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61情书事件(2)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陈耀祖微弯着腰向廖凡白鞠了一躬。
    “凡哥,谢谢你这三年的栽培与教导,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你放心好了,家里的事我会安排好,我会和我爷爷详谈的。”
    一声“凡哥”算是认可了廖凡白老大的地位,也说明了他的态度,他以后会以廖凡白马首示瞻,他说东他绝不往西,他说打狗他绝不撵鸡,以廖凡白为中心,做廖凡白给他安排好的事。
    廖凡白见他很上道,虽然还有些嫌弃,可暂时没人能接替他的位置,也只能这样了。好在他还算有点脑子,知道以后怎么办,要不然他早就舍弃他了。当然,如果他不听从他的调遣,非要回他家公司上班,那他也不会再为他费心,至于以后他会怎么样,不在他关心范围之内。
    廖凡白没有反对陈耀祖的叫法,这让陈耀祖很高兴,同时也知道廖凡白这是认可他了。
    陈耀祖心下高兴,下定决心要好好干,趁着还跟在廖凡白身边的机会多学点东西。他早就看出来了,廖凡白这个人高深莫测,似乎就没有他不懂的东西,随便说点话都够他受用一生。
    陈耀祖交代完所有事后廖凡白就让他回去了。
    廖凡白坐在宿舍的椅子上冷笑着看手中的两份简历。
    两个不知名的小狼崽子用不着他多费心,他可没这时间跟他们瞎耗。
    廖凡白将手中的简历扔到一边,给丁家兄弟打了个电话。
    “京都刘家人,家里的卖鞋的,家住xx区xx栋别墅,告诉他老子,让他儿子老实点儿,不然我就帮他教教他儿子如何做人。”
    放下电话又给冯天去了电话。
    “去一个网吧给我逮个人,那人个头不高,长的挺胖,有个外号叫‘墩子’,让他在学校里老实点,再给我找麻烦,就送他回家。”
    挂断电话,廖凡白不屑地冷哼一声。
    长的那么丑也敢惦记他的宝宝,活的不耐烦了。
    至于学校里的那些流言好解决,只要他一出现在b大校园,什么流言非语都没了。
    廖凡白起身去了卫生间,全程听到廖凡白是如何解决事情的洪源初默默地给那两个男生点了根蜡。
    你们说你们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了这个大魔王,还惦记他最爱的女人,这是活腻了吧?不说大魔王出手,就是郝宝贝本人也不是好惹的,没见她这几年气势越来越足了吗?
    洪源初的摇了摇头,继续写他的笔记。再有两个月学校里的课程就全都完事了,他得趁着这两个月把考研的事定下来,是考还是不考不是他能说的算的,还得听廖凡白的,但是他可以给个建议,虽然不一定能听他的,可该说的还得说。除此之外就是得抽空忙组建公司的事,最主要的软件开发也不能落了,他这边简直能忙死个人,而那三个老板可好,一天天见不到人影,只有晚上睡觉时才回来,他都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可怜他一个人要完成一大堆的工作,还没工钱。
    说到工钱洪源初就来气,他到手的钱给了廖凡白炒股,钱是挣到了,可他一分没见着,说是让他投入新开的公司,让他手持股份做老板。他想不答应都不行,廖凡白压根就不给他钱,一分都没有,气的他肝都跟着疼。他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就在前两天刚签了合同,那合同上的条款不看也罢,看了就不是肝疼了,他都能气到住院。
    他到现在还在想不小心瞄到的那两条,一,公司成立后他做总经理,注,免费的。二,他要无条件去参加各种以公司名义要参加的宴会,注,没有服装费。
    看看,看看,这都什么条款啊?霸王条款都比这有人性。说什么让他当总经理,说白了就是不想管公司里的事,所有的事都由他来做,然后他们去潇洒去。做事也就罢了,可他这总经理也太憋屈了吧?名可挺好听,一说去都觉得倍有面子,听听,听听,他是总经理,总经理呀!可特么的他这个总经理一分钱都没有,属于白干,只等每年分红时给他一笔钱还不一定能拿到手。还有那宴会,参加也行,毕竟佟寒安和薛千易那性子确实不太适合,一个冷的让人发寒,一个能吃穷宴会主人,不去就不去吧,他认了。可总得给他两身衣服吧?他们可倒好,一身衣服都没有,还得自备,这抠的,都让他咬牙切齿的。
    洪源初捏了捏鼻梁,又揉了揉额角。这些日子让他们三个闹的头疼,想想以后的日子他就觉得人生无望,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在他还有个女朋友能安慰安慰他。
    想到这里,洪源初拿起了电话给董书瑶打个电话。
    “喂,小源源,我现在正忙着帮郝宝贝挑情书里的错处呢,一会儿咱再说。”
    “嘟嘟嘟嘟……”
    洪源初看着已经挂断的电话一脸的懵逼。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他被大魔王奴役也就算了,他未来媳妇还在被大魔王的媳妇奴役,忙的连他都要抛弃了,呜呜呜……,我不活了!
    被压榨的不行的洪源初一脸悲愤的看着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廖凡白,弄的廖凡白莫名其妙的,直当他内分泌失调,没有女人供他发泄,也就没理他,趴在床上很快入睡。
    洪源初咬牙切齿的看着已经入睡的廖凡白,恨不得从他身上咬下两块肉来。
    冷静冷静,不能再这么盯着他看了,不然大魔王知道了还不阴死他?
    “初哥,还没睡呢?”
    洪源初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在喊他,能喊他“初哥”喊的这么溜的人只有那个蠢二哈,除了他没别人。
    洪源初闭了闭眼,转回身一脸阴郁地看向薛千易。
    “没呢。”
    薛千易被洪源初的表情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初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书瑶姐跟你吵架了?”
    被薛千易无意之中戳到了痛处,洪源初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面如锅底,嘴和眼睛都有些扭曲了。
    跟着薛千易身后进来的佟寒安见此情景赶紧拉回了薛千易,向他摇摇头,示意他别说话了。
    薛千易被两人弄的莫名其妙,挠了挠头,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佟寒安拍拍洪源初的肩膀,不知道是他猜到了洪源初的心里事,还是为了别的,轻叹一声,“唉!拜托你了。”
    洪源初一愣,无奈地仰头望天。
    他明白佟寒安的意思,安抚他的意思有,更多的意思却是,以后事你多操点心,他们有心无力,帮不上你了。
    卧槽!他这算不算把他卖了还帮人数钱?他怎么就这么傻,怎么就这么傻?当初他就应该知道和他们同一寝室准没好,他就应该离他们远远的,要不然也不会弄得他焦头烂额的。
    唉!上了贼船再想下来就难了,打上了大魔王的标记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不做事不行,不然他死的更惨。
    在董书瑶三的努力下,郝宝贝拿到了第二封情书的修改稿。
    看着上面一片红的情书,郝宝贝抽了抽嘴角。
    “这也太不用心了吧?全篇都是抄别人的?呦!这标点点的,好像没几个是对的。这人怎么考上b大的?不会是顶名来的吧?”
    董书瑶三人一愣,立即坐直了身体。
    夏涵指着郝宝贝手里的情书说道:“你还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你看看这个人叫李强,这个名字可太普通了,叫这个名的海了去了,说不定,他还真是顶着别人的名字上来的。”
    董书瑶立刻接道:“我看也像,要是这人是考上b大的,也不至于差这么多吧?抄别人的也就算了,这标点可没几个对的,别忘了他抄的可是歌词,歌词里可是没有标点符号的。”
    于天真眯着眼睛仔细瞅了两眼,抬头看向郝宝贝,肯定地说道:“没错了,指定是顶了别人的名儿上的,不然不会差这么多。”
    郝宝贝傻眼了,没想到,她收个情书都能破个案,她这都什么运气呀?
    “那怎么办?报告学校?”
    顶名上学的事在这个时期有很多,她后世可没少听说,还有过了30多年才让人查出来的,听说只赔了点钱,学校收回了毕业证书,剩下的可什么都没有,就连一个说法都没有。
    董书瑶东北大姐当机立断,豪爽范立即启动,见义勇为的那颗心被熊熊怒火烧的差点失去理智,大手一挥,“当然不能放过这个败类,必须要上报学校,给那个没能上b大的学生一个交待。这种人就应该把他抓起来,关进监狱。他这样做等于是杀人你们知道吗?那个没能上学的学生会怎么样?他会没有学上,万一想不开自杀了呢?就算他活的好好的,他也会走进社会从一个打工仔做起,这样他的起点就要比别人低,没有高学历还怎么成为人上人啊?没有高历就找不到好工作,找不到好工作就挣不了大钱,没有钱他的生活就会一团糟。家里穷的要命,上班挣不到钱,谁还会嫁给他?不结婚他家父母还不得急死?还会有孙子孙女出生吗?又哪来的完整人生?所以说,他在害一条人命,至少是那个没有出生的孩子的命。”
    卧槽!高手啊!这都能掰到一起去?
    郝宝贝对董书瑶佩服的五体投地,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了一句,“要不,就告诉学校我们的猜测?”
    虽知董书瑶立马摇头,“不行,我们没有证据,得抓到这个人的小辫子才能上报学校,不然还不一定会拖到什么时候。”
    夏涵和于天真也附和地点点头,“嗯,没错,书瑶姐说的对。”
    三人都同意,郝宝贝也没什么可说的了,拍拍手说道:“那行,就这么着了吧,我们找人调查清楚,如果他真是冒名顶替的,就告诉学校,要不是,就把这封情书还给他,顺便说一声他太差劲了,我看不上他。”
    董书瑶三人连连点头。
    夏涵边点头还边说道:“没错,有你家廖凡白在,谁能比得过他?”
    郝宝贝没再说什么,随手就把两封情书扔到了一边,酣然入睡。
    郝宝贝还没想到要找谁来查这件事,廖凡白就送上门了。
    今天廖凡白穿的可谓是精神非常,一身白色的运动服,脚踏白色运动鞋,往郝宝贝宿舍楼下一站,又引来一群女生的围观。
    “这不是廖凡白?他不是很长时间不来了吗?今天怎么又来了?难道他和郝宝贝没分手?”
    “是吧?要不然怎么又上门了?”
    “嗤!能分了才怪了!你们也不想想,那郝宝贝学习又好,长的也漂亮,廖凡白放着这样的美人不要,他会找别人?他会允许别人缠着郝宝贝?昨天我可看见有个男生给郝宝贝送了情书,我想,他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哪是一个人啊,是两个,咱们学院那个矮胖子也送了。”
    “没搞错吧?他也敢送?就他那样的还敢给郝宝贝送情书?也不看看自己的长相,就他那样的配的上郝宝贝吗?不说别的,就那个头郝宝贝都比他高出不少吧?”
    “那是,郝宝贝现在也有一米七二了吧?在咱们女生当中就算高的了,可那矮胖子才多高?也就一米六多点。他还真敢,也不怕自己成为笑话。”
    “唉!说来说去还是廖凡白跟郝宝贝相配,说实话,要是别人我还会嫉妒一番,也不会服气,可那人是郝宝贝,我想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他们两个是真的很般配。”
    “就是,我也这么认为……”
    ……。
    周围议论纷纷,声间不大,可廖凡白的耳力不错,这些话全落在了他的耳朵里,让他露出一丝愉悦的微笑。
    时间不长,郝宝贝踏着午后的阳光而来,她走在林阴道上,细碎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与淡紫色的衣裙交相辉映,入眼是那样的温暖,让人不自觉地想起她那温柔的笑脸。
    在外人面前,郝宝贝大多数的时候都是高冷的,很少有人见到过她的笑容,可总有那么一两个人有幸见到过,也记住了她的笑颜。
    此时郝宝贝就是在笑,那种由内而外发自内心的喜悦让众人知道她现在很开心。
    廖凡白看着向他走来的女孩儿,手指动了动,还是忍不住上前两步将人搂进怀里,顺手抚上她额前的碎发,不顾身边有很多人在看着他们,在她额上轻轻一吻。
    廖凡白无奈的叹息一声,“宝宝,遇到你我就把持不住,再这样下去我会犯错的。”
    郝宝贝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少来,色狼。”
    廖凡白故意惊讶地张大了眼睛,“咦!,不容易,色了你这么久才被你叫成色狼,看来你挺好色的。当然,你只能让我色。”
    郝宝贝又白了廖凡白一眼,拉着他的手走向一边的小树林。
    两人说话声很低,别人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可这不等于她就听不到其他人说什么了。
    对于那些羡慕嫉妒的眼神她现在早已处之坦然,可也不能太过份了,她可不想所有的人都看见她和廖凡白的互动。
    “小白,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
    郝宝贝先开口了,她想了一整天,还是觉得这事得交给廖凡白来办才好。一,是表明她的态度。虽然两人情深意重,深知彼此的内心,也相信对方的为人,可感情是最禁不起猜忌的,有些话还是说清楚比较好。二,是廖凡白人手多,由他来查会更快。
    廖凡白点点头,“你说。”
    事关媳妇的事都是大事,他得认真对待。
    郝宝贝神情有些凝重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交代了一番又提出让廖凡白帮忙。
    “我也找不到谁能帮我查这件事,你是我男朋友,你不帮我谁帮我?只能扔给你来办了。”
    廖凡白被郝宝贝带着撒娇的声音和那句“你是我男朋友”给酥到了,想也不想地点头同意了。
    “没问题,这事交给我来办,不过老婆,办好了有没有奖励?”
    郝宝贝狠狠地剜了廖凡白一眼,“谁是你老婆?我还没嫁给你呢。”
    后一句话说的郝宝贝小脸通红,感觉自己是在要求廖凡白求婚一样,有点小可耻。
    廖凡白微微一笑,将郝宝贝整个人搂进怀里,在她耳边小声道:“不是说好了吗?在外面叫宝宝,可是背后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就叫你老婆的。老婆,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答应了的事不办可不行啊。”
    郝宝贝羞涩地轻捶廖凡白胸口,“胡说什么?谁答应你了?是你自说自话好吧?等着吧,等我们结婚了再叫。”
    廖凡白显然是不想放弃这个逗弄郝宝贝的机会,直接问道:“那你什么时候嫁给我呀?宝宝,说好了生日过后就先领证的,这是你之前答应了的,不能反悔。再过三天就是你生日了,你把家里的户口簿偷出来,我们就在那天登记结婚。”
    他不想再等了,再等下去他就要憋死了,先把人拐去领证,领完证了就是老丈人再生气也晚了,大不了被他打一顿,只要能娶到媳妇,被打一顿他也认了。
    “结、结婚?领证?”
    郝宝贝一脸震惊地看向廖凡白,见到他是认真的,又默默地将眼神挪开,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