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70婚礼进行中(1)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以后的生活已成定局,廖凡白手下人虽多,能呆在姥姥姥爷身边的人也不会少,但是寸步不离的也只有笨笨和聪聪才能办到,她得尽最大努力保证姥姥姥爷的安全,不能因为她而受到伤害。
    薛千易撇了撇嘴,也没在意郝宝贝为什么不给他这只,反正他只是想要只狗,对他来说哪一只都行,当然,要是能合眼缘的就最好了。
    佟寒安虽然也眼馋小奶狗,可他还有理智,也没上前,反而颇为有兴致地看着廖凡白没脸没皮地撒娇讨好向家二老。
    向家二老这时早被廖凡白弄的哭笑不得的,让他起来也不听,反而手脚并用地给他们捶腿捏肩,就差把鞋脱下来给他们做足疗了。
    一番讨好不是没用,向家二老这时已经软化了态度,而且有向帮忙劝说郝志文和向珊的倾向。
    一个多小时后郝志文和向珊都回来了,跟在他们身后的还有廖楚生等人,四家人凑在一起准备在郝宝贝家吃完晚饭再回去。
    向珊和郝志文一进门就见到本应该在部队里训练的闺女回来了,立即开心地抱住了大闺女,一人在闺女脸上亲了一口,这才乐呵呵地看向廖凡白三人。
    郝志文见到廖凡白脸就黑了,又想到这人现在是他姑爷,立即将脸拉的老长,翻了个白眼扭过头不去看他。
    廖凡白灿笑,连忙给自家老爹使了个眼色。
    廖楚生接到儿子的信号,立即化身和事佬,将郝志文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继续给他灌输有女婿的好处。
    对于向郝志文灌输有女婿好处多多的事廖楚生做起来是手到擒来,这都源于这些日子以来他坚持不懈地给儿子说好话,为了早日喝到媳妇茶,廖楚生也是豁出脸面了,天天缠着郝志文不放,逮到时间就在他耳边嘚啵嘚,吵的郝志文头大如牛,见到廖楚生返身就想逃。
    郝志文被廖楚生缠住了,向珊那边也不好受,刚坐下来就让钱芳给拉住了,一顿的说服教育,就想早点把儿媳妇带回家。
    廖凡白默默给爹妈点赞的同时开始想怎么说他和郝宝贝的事才不会被削,还没等他想到办法,向姥爷开口了。
    “你们也不用再劝了,两个孩子都领证了,这事就这么着吧。小凡这孩子不错,咱宝宝跟着他不亏,你们也别再难为他了。”
    廖凡白听到向姥爷为他说话,眼睛一亮,暗想自已没白说好话,一通按摩服务也没白使劲,这不,姥爷这就先开口了,姥爷就是给力,看来他的策略没有错。
    他正暗自得意呢,那边向姥爷一句就给他打进了万丈深渊。
    “夫妻之实都有了,就不用再矫情了,商量着先把婚礼办了吧。”
    廖凡白听后欲哭无泪。
    姥爷,咱不带这样坑人的,咱不说好了一点点说吗?您怎么一下子全给抖搂出来了?
    那边正被廖楚生烦的不行的郝志文听到老丈人这么一说,立马炸毛了,站起来指着廖凡白跳脚大骂。
    “好啊廖凡白,你个臭小子,你怎么答应我的?说好了过两年再说的,你怎么现在就…。,你个谎话精,你个白眼狼,老子养个闺女容易吗?就是让你祸害的?我家小白菜长的好好,却让你这只猪给拱了,气死我了……”
    郝志文也不管那些了,知道闺女清白没了还能让他坐的住?那他就不是郝志文了。
    他是亲爹,亲的!那是他闺女,他金尊玉贵养大的闺女让个外人给拐走了,这还了得?骂,骂他个狗血喷头才行。不行,骂了也不解气,得动手打才行。
    郝志文撸胳膊挽袖子的就要动手,一把被坐在他旁边的向珊给拉住了,随后瞪了他一眼,郝志文立马老实了。
    媳妇不让,他得听媳妇的,虽然心疼闺女,可还是媳妇最重要,她说的话得听,不然就是他遭罪了。
    向珊瞪了眼郝志文,没忘顺道瞪了眼装鹌鹑的郝宝贝,这才面带笑容,实则笑不达眼底地跟廖凡白问道:“小凡,我们是看着你长大的,你对宝宝的心思早就被我们看在眼里,可宝宝还小,你也不能这么急啊。年轻人,爱冲动,我们都理解,行了,这事儿都已经发生了,就说说是怎么回事儿吧,也让我们心里有个数,顺便商量看看什么时候把婚礼办了,我看你也等不下去了,我也就不当那个坏人了,早晚都是你的人,早一天晚一天也就那么回事。”
    廖凡白急了,他正面面对向珊,她眼里的怒气和冰冷可是让他看看真真的,一点都没有瞒着他的意思,要是不给个合理的解释,她是不会就这么放过他的。别看她说的好听,可要真打定主意在两年后办婚礼,他也无可奈何。丈母娘不搞定,他这婚是别想结了。
    廖凡白鬼精,立马又给向珊和郝志文跪下了。
    他想的清楚,给自家长辈跪下不丢人,尤其这个人还是他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把他们哄好了,就等于把媳妇哄好了,这笔买卖不亏。
    向珊和郝志文被他吓了一跳,立即站起身就想把人拉起来。
    他们虽然生气,可也不想太逼廖凡白了,毕竟是看着长大的,心性和品格还是挺招他们喜欢的。
    廖凡白摆摆手,没有动,而是把哄向家二老的那一套又拿出来说了一通,当然,前面的事少说,中间和结尾又加了不少,让人听着就心里舒服,还不会引起人的反感。
    廖凡白的一席话说的向珊和郝志文哑口无言,只得面面相视又看向了向家二老。
    向姥爷这时超给力,也被廖凡白的真情给打动了,于是开口为廖凡白说好话。
    “这孩子也不容易,守着宝宝这么些年没有动作,也无非是等宝宝长大,要不然背着我们在一起了我们能怎么样?还不是得捏鼻子认了。”
    薛千易和佟寒安暗暗翻了个白眼。
    他们早就在一起了,还真就没让你们知道。
    “现在他能把自己干的事儿都说出来也算难得,我看,就这么着吧,证都领了还能怎么的?早晚得办婚礼,早办总比晚办强。”
    薛千易和佟寒安又暗暗翻白眼。
    他是不想说,可为了能早日把人娶回家,他可不就得全说出来嘛!他就等着这一天呢!
    向姥爷一席话说的钱芳和廖楚生直拍手,尤其是钱芳,可把她给乐坏了。
    “没错,就是这样,我们盼着这一天都有十多年了,可算让我们等到了,就我家小凡那冷冰冰的样子,也就你们不嫌弃,我都怕他以后找不到媳妇。现在好了,总算不用担心他以后打光棍了。亲家,以后我家小凡就拜托给你们了,你们随便使唤,随便用,做错了事该打就打,不用给我们留面子,……”
    钱芳乐的都要找不到北了,越看郝宝贝越稀罕,再瞅瞅自家冷着脸的儿子就嫌弃的不行。
    屋里的众人听到钱芳的话都开始嘴角抽抽,纷纷别过脸不去看她,又都不约而同地对廖凡白抱以万分的同情。
    能让自家老妈嫌弃成这样,这得多不损招人待见啊?
    向珊和郝志文可不管那个,听到钱芳这么一说立即满意地点点头,再看廖凡白都顺眼多了。
    廖凡白嘴角猛抽,可又无可奈何,算了,为了能顺利娶到媳妇,他认了。
    全程围观廖凡白是如何低三下四取得向家二老信任和好感,又是如何搞定老丈人老丈母娘的,又是如何得到爹妈助功的佟寒安与薛千易现在都不想再说话了,对廖凡白佩服的是无体投地。
    为他的能屈能伸而赞叹,为他的忍辱负重而震惊不已,为他能娶到媳妇而不择手段而鼓掌,更为他能得到如此开明的父母的帮助而开心,总之,他能和郝宝贝顺利地在一起让他们感到无比的高兴。
    四家人坐一起开始兴致勃勃地商量两人的婚礼,而郝宝贝和廖凡白的意见压根就没人关注,问都没问一声,就全权做主了。
    郝宝贝和廖凡白也不耐烦这些,他们爱怎么办就怎么办,他们到时只要出个人就行了。
    佟寒安和薛千易本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早已去笨笨和聪聪那挑小奶狗了,郝宝贝和廖凡白也没闲着,两人帮着一通挑选,挨个扒拉,弄的笨笨和聪聪直想咬人。
    它们家铲屎的都不是好人,哪有这么对待孩子的?它们要不要给他们来上一口,给他们个教训?
    两条狗站在房间门口暗搓搓地想惹事,可是胆子太小,对手又太强大,只能捏鼻子认了,只盼望四人手下留情,别给它们家孩子弄死。
    佟寒安眼睛毒,一眼就挑中了一只强壮的公狗,薛千易则是本着合眼缘去挑的,还真让他摸到一只。
    笨笨被赶走前正在给一众小狗子喂奶,站起身时其他的狗子都停了下来,全都瞅着笨笨叫唤,只有一只狗子没出声,而这只狗子不是不想出声,而是嘴里正含着笨笨的乳头不放,就连笨笨站起来了都没松嘴。
    这贪吃的样儿一下子就让薛千易给相中了,欣喜万分地把狗子抱进了怀里,把手指塞进了小奶狗的嘴里,代替笨笨让它吸。
    郝宝贝闭了闭眼,对薛千易挑狗的方法无语。
    好么!一个吃货挑的狗也是吃货,就不知道薛千易会给它起个什么名?
    “这么贪吃就叫肉包子吧,又好吃又好叫。”
    廖凡白和佟寒安两人同时翻了个白眼,抱着自己挑的狗赶紧离开了笨笨和聪聪的房间。
    他们得离这个吃货远点,还得让自家狗子离他的肉包子远点,不然也跟肉包子学,染上贪吃的毛病,他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笨笨和聪聪被抱走了孩子那还能干?也不怕他们了,豁出命去跑到三人身边狂叫。
    廖凡白眯起眼瞅了笨笨和聪聪一眼,想了想,蹲下身将怀里的狗子送到笨笨和聪聪面前,说道:“我把它抱回家了,离你们也不远,想看了就去看,不耽误你们一家子团聚。”
    笨笨和聪聪好像听懂了,目露不舍地瞅了两眼,又抬头看向薛千易和佟寒安怀里的狗子,来回瞅了好几眼,又低头嗅了嗅,慢慢离开了房门口,站在门两边瞅着他们。
    郝宝贝伸手拍了拍笨笨和聪聪的脑袋,“放心吧,住的这么近,想什么时候去看都行,不行就等白天把它们送回来给你们看,省得你们担心。”
    还好笨笨和聪聪都聪明,虽然听不太懂,可也知道廖凡白三人抱走自家狗子后还能见到它们,也没怎么闹腾,很快就放人离去了。
    婚礼的事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商量完的,得两家人反复磋商探讨才能把事情定下来。
    郝宝贝和廖凡白可没时间管这些事,没几天学校就开学了,四人很快回了学校。
    到了学校郝宝贝就先申请把宿舍退了,打算这一年回家住去,等办完婚礼再搬到廖凡白的房间去住。
    董书瑶和夏涵、于天真三人也同时退了宿舍,董书瑶和夏涵在这边租了房子,分别和洪源初、方宇住到了一起。
    郝宝贝也不知道洪源初和方宇是如何说动二人的,她们能和他们一起住,说明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郝宝贝没有理由反对,更何况她和廖凡白的关系摆在那里,她连说的余地都没有。
    于天真直接回了家,可据郝宝贝三人所知,她的状况并不好,家里已经开始给她安排相亲,这让郝宝贝三人担心不已。
    廖凡白在得知这一情况后想了想,随手就把陈耀祖推了出去,暗示他去和于天真相亲。
    陈耀祖也不是傻的,分析了利弊后倒也痛快,很快找人联系上了于家人,并且私下里和于天真见了一面。
    两人怎么说的郝宝贝不清楚,可没过多长时间就传出两人正交往的消息。
    就此事郝宝贝问过了廖凡白,廖凡白给出的答案是为了他们好,一个以后会是被家族遗弃的棋子,离婚后周游世界,一个前世时是二世祖,现在却上进的天天跑工地,以后前途可期。这两个人在一起,兴许不会擦出什么火花,可必定会互有助益。
    郝宝贝虽然担心于天真,不想她受到伤害,可她也知道有些事她无能为力,她无法左右于家的决定,只能暗中帮忙,哪怕于天真和陈耀祖之间没有爱情,只是互惠互利地暂时在一起,只要能避开前世的悲剧,也没什么不好的,更何况未来充满了变数,谁又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郝宝贝没有多长时间就忙了起来,不是忙婚礼的事,而是被廖凡白抓着去了新开的公司给他当助理。
    她这助理当的就别提了,整个一个全能保姆。
    从早上起床开始就被廖凡白缠着去跑步,然后陪他老人家吃饭,吃过饭后廖凡白开车载着四人到了新租的办公大楼,开始一天的工作。
    而她的工作内容就更加让郝宝贝火大,不但自己的专业用不上,还要被迫学习各种知识。安排廖凡白的行程、归整档案、打各种文件、写计划书、处理廖凡白扔给她的各项事物、煮咖啡、做蛋糕、还要学习如何制作幻灯片和讲演。
    前面的事也就罢了,她就不明白了,她学习煮咖啡和做蛋糕干嘛?全为了讨好直属上级?还有讲演,她学这个干嘛?就为了能在各个会议上慷慨激昂地说出她写的计划书?拜托!她是助理,不是部门经理和各部门的专项人才,要她写计划书是怎么回事?她做这些干嘛?她都做了还要那些人干嘛?
    廖凡白给她的答案直叫她无语。
    “这都是为了你好,老婆,你以后才是这家公司的老板,各个部门的事物都要了解才行,虽然有人会做这些事,可你得明白他做的好不好,做的对不对,对公司有没有益处,要是他骗你怎么办?要是他写的计划书对公司没有利怎么办?他写的东西不能通过岂不是在浪费时间?还有讲演,你别忘了你以后要做的事,你可是要当老师的,你要站在讲台上给一群学生讲课的,现在锻炼好了等上台时就不怵了,开口就能震慑住一大片小屁孩儿,这不才是你想要的吗?”
    郝宝贝无言以对,只能埋头苦干。
    好在郝宝贝学习能力不差,这些东西很快就上了手,虽然忙了点,可慢慢也能适应了。
    廖凡白成功地将郝宝贝安抚住了,在郝宝贝出去工作后往靠椅上一躺,长舒一口气。
    不给宝宝找点事做她就会把关注点放在其他事情上,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婚礼的安排,他还想给她一个惊喜,不想这么快就让她知道。
    全程参与到婚礼进程的廖凡白将手上的工作扔到一边,低头开始为郝宝贝选婚纱。
    结婚戒指已经选好了,还是由他亲自设计的,他的是月亮型,郝宝贝的是星星状,他是本着郝宝贝说过的话做的,她说过,他是她的那抹白月光,既然有了月亮,那与月亮同在一片天空相伴的星星又怎么会没有呢!天上的星星那么多,独属于他的只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