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75廖凡白实力宠妻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日子吵吵嚷嚷的过完了十月,廖凡白见郝志文没完没了地气他,也不闲着了,誓要比老丈人更宠妻才行,把郝宝贝的宠爱争回来。
    想要郝宝贝更爱自己,那就得达成她的愿望,她的愿望是什么没有人比廖凡白更清楚了。
    廖凡白继郝志文疼宠郝宝贝之后开始不间断地讨好向家二老,继而变相讨郝宝贝的欢心。
    爷俩你来我往的斗的开心,郝宝贝、向珊和向家二老坐等看戏,享受这难得的欢愉时光。
    向家每天都热热闹闹的,钱芳家也不回了,天天呆在向家守着郝宝贝,什么都不让她干,盯着郝宝贝的肚子傻乐。
    程月和周玉琴也没闲着,见天的往向家跑,一天三顿地给郝宝贝送吃的,汤汤水水的就没断过,向姥姥更是发挥所长,一边让薛千易给她念食谱一边动手实验。
    第一次的成果没进郝宝贝的肚子,全进了薛千易的胃里,不过半个月就把薛千易养胖了一圈,让佟寒安更加嫌弃了。倒是他还是被程月逼问出了心上人是谁,听到佟寒安说那个人是赵敏时郝宝贝都惊呆了,最后反而觉得两人很合适。
    一个呆萌需要人照顾,一个冷情需要人闹腾,两人又是俊男靓女,简直太相配了!
    猪一样的日子过了一个半月,郝宝贝坐不住了,直接把廖凡白撵去了公司上班,让他尽快将银行代款还上,而她也趁此机会跟着廖凡白出去走动,为此郝宝贝得罪了全家的男人和女人。
    上到向姥姥下到薛千易和佟寒安没一个同意她出去的,可她下定了决心非出去不可,看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众人也心疼,最后终于是答应了,而负责照顾郝宝贝这个孕妇的责任就理所应当的落在了廖凡白的身上。
    廖凡白差点没乐疯了。
    自打结婚以来他就没和郝宝贝呆在一起过,郝志文以郝宝贝怀孕,不能和他一起睡的强大理由把他撵回了自己家,坚决不让他留宿,呆到多晚也得滚回自己的窝睡去。只要稍微晚了点,郝志文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瞅他就跟瞅苍蝇一样,还以为自己有多恶心人呢!
    想他都是已经娶了媳妇的人了,每天还要独守空房,一个人睡在冰凉的婚床上,那滋味,简直都没法说。
    而让他更加憋屈的就是郝宝贝怀了孕,他想像中的美好生活全没了,要知道他可是只和媳妇有那么一次夫妻之实,只一次啊!这对一个已经结婚开了洋荤的男人是多么大的折磨啊!
    每天晚上想到媳妇那香香软软的身体他就睡不着,想到媳妇那光滑的皮肤、红润的朱唇他就得去冲凉水澡,他憋屈啊!他有了媳妇跟没媳妇一个样,天天只能看不能吃,这不是要他命吗?
    现在好了,媳妇能和他一起上班,虽然不能干些什么,可至少中午能抱着媳妇睡一觉也是好的,解解他的相思之苦也行啊!
    廖凡白想的挺好,还特意在办公室给郝宝贝准备了房间,可等到他去公司上班后才发现,想的再美也没用,现实太残酷,逼的他不得不低头。
    廖凡白瞪着眼前的办公桌一动不动,脸黑的都能滴出墨了,抬头看向面前的五个他高薪聘回来的经理时杀气四溢,空气中的水汽都能凝结成冰,温度凭白降了四五度。
    五个经理同时抹了把冷汗,吞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地看向廖凡白。
    老板不会杀了他们吧?这眼神儿也太厉了,不用他亲自动手就能要人命啊!
    廖凡白头疼地挥了挥手,让五人出去。
    五人如蒙大赦,赶紧跑路。
    廖凡白捏了捏鼻梁,给洪源初打去电话。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没有想像中不接电话的情形,廖凡白还愣了一下,随即大怒。
    “洪源初,你就是这么给我看家的?一堆的事都没做,都等着我回来呢吧?这一个多月你干什么去了?你这是在哪儿呢?怎么不来上班?”
    洪源初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从背景上听里面很乱,人很多。
    “你说呢?是谁在家耍赖不来公司的?是谁把一堆的事全扔给我的?是谁宴会也不参加,聚会也不见人的?是谁学校的毕业论文都要我来做的?是谁让我给准备考研的所有资料的?是谁临时起意让我装修办公室供他搂着媳妇休息的?你告诉我,你当我是神仙还是孙猴子?我会分身术吗?”
    廖凡白一噎,不吱声了。
    麻蛋的!干这些混账事的好像都是他。
    “咳咳,呃!洪哥,这些日子没休息好吧?火气有些大啊!那什么,你好好休息两天吧,后天再来上班,公司的事都交给我了,你放心吧!”
    快速地将事情说完,怕洪源初再唠叨,廖凡白立即将电话给撂了,长舒口气,认命地开始处理公务。
    洪源初气的瞅着手里的电话半天,差点直接没扔海里去。
    这些日子廖凡白在家偷懒,薛千易没事干也指不上,佟寒安更绝,压根就不露面,听说是和媳妇亲亲我我去了,所有的事都压在他身上,压的他分身乏术,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一天睡不上五个小时又得爬起来干活,他都一个星期没回家了,他正在气头上呢,正好廖凡白打来电话,不骂他骂谁?
    “洪总,完事没啊?赶紧过来,就缺你了。”
    另一边,一个身穿花衬衫,头发花白的老头子高声喊洪源初,洪源初没法,只得收起电话走了过去。
    “刘总,出海也不闲着,人家都钓鱼你偏来打麻将,你怎么这么爱玩麻将啊?再说了,在哪不行,偏来这儿啊?”
    花衬衫白了他一眼,“傻小子,在地面上打麻将有这些美人陪着吗?我家那母老虎知道了还不把麻将桌给掀了?躲在这里就不用担心了,她想来也来不了。”
    洪源初没说话,心里却在暗自腹诽。
    谁说来不了?要是有心来还能来不了?打麻将?呸!自己好色就说好色的,扯这些干什么?
    洪源初也不说话,陪着刘总打麻将。
    这个刘总还有大用,暂时不能得罪,等拿下这单买卖,谁还认识他啊?
    廖凡白的工作效率高的可怕,积压了大半个月的活一天就全处理完了,将不合格的打回各部门重做,推门进了与总裁室相连的休息室。
    郝宝贝趴在床上早就睡着了,这一天下来她都哪都没去,不过是从呆在家里换成了呆在廖凡白办公室里,想出去也不行,廖凡白就在外面,压根就不放她离开,她只能躺在休息室里看书。
    廖凡白走近郝宝贝,坐在床沿上看她的睡相。
    郝宝贝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微翘的红唇说明她心情正好。
    廖凡白捏上她的嘴唇,引的郝宝贝蹙眉不满。
    郝宝贝被迫从睡梦中醒来,睁眼就见廖凡白冲她笑的眼不见底,被打扰的阴郁完全被眼前的盛世美颜给打散,心情又好了起来。
    “完事儿了?”
    廖凡白笑着将郝宝贝扶起,帮她将身上的睡衣脱下,伺候她穿上自己的衣服。
    “都处理完了,洪哥没时间,把大半个月的工作都扔给了我来做,要不然早就能进来陪你了。”
    郝宝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还不是你太过份了,哪有把毕业论文都交给他做的?他天天呆在公司里没时间出去,书瑶姐都冲我抱怨好几回了,说你给她老公的工作太多,都没时间陪她。”
    廖凡白不在意地嘟囔,“他要是有时间,我就没时间了,我还想陪你去玩呢。宝宝,结婚旅行也没去上,咱们放寒假时出去玩玩吧?”
    虽是在问她,可廖凡白已经打定了主意,过年前后就带郝宝贝出行,免得郝志文天天在家跟他抢宝宝。
    郝宝贝想了想,突然就想到了黄河。
    “也不知道黄河怎么样了?放暑假时也没去上,过年时那里还有别的国家的人吗?”
    廖凡白摇摇头,“不知道,你要是想去就问问干爹,他应该知道。”
    只要她能他离开这里就行,他就想单独跟郝宝贝在一起,不想让任何人打扰,至于那头美洲豹,呵呵,它还能跟一辈子是怎么着?
    郝宝贝点点头,“那行,再过两个月的,等我胎坐稳了就走。小白,公司欠银行的贷款什么时候能还上?上次我听我妈说,你让小易和小安在这几个月内还完,是真的吗?欠债的日子不好过,我老觉得心里有事儿似的。”
    廖凡白摆摆手,“这些都不用你操心,你就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就行,我承诺你的王国不会失言,再给我几年就能帮你实现。我要让你成为这世上最富有的女人,无忧无虑地过日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收拾谁就收拾谁,出了事,我给你担着。”
    如果说他的宝宝重生最大的意义是回来找他,和向珊郝志文还有向家二老重温家庭的温暖,那他重生的最大意义就是让她过上女王般的生活。他会尽他最大所能为她打造独属于她的那个天下,让所有人都不敢和她做对,让所有人都怕她,羡慕她,她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她想怎么作就怎么作,任何人都不敢有异议。
    这条路漫长而又艰辛,可为了他的宝宝,他甘之如饴。
    郝宝贝呵呵一乐,“行,那我就老实呆着,不过先说好了,等我生了孩子就先去考驾照。我要实现我小时候的梦想,开着跑车去学校,长衣飘飘抱着书本去教书。”
    廖凡白揉了揉郝宝贝的脑袋,将最后一件大衣穿在她身上,拉着她的手走出休息室。
    “好,都依你,我会在你生孩子之前把银行贷款还完,再给你挣回一个亿,买辆千万的跑车给你开。”
    不就是还贷款开跑车吗?行,小意思,这些钱他还不放在眼里。
    郝宝贝见他答应了,开心地抱着廖凡白的胳膊跟他出了办公大楼,一路高高兴兴地回了家。
    在楼下正好碰见佟寒安和薛千易开车回来,冷哼一声,傲娇地一扬头进了电梯间。
    薛千易和佟寒安不明所以地看向廖凡白,不知道她这是又怎么了。
    廖凡白咳了咳,小声道:“没事,她也想考驾照。”
    薛千易和佟寒安明白了,点点头,一声不吭地跟着回了家。
    他们三人在生日过后就想学开车,可一直没时间,暑假时候在部队里正好碰上汽车队的新兵学开车,他们也跟着学了,本想出了部队就考驾照,可要去海南玩,就把这事儿给耽误了。然后就是办婚礼忙了一个月,紧接着郝宝贝怀孕,这事就只能拖后。他们两个不一样,从海南回来没事儿干,他们就先去考了驾照,随后薛平安和佟国庆出钱又一人给他们买了一辆车,虽然不贵,纯是拿来练手,可现在他们也算是有房有车的人了。
    薛千易这时聪明了一回,点点头道:“明白,这是嫉妒了。”
    佟寒安翻个白眼,也不理这个蠢货,快步进了电梯。
    在廖凡白面前说郝宝贝的不是,你是嫌命太长吧?
    廖凡白冷冷地扫了眼薛千易,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微笑。
    “你明天没事就去和k公司洽谈新做出来的办公软件的事,咱们还银行欠款可全靠它了,别办砸了。”
    廖凡白拍拍薛千易的肩膀,表示出了对他无限的信任后,立即跟着上了电梯。
    薛千易傻眼了,急忙跑到电梯间,在电梯合上的最后一刻挤了进去,扒着廖凡白的胳膊不放。
    “别啊!小凡,你可不能这样,我……”
    廖凡白摆摆手,阻止了薛千易要说的话。
    “我没时间管这些,大半个月的工作都没做完呢,小安还得追媳妇,他也空不出来,你不做谁做?洪哥可是还有事呢,你别想扔给他。”
    薛千易闭嘴了,也不扒着廖凡白了,反身扒着电梯墙壁挠墙。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明天那家新开的咖啡厅半价,他还想去试试呢,这下全完了。
    郝宝贝扫了眼廖凡白,微微一笑。
    半个月的工作没做完?
    廖凡白回视一眼。
    嗯,做完了也不告诉他,明天老公带你遛遛去。
    郝宝贝满意了,昂首出了电梯间。
    身后的佟寒安毫不同情地迈步离开,只留薛千易一人扒着电梯墙哭他明天喝不到嘴的咖啡。
    日子在郝宝贝养胎廖凡白边吐边工作中快速溜走,一转眼就到了元旦。
    这些日子郝志文总算是见识到了廖凡白实力宠妻的程度,总体来说他家闺女继向珊和向姥姥、钱芳、程月、周玉琴几人后成为第六位太后娘娘,还是最潇洒、身边伺候的人最多的太后。
    郝宝贝说东,廖凡白不敢往西,郝宝贝说打狗,廖凡白绝不撵鸡,郝宝贝要上房,廖凡白扛着梯子就冲到前面给架好,郝宝贝要下海捉鳖,廖凡白就是败光了家业也要为她买艘潜艇带着她潜水。
    廖凡白老实了,成了郝宝贝最忠实的跟班护卫,惯的郝宝贝没完没了的作妖。半夜三更出去买吃的都是小事,一宿宿不睡拉着廖凡白聊天是常事。
    郝宝贝自己也纳闷,人家怀孕困的不行,她倒好,精神的不行,一天24小时根本睡不了几个小时。
    要说郝志文松口,他进入媳妇的房间陪睡全仰仗郝宝贝能作妖了,前些日子半夜不睡觉找人聊天,郝志文还真陪着郝宝贝聊了三个晚上,第四天再也受不了了,直接把廖凡白拎了来,指示他好好陪媳妇。整的廖凡白天天打哈欠,还不能在郝宝贝面前打,想打也得憋着。因为他见不得郝宝贝动不动就掉两滴眼泪,泪眼婆娑地问他,她是不是太不懂事了,也不让他睡觉。
    媳妇不懂事?笑话!怎么可能呢?他家媳妇最懂事最体贴了,没见他睡不着觉的时候宁可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都来陪他吗?这样的好媳妇哪儿找去?他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都是他上辈子积来的福气,没事偷着乐吧!
    郝宝贝被安抚住了,每天晚上挺着肚子在家里乱晃,到了白天就继续挺着肚子在公司里乱逛。
    老板娘视察工作谁敢有意见?老板娘出行谁敢挡道?太后娘娘巡视天下,哪个敢作妖?于是,星月公司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戒备状态,随时监视,不是,观察,观察老板娘走到哪儿了?这一路的地板砖上有没有水渍?茶水间有没有老板娘爱喝的果汁?被打扫厕所阿姨吃完的老板娘最喜欢的蛋糕有没有再买新的?公司里的职员有没有认真干活?前台负责接待的小妖精今天化没化妆?昨天勾引老板的打杂小妹有没有被支出去?食堂今天加餐没?老板娘最爱吃的红烧鱼做没做?
    通过全公司员工上下齐心的努力,在公司里逛了一个星期,连耗子洞都要掏两把的郝宝贝满意了。
    还行,没有不长眼的小婊砸来勾搭她老公,没有妖里妖气的女员工往老公身边凑,也没有不干活混日子的员工。公司里虽然算不上整洁如新,可还算干净。食堂里的饭做的虽然没有姥姥好吃,可也比一般公司强太多了。
    郝宝贝逛够了,又重新回到廖凡白的办公室里作妖。
    星月是干什么的?玩电脑的啊!这里什么都有可能少,唯独电脑不会少,而且还是配备最先进的电脑,所以,郝宝贝找到事儿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