗乐了。
    “可行了,你老公我别的不行,挣钱养家还是没问题的,用不着你来挖这些东西卖钱。”
    两人说说笑笑就到了目的地,找了一圈也没见黄河,郝宝贝有些担心,也顾不得去狩猎了,就想赶紧找到黄河。
    廖凡白见郝宝贝着急了,赶紧将人安抚住。
    “老婆,黄河没事的,我刚才看了,树屋里有毛发,应该是黄河的,还有,里面挺干净的,没什么灰尘,它应该还在这里没有走远,你不用担心。”
    郝宝贝愣了一下,点点头,相信了廖凡白所言。
    不信又能怎么样?她大着肚子也不好爬上去看啊,只能信了廖凡白所言。
    郝宝贝和廖凡白走到河边猎了头红鹿,拖回来生火给黄河烤肉吃,廖凡白还拿出来两块面包递给郝宝贝,让她垫垫肚子。
    鹿肉还没烤好,旁边的树林深处传来了动静。
    廖凡白将郝宝贝护在身后,警惕地向树林处看去,不一会儿就从树林里传来了脚步声。
    廖凡白没敢移动,将子弹上堂,等着里面的东西出来。
    不到半分钟,高大的树木下的草丛中冒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来,脖子上还挂着一个子弹头做成的项链。
    郝宝贝见到这个脑袋就松了口气,拍拍廖凡白的肩膀让他放松,向前走了两步,跟脑袋的主人招招手。
    “黄河,过来。”
    黄河扫了眼依然警惕的廖凡白,不屑地睨了他一眼,慢悠悠地迈着方步走了出来,走到郝宝贝身边亲昵地舔舔郝宝贝的手指,又围着郝宝贝转了两圈,趴在离火堆较远的地方不动了。
    郝宝贝也不在意,毕竟是野兽,和家养的宠物没法比,真和她亲热地又搂又抱,该担心的恐怕就是她了。
    再者说她也不希望这样,她希望黄河保持这样的状态,这样它可以在雨林里活的久一点。
    廖凡白眼睛一直盯着黄河,过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它伤害郝宝贝,反而还一直盯着他,只要他动一下,它就抬起头来看向他,要是他向郝宝贝的方向走去,还会站起来低吼出声,警告他离郝宝贝远点,不要伤害她。
    廖凡白被黄河弄的哭笑不得的同时也深深地被它感动了。
    它一个野兽居然能一直记得郝宝贝,还担扰她的安危,怕他伤害她,说明它的智商不低,也说明它对郝宝贝的感情很深。
    廖凡白彻底放松了下来,坐在火堆边专心为它烤肉,时间不长,鹿肉全烤好了,给郝宝贝撕下一块鹿腿上的肉扔给她,又将剩下的鹿腿都扔给了黄河。
    黄河低头瞅了眼鹿肉,又抬头向郝宝贝看去,显然是不放心廖凡白,怕他害它。
    郝宝贝冲着黄河点点头,指着廖凡白说道:“这是我老公,你放心吃吧。”
    黄河又转回头看了眼廖凡白,这才低头开始享用美食。
    两人一兽都吃了不少,又起身继续去狩猎,准备给黄河多烤点肉留在这里。
    到了中午天空下起了雨,廖凡白抱着郝宝贝爬上了树屋,而黄河也没客气,直接也跟着爬了上来。
    两人一兽挤在一个面积不大的树屋内,呆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才离开。
    一上午的时间郝宝贝尽情地和黄河亲热,享受这难得的相聚时光,而廖凡白也放心地将郝宝贝交给黄河来保护,一个人又给黄河打了不少的猎物。
    时间匆匆而过,第三天早上到了告别的时间,郝宝贝和廖凡白在黄河的目送下登上了直升机,向b国飞去。
    廖凡白和郝宝贝一路向华国进发,途中走过了不少的地方,看了很多不同于华国的风景,玩累了就找地方休息,两个人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尽情地——睡大觉。
    廖凡白真想做点什么,距离他开荤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五个月了,可看到郝宝贝那么累,又不忍心了,只能麻烦郝宝贝的五指姑娘来帮忙,弄的郝宝贝每次都不好意思,弄完就爆打廖凡白一顿。
    廖凡白身心得到了舒爽,精神头也上来,拉着郝宝贝各地乱窜,到了月底快过年时才回到华国l省省城,打车回了家。
    到了f市,郝宝贝就给向珊和郝志文去了电话,和他们汇合后就在酒店住了下来。
    向珊见到宝贝闺女安全回来了,先是问了问她的身体,又说起了向家和郝家的事。
    “你大舅他们没想回来的,回来也没地方呆,原想着去京都跟我们过年的,可知道我们要来f市过年,你大姨她们又都在这边,你大舅他们才决定要回这边来。我们都说好了,三十去你爷爷那,晚上回来酒店睡,这里离你大爷那不远,回来睡也方便。到了初一就去你大姨家,她家开饭店,吃饭也方便,还能着下这么多人。剩下的几天就去平房那呆一天,你二姨家呆一天,再去你二大爷那看看,初四晚上我们就回去,初五我们都去小凡他爷爷那过,晚上再回家。”
    郝宝贝点点头,对于向珊的安排没有异议。
    向珊皱了皱眉头,斟酌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这次过年刘艳也回来了,听说去年时间紧,她又刚去,就没回来,今年都适应了那边的生活,就想着回来看看。依我看,回来过年是假,她就是回来显摆来了,显摆她现在有钱有房,还有个留学生的身份。你后天见到她别理她,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离她远着点,你这怀着孕呢,别到时候趁你不注意推你一把,害你流产就糟了。”
    郝宝贝点点头,表示自己一定离刘艳远点,绝不让她离自己太近,向珊这才放下心离开。
    郝宝贝将向珊送出了房间,转身的瞬间周身升腾起嗜血的光芒,双眼迸发的杀意犹如实质般冲天而起。
    而一直呆在一边没说话的廖凡白也不论多让,眼里的寒光一闪一闪的,紧握的双拳青筋突显,周身的寒气如同雾气般缭绕,让人不敢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