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54廖凡白的报复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志文三人离开的早,没看见一群人在他们离开后也跟着走了,郝宝贝临走时还把另一个装皮皮虾的盘子坐在了装帝王蟹的盘子上。
    一行人躲躲闪闪地走出了宴会大厅,人手一只帝王蟹外加一盘子吃的。
    郝宝贝问服务员要了个包间,领着一大群人进了包间里,众人围坐在圆桌子上,开起了茶话会。
    廖楚生:“还是在这儿吃好,那里人太多,我们一群人在那吃太显眼了。”
    于天真:“廖叔,咱这么走了没事儿吧?”
    廖楚生:“没事儿,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吃吧,都别饿着了。”
    赵敏:“小贝,这东西太好吃了,我在f市都没吃过,这是什么品种的螃蟹啊?”
    郝宝贝:“帝王蟹,这玩儿意老贵了,不然也不能拉你们过来吃。”
    夏涵:“我知道这个,我们家就是海边的,听说这玩儿意到深海才能捕到,每年死在海里的人都有不少,可是捕到了挣的也多。”
    董书瑶:“你们都说贵,这得多少钱一斤啊?”
    郝宝贝:“这么大的大概得500来块钱一斤吧!以后会便宜点,出海的人多了,价格也就下来了。”
    杨帆:“这么贵?这一只得四五斤吧?”
    袁天朗:“差不多,我这只我刚才大概估算了一下,大概得五斤多。”
    杨帆:“那咱们这儿岂不是就有2万多块钱的了。”
    郝宝贝摇摇头,“不只,还得加工呢,这得另算钱,全下来没三万块钱不够,还有这些甜点,拎出一块都得10多块钱,全加起来也不少了。”
    杨帆和袁天朗为之咂舌,抬头看向廖楚生。
    “廖叔,你家真有钱。”
    两人异口同声,说的语调宛转悠扬,带着哀怨和羡慕,听的一众人直打哆嗦。
    “行了啊,少来了,赶紧吃,一会儿还得出去呢,小白见不到我们一会儿该发火了。”
    郝宝贝快速地啃完一只蟹腿,又拎起一只蟹腿放进嘴里,目光还直往佟寒安盘子里瞄。
    佟寒安不理她,淡定地吃自己的,还抽空从薛千易盘子里拿两块甜点放在旁边的郝宝贝盘子里,抬头又看向郝宝贝,眼带警告。
    郝宝贝撇撇嘴。
    哼!不吃就不吃,有什么了不起的!
    佟寒安不让她惦记,她又惦记上了另一边赵敏的盘子。
    “敏敏,你吃的完吗?”
    赵敏:“你吃不下了吗?给我好了,我帮你吃完。”
    郝宝贝无语,咬牙道:“不用。”
    这孩子学坏了,等她抽空得好好教训教训。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帝王蟹嘛!等她回去就让小白买去,她还就不信了,她一个百万富婆吃不起一只帝王蟹?
    佟寒安嘴角微挑,扫了眼还茫然无知的赵敏,很快又收回自己的目光,专注眼前的蟹大腿。
    薛千易专心地啃着自己的螃蟹,对身边的事完全不关心,就连佟寒安的偷食行为也默许了。
    反正里边还有很多,一会儿进去再吃也一样,可是帝王蟹就这么几只,吃完了可就没了。
    此时的廖凡白正被钱家老爷子拉着不放,他左右找了好几圈也没见到郝宝贝等人的身影,火气直往上窜,却还要在这里听钱老爷子训话,他都要烦死了。
    “外公,我知道了,我会努力的,钱家的家业有几个表哥在不会有事的,我以后会帮您看着的。”
    前世钱家都一直好好的,这一世也不会有什么大事,虽然钱芳和钱家关系缓和后来往也多了起来,可钱家并没有给钱芳公司的股份,也没有给钱芳经济上的援助,钱家的公司还紧紧地握在钱家人手里,他这个外人是得不到的,他可不相去争,费那心干嘛?有那时间还不如多费心自己的公司呢!
    钱老爷子叹了口气,“唉!这些年家里也没给你们母子什么钱,一会儿宴会散了你去楼上的办公室找我,我给你开张支票。你不是要开家公司吗?工作室就别开了,直接开公司得了,就当是外公补偿你们的。”
    廖凡白目光微闪,笑着拒绝了。
    “不用,工作室那边进行的很顺利,我不想半途而废,开公司是早晚的事,就是现在开了我也怕管不好,一口吃不了一个胖子,还得一步步来。”
    他想干什么?不会想注资吧?这可不行,他开的公司只能是他们四个的,其他人都不能参与其中,洪源初倒是可以给他些股份,可最多也只能拥有10%,让他尽心为公司服务,再多了可不行。
    至于冯天,那就更别想了,他和他们不是一个道上的,要是被查出来他们和黑社会有关,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啊!虽说不只他们一家在道上有人,可有些事都是心知肚明,却不能说出来,真要说出来事儿可就大了。
    钱老爷子没再多说,他的想法没人知道,就是知道了也得看廖凡白配合不配合,只要他不想,谁也逼不了他。
    一个小时后郝宝贝等人若无其事地回到宴会厅,在里面转了一圈,很快宴会就散了。
    廖凡白在送完一众大佬回到宴会厅后怒瞪郝宝贝,郝宝贝自知有错,摸着鼻子跑到郝志文身边避难。
    没办法,廖凡白现在正在气头上,她说不什么都不敢撸毛,这里人这么多,郝志文又盯的紧,只能等回家后再哄了。
    十几个老爷子累的不行,和廖老爷子先行回去了,留下钱芳等人结账。
    别看是钱家的产业,可廖老爷子还是给了钱,不想占钱家的便宜,按廖老爷子的话说,廖凡白是廖家的孩子,只要他姓廖,这钱就没有让钱家出的道理。
    四家人也累的不轻,结完账后很快就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郝宝贝还没起床廖凡白就找来了。
    向珊打开门惊讶地看着门外笑容满面的廖凡白。
    “小凡这么早?这才几点?”
    廖凡白微笑着和向珊打招呼。
    “向姨早,一日之计在于晨,我找宝宝去跑步。”
    向珊向窗外扫了一眼,天刚微微亮,撑死了五点,这么早跑步去?以前上高中时都没这么早出去过,信你?哼!鬼才信。
    向珊也不好说什么,尤其是看到他身后还跟着哈欠连天的薛千易和站的笔直的佟寒安。
    有这两个人在,不会有事吧?算了,都这么大了,想管也管不了。
    向珊转回身上楼,“你等一会儿,我去喊她。”
    廖凡白笑着站在门口点头说好,看向向珊上楼了,脸色一沉,收起笑颜。
    看着刚才还笑的欢快,转眼间就阴云密布的廖凡白,佟寒安觉得有些不安。
    这家伙生气了,对象还是他们三人,一会儿他不会发火吧?
    完了,他们要倒霉了。
    郝宝贝下来的很快,没一会儿就穿戴整齐地下了楼,拿起台上的钥匙跟着三人下了楼。
    廖凡白也不理他们三个,一个人大步在前面走,后面跟着胆颤心惊的郝宝贝三人。
    廖凡白没有走远,很快进入了小区附近的一家小旅店,走到前台租了三个房间,转头就往上楼走。
    三个房间,不用想了,这是让他们一人一间老实呆着,他好挨个收拾啊!
    郝宝贝咽了咽口水,哭丧着脸看向薛千易和佟寒安。
    “救命啊!”
    佟寒安捏了捏鼻梁,“我们也自身难保,小贝,你先上,我们随后跟上。”
    薛千易这时也醒过神儿了,看着不远处的楼梯说道:“希望昨天吃的帝王蟹不会让他打吐出来,不然就白吃了,好贵的。”
    郝宝贝被薛千易一句话说的无语望天,什么紧张气氛都没了。
    郝宝贝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扔下两人转身上楼。
    自己作来的祸,死也要承受。
    爱咋咋地吧,反正她是吃到嘴了,大不了今天她豁出去了,进去就缠着他亲,她就不信了,他能忍的住!只要他抱了她亲了她,今天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郝宝贝昂首挺胸向楼梯走去,看那架势就和要出征的将士一般,有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感。
    薛千易看向郝宝贝的背影,担忧道:“小贝不会有事吧?”
    佟寒安摇了摇头,“不会。”
    这个蠢货还担心郝宝贝呢,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就廖凡白宠郝宝贝的样子,像是能动郝宝贝的人吗?他宁可给自己两巴掌都不会动郝宝贝一根手指头,按廖凡白的话说,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欺负他的宝宝,就连他自己也不行。
    郝宝贝一路走到二楼最后一间房间,门没关,廖凡白就站在门边微笑等她。
    郝宝贝见到廖凡白的笑容,觉得空气立刻都跑没了,现在自己周身都变成了真空状态,呼吸困难,如同一条自己作死跳到岸上看风景的鱼。
    “小、小白,呵、呵呵、呵……”
    郝宝贝想笑几下,缓和下气氛,奈何对方不配合,只能尴尬地笑了两声,在廖凡白的示意下小心迈步进了房间。
    廖凡白站在郝宝贝身后,将门关上,随着关门的动静,郝宝贝浑身一颤,闭了闭眼,立即回头猛扑向廖凡白,搂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小白~”
    廖凡白被郝宝贝猛的一扑差点摔倒,幸亏后面就是墙壁,不然这一下肯定会摔个大跟头。
    郝宝贝不管不顾地亲上了廖凡白的嘴唇,小舌头还不老实,学着廖凡白的样子在他唇角直舔,舔的廖凡白心痒难耐。
    廖凡白微微推开了郝宝贝,邪邪一笑,“知道错了?”
    郝宝贝被推开正纳闷呢,听到廖凡白的问话立即狗腿地点点头,随后又扑了上去。
    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被推开了又能怎么样,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她就不信了,她还搞不定他。
    这次廖凡白没有推开郝宝贝,就如佟寒安所说的一样,他的确不会动郝宝贝一根手指头,叫她出来也就是想在床上好好收拾她,别的压根没想过。
    得到了想要的,廖凡白的火气也消了,搂着郝宝贝滚到了床上。
    到嘴的肉不吃是白痴,他这么聪明怎么会干出那傻事呢?不过,不能太过了,还有一个月就是宝宝的生日,等生日一过,她就是他的了,到时候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他不急,他可以慢慢来,他都等了两辈子了,不差这几天。
    一个多小时后廖凡白神清气爽地出了房间,回头看了眼正在床上打赖的郝宝贝,抿嘴一笑。
    “宝宝乖,先穿衣服,给我二十分钟时间,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说完,廖凡白轻轻带上了房门,阴笑着向旁边的房间而去。
    小易比小安好对付,等他收拾了小易,腾出功夫再好好收拾小安,别急,大家都有份。
    随着开门声响起,混合着薛千易痛苦的嚎叫声,廖凡白走进了旁边的房间,关门声再次响起,里面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了。
    佟寒安摇摇头关上房门,等着廖凡白的到来。
    不到十分钟,廖凡白衣冠楚楚地出来了,带好房门后又敲响了另一个房间的房门。
    敲门声刚落,佟寒安的脸就出现在房门边上,看着廖凡白说道:“小易没事吧?”
    廖凡白眯着眼看向佟寒安,“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佟寒安捏捏鼻梁,叹了口气。
    “不许打脸。”
    廖凡白冷哼一声,算是答应了。
    关门声响起,这回时间比较长,等两人从房间里出来刚好是廖凡白说的20分钟过去,郝宝贝和薛千易已经站在走廊上等着他们了。
    在佟寒安关门的瞬间,郝宝贝扫了眼佟寒安出来的房间,眼神一缩,赶紧狗腿地跑到廖凡白身边挽上了他的胳膊。
    廖凡白下楼结账,又多付了两倍的房钱,胖老板还纳闷地摸了摸脑袋,等他听到服务员的惊叫声上楼,才知道房间里已经让廖凡白三人折腾的不成样子了。
    胖老板嘴角抽了抽,“战况很激烈啊!可是怎么是三个房间啊?不应该是两个房间吗?”
    服务员无语地看向胖老板。
    老板,你还能再污点不?是个人都看出来了这些孩子什么事儿都没干,就是在这里打了一架,不然再激烈也不至于打碎了台灯和窗户吧?
    早上六点50,郝宝贝四人准时到家,四人满头热汗,气喘嘘嘘地坐在沙发上不动,等着一会儿向姥姥做好了饭叫他们。
    郝宝贝抹了把脸上的汗,一脸哀怨地看向廖凡白。
    “小白,你也太狠了,我刚……”
    郝宝贝在廖凡白的瞪视中闭了嘴,回头看向正在下楼的向珊和郝志文。
    “爸妈,你们醒了?”
    郝志文显然心情很好,笑着走到郝宝贝身边坐下,摸了把闺女的秀发,笑意吟吟地说道:“昨天有些累,你们这么早就去跑步了?”
    郝宝贝笑着点头,“嗯,五点小白就找我们来了,跑了好大一圈才回来,还在楼下做了蹲起和俯卧撑、青蛙跳,锻炼一个多小时才上来。”
    说到这里郝宝贝三人就觉得憋屈,被教训一顿还不够,回来了也不让上楼,说是他们一根毛都没湿怕家里怀疑。
    好么!他们三个被教训一通还得替他瞒着。
    就这样,四人站成一排在楼下的广场做运动,小区里一群的爷爷奶奶看着新鲜,把他们围成了一团,盯着他们做,还闲着没事儿帮着数数,差一个都不行。
    三百个俯卧撑、两百个蹲起外加三百个青蛙跳,一通下来真是大汗淋漓,浑身上下是根毛都湿透了。
    原本廖凡白还想再加,可郝宝贝被他折腾的够呛,还能动就不错了,做这些下来没要了她半条命。还有佟寒安和阿薛千易两人,脸上一点事儿都没有,身上可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当然,廖凡白也同样如此,能压制住薛千易和佟寒安已经很了不起了,他想一点伤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廖凡白三人在郝宝贝家吃了早饭,早饭过后就直接换衣服去了工作室,而郝宝贝刚是抱着电话和姚思萱聊天。
    自打姚思萱上了京都的c大她们之间的联系就少了很多,不在一个学校不方便是其一,大家都忙着上课学习考证,哪有时间聚一起啊?只能在星期六和星期天郝宝贝休息不去廖凡白的出租屋那里时,才有时间去逛逛街。
    可是两人并没有长时间不见面而生疏,反而更加的亲密起来。可能是不见面的原因,姚思萱有什么事都爱和郝宝贝说,而郝宝贝也爱在电话里跟姚思萱扯闲磕。
    “萱萱,你昨天怎么没来?”
    “唉!别提了,这不快上大四了嘛,眼瞅着要毕业了,我就想着找个实习单位干些日子,也适应一下这个复杂多变的社会,哪成想,大的杂志社去不上,人家看不上我,说我没毕业,没有工作经验,人家不要。我没招了,就找了家小的,还是个专门跟踪明星偷拍的小杂志社。昨天我就是和前辈一起跟踪了个大明星去了,还是个影帝。哎!小贝,你知道那个慕懿岩吧?就是那个演【家国天下】的那个男的,诶,我跟你说,那个慕懿岩老帅了,天啊!我看见他就脸红心跳,小贝,他昨天……”
    郝宝贝耐心地听姚思萱说她心中的男神有多好,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真好!她的好朋友好像要恋爱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