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51岁月匆匆(1)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到底是没爬起来,抹了把嘴角的鲜血,笑着看向四人。
    “我要是男的不会比你们差,这时趴在这里的还不一定是谁呢。”
    四人没说话,像看疯子似的看着她。
    郝宝贝挑眉,“怎么?不信?明天来过。”
    说完,郝宝贝再也挺不住晕了过去。
    四人急忙上前检查,发现只是晕了,又松了口气。
    这丫头得罪不起,背靠廖家和十几个老爷子,他们真要打坏了她,他们没有好果子吃。
    四人不敢再耽搁,抬起郝宝贝飞奔至医务室。
    医务室里廖凡白正在看眼睛,旁边还站着郝战,一脸的担忧。
    “怎么样?没事吧?”
    老高摇了摇头,“没事儿,眼角有些撕裂出血,养些日子就好。我说臭小子,够拼的,打成这样了还不服输,是想进医院吗?”
    廖凡白没说话,白了他一眼却带动了眼角的伤,疼的他直皱眉。
    老高看着好笑,“活该!叫你瞪我。”
    “高医生,郝宝贝晕过去了,你给看看。”
    三人正说着话,四个陪练的特种兵抬着郝宝贝就冲了进来。
    廖凡白一惊,赶紧起身跑到郝宝贝身边,心疼地摸向她的唇角,眼带狠厉地看向四人。
    “怎么伤成这样?”
    四人尴尬地摸了摸脑袋,“不、不是故意的,她非要打,我们也没办法。”
    郝宝贝不能得罪,这位少爷更是得罪不起。再说郝宝贝确实是被他们打成这样的,真出了事他们也逃不掉。
    廖凡白瞪了四人一眼,没再看他们。
    他知道郝宝贝的脾气,弄成这样恐怕还真跟他们无关。
    郝战摆摆手让四人先回去,又看向给郝宝贝检查的老高。
    “人没事儿吧?”
    这是他一分钟内第二次问了,对象不同,话却一样。
    老高把郝宝贝衣服掀起来听听内脏,摇了摇头,“没大事,都是皮外伤,她可真能作,这些日子天天来我这儿报到,我都怕了她了。”
    为了郝宝贝他买了一箱子檀香放在墙角,除了第一天点了一根,剩下的全堆在那了,还不知道怎么处理呢,也不知道能不能给退?不会被卖家打吧?
    老高开始神游天外,郝战也没理他,转回头看向廖凡白。
    “等她醒了你们回宿舍吧,今天就练到这里,明天看看再说。”
    廖凡白点点头,“我知道了,一会儿就回去。”
    郝战看了眼郝宝贝转身出去了,刚回来就碰上廖凡白受伤,他还有一堆的事没办呢。
    等郝宝贝醒来时都到了晚上了,身边除了廖凡白外,薛千易和佟寒安也在这里。
    “你们怎么都来了?”
    廖凡白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你都这样了还能不来?这都晚上了,饿了吧?小易给你打了粥,睡醒了就起来吃点。”
    郝宝贝挣挺扎着坐起身,手拄着床板时发现手臂疼的不行,撸开袖子瞅了一眼。
    好么!全紫了。
    “看什么呀?伤成什么样自己心里就没个数?”
    廖凡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削苹果,头也不抬地盯着手上的苹果看。
    郝宝贝知道廖凡白生气了,也不敢触他眉头,只能暂避锋芒地看向薛千易。
    “小易,谢谢你。”
    薛千易摆摆手,“没事,谢什么?我们什么关系啊,还用得着谢?”
    郝宝贝笑着点点头,又看向佟寒安。
    “小安,你也受伤了?”
    佟寒安嘴角跟她一样也破了,只不过没她伤的严重。
    佟寒安点点头,“哪天不受伤啊?就是没你伤的重。小贝,你怎么样?还疼不疼?要不要叫老高过来看看?”
    郝宝贝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明天就好了。”
    其实郝宝贝身上疼的要命,就跟散了架似的,可她不能说,不然廖凡白的火气就更大了。
    郝宝贝又小心地瞄向廖凡白,发现廖凡白的眼角贴着创可贴,这下可来劲了,指着廖凡白的眼角大声问道:“你这眼睛怎么伤的?”
    小样,还敢生气,这下让我逮到了吧?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廖凡白心虚地摸上眼角,刚刚还气势如虹,现在莫名的感觉自己做错了事。
    “咳咳,那个不小心弄的。宝宝,吃个苹果先,一会儿再喝粥。”
    郝宝贝把头扭向一边,“不要,我要喝粥。”
    廖凡白无奈,知道刚才他甩脸子给她看得罪了她,这时还得好好哄哄。
    “行,我喂你。”
    廖凡白端起桌子上的粥坐到床上,一点一点地喂到郝宝贝嘴边。
    郝宝贝受了伤,才不会跟自己过不去呢,一口不落地全吃了。
    行了,看他喂粥的份上刚才的事就不计较了。
    郝宝贝决定暂时放过廖凡白,今天的事不再计较。
    郝宝贝躺够了,四人起身回了宿舍。
    廖凡白和郝宝贝都受了伤,第二天无法训练,佟寒安和薛千易也跟着休息了一天。
    这样日子过了大半个月,进入三月份的第一个星期天,郝战终于放他们离开了,跟着回来的还有威风凛凛的笨笨。
    笨笨也不知道都接受了什么训练,整整两个月没见到它影,刚见面就把郝宝贝扑到了,舔了郝宝贝满脸的口水。
    郝宝贝见到笨笨可把她乐坏了,也随着它玩闹,一点也不生气,就是衣服上被按了七八个狗蹄印子也没说什么,抱着笨笨的狗头一顿亲。
    一人一狗稀罕够了又给家里打了电话,得知道向珊等人全在廖家,也不回家了,直接去廖家汇合。
    到了廖家,廖老爷子又是好一阵的稀罕,拉着郝宝贝问东问西的,就连笨笨都稀罕的要命,直说条好狗,忠心又聪明。
    廖老爷子拉着郝宝贝和笨笨说笑着走进家门,把廖凡白和刚从部队回来的廖成杰扔到了一边不理,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廖老爷子的亲孙女呢。
    廖成杰挑眉看向廖凡白。
    “哥,咱俩好像被嫌弃了。”
    廖凡白面无表情地看着聊的正嗨的廖老爷子和郝宝贝,头也不回地打击他。
    “嗯,不过不是我,是你。”
    廖成杰纳闷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爷爷可也没跟你说话。”
    廖凡白微微一笑,小声地在廖成杰耳边回道:“因为宝宝是你大嫂。”
    廖成杰闻言大惊,刚想出声,就让廖凡白一把捂住了嘴,眼带警告地说道:“小杰,作业做完了吗?复习的怎么样了?快开学了,有什么打算?自学到哪了?来来来,跟哥哥上楼好好说说。”
    不容廖成杰再说话,廖凡白把廖成杰往胳膊下一夹,迈步上了楼。
    廖成杰让廖凡白坑的在部队里训练了两回,可他这点身手在廖凡白的眼里完全不够看,挣扎无用,抗议无效,只得被廖凡白挟持上了楼。
    薛千易和佟寒安同情地看着廖成杰的背影,默默给他点了根蜡。
    落到大魔王手里还能有好?不扒下你一层皮算你厉害?
    自打廖成杰上了楼,郝宝贝众人就没再见他下来,就是众人离开廖家也同样如此,没见到这个有礼貌的孩子下来送他们离开。
    薛千易和佟寒安心里有数,互视一眼又双双别开,内心又抽抽上了。
    廖成杰果然被大魔王收拾了,不然就他那跳马猴子似的,还能老实了?
    临近开学,郝宝贝又拉着廖凡白三人去了书店,一人抱回一大摞子的书回来,累的薛千易坐在沙发上直哼哼。
    郝宝贝才不管他,第二天拎着一堆的书去了学校报到。
    郝宝贝到时董书瑶三人已经到了,正在收拾宿舍,见到郝宝贝一手拎着一个大背包,赶紧上前接过去。
    “这都什么呀这么沉?”
    夏涵接过背包时差点没被坠的趴地上,在于天真的帮助下才把背包放在了郝宝贝的桌子上。
    郝宝贝抹了把汗,气喘嘘嘘地回道:“书,新买的,带来大家看,对以后考试有好处。”
    在郝宝贝的帮助下董书瑶三人幸运地一科都没挂,十三个学科全都考了过去,她们宿舍都快成了中文系的传奇了。
    一个宿舍里的四个人全部不落地全考过去可不容易,不只如此,四个人还都都考的挺好,没有低空掠过一说。
    董书瑶三人跟着郝宝贝一起学习生活了一年半的时间,自然知道她的本事,也对她的习惯了若指掌。
    郝宝贝学习时爱在书上记下自己的心得体会,这就不能在图书馆里借书了,只能自己去买书。而且她看书不止看一遍,同一本书通常要看个四五遍才罢手,但是不会是同一个时间段看,一般会隔上一段时间,或者是隔上一两年都有可能。
    按郝宝贝的话说,不同的时间段看同一本书会得到不一样的心得体会,时间间隔的长了,自身经历的也多了,角度自然也就不同,体会更是不一样。
    所以郝宝贝买书的情况比较多,家里的书更是多的没地方放,这次搬到京都向珊特意在书房给她打了一个书架,书房本来就挺大,还背靠一整面墙,简直大的离谱。
    董书瑶三人一人抽出几本书随意翻了两页,几乎都是文言文和古诗词,还有的就是文学类故事书。
    这些书正合她们意,也就不客气地看了起来。
    大二下半学期郝宝贝报的课不多,只有四门课,时间也够充足,没事儿的时候四人都在宿舍里看书,到了星期五郝宝贝和于天真就回家,宿舍里就剩董书瑶和夏涵,时间一长,两人也觉得没意思,有时就和郝宝贝或是于天真一起去郝宝贝家或是于天真家里住一夜,第二天再回学校。
    廖凡白四人的游戏软件开发到了收尾阶段,四人把时间都放在了游戏上,在出租屋的时间就长了些。
    钱芳几人曾劝说廖凡白把出租屋退了在家里弄,可廖凡白没同意,说是公私分明,家里就是休息放松的地方,尽量不会带公事回去。
    钱芳拗不过廖凡白只得同意,出租屋被保留了下来,同时也成了廖凡白和郝宝贝的约会之地。
    向珊和钱芳四人在年后有了空余时间,随后就把装修房子的事提上了日程,想早一天把房子装修好。同时又有最后两个平房要搬迁,向珊几人就忙碌了起来。
    太后娘娘要干活,身边自然少不了打下手的,郝志文四人在家闲的无聊,直接被抓了壮丁。
    家里一边装修一边办搬迁的各项事宜,四对夫妻每天忙的脚不沾地的,也没空管四小只的事了,每天往建材市场和搬迁办跑。
    时间在四家人的忙碌中匆匆而过,一转眼就到了夏季。
    廖凡白几人的游戏软件卖给了一家网络游戏公司,从中赚取了巨大的利益,连同附带的产品又卖给了一家玩具厂,其中的利益也不小。
    当廖凡白四人拿着两张支票回到家里,惊呆了一众家长。
    “挣了这么多?”
    薛平安张大了嘴巴看着手上的支票,不敢置信地问廖凡白几人。
    薛千易傲娇地扬头看向老爹。
    “这没什么,两年的时间才弄完,已经够慢的了,分下来也没多少了,等过几个月工作室开张再设计两款软件卖的更多。我们现在已经攻克了几个难题,时间上会比这个少很多,用不上一年就能完事一项。”
    两张支票一共八百六十万块钱,加上郝宝贝也要分一份,一共五个人分这些钱,分下来一人能分到172万元,两年挣这么多,对于他们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可真是不容易。
    薛平安还是有点不太相信,这群毛头小孩才两年居然能挣到那么多钱?这群小屁孩两年都要开自己的工作室了,这是要逆天么?也是,这几个孩子从小到大就能干,学习什么的从没让人操心过,好像做出这些成绩也没什么。
    虽然他自己不愿相信,但是这两张支票是明摆着的。
    “你怎么了,爸?”
    薛千易的叫喊声让薛平安回过神儿来。
    薛平安摆摆手,“没事,我静一下就好。”
    薛千易没再问,也知道他是被这些钱吓到了,两年挣这么多,比有些现在的年轻人强多了。
    四家大人没二话,这些钱还是放在闺女儿子那,能挣也能花,他们嘴上不说,只说没花多少,可心里明白他们的开销也一定不少,不过是安慰他们,不想让他们担心罢了。
    这些钱郝宝贝和薛千易、佟寒安三人没拿,廖凡白转手就投到了股市上去,就连洪源初听说廖凡白要买股票,也只留下了两万块钱,剩下的全让廖凡白帮他投资了。
    四家的房子在向珊和钱芳四人的努力下终于全装完了,并委托中介全给租了出去,只留下b大和q大附近的一个房子没动,给廖凡白几人做了工作室。
    廖凡白几人曾想过要去租一个大点的商业网点做工作室,可是他们主要是做软件,也不指着招揽业务和工作人员,有个地方就行,就把工作室安排到了小区里。
    一家十几个房子全租出去了,由于房子是新楼,装修也简洁大气,这租金也跟着多了起来,就是这样也有很多人来租房子,尤其是学校附近的房子,更是全都租出去了。
    廖凡白给向珊几人出了主意,把学校附近的三个房子全都装成了宿舍型的,大的卧室从中间隔开变为两间,小的不动,这样一个房子就能多租出去两间。
    房子是按每间房多少钱收的,到手的租金相对也高了不少,这让向珊四人欣喜不已,直夸廖凡白聪明能干,想出这么好的办法。
    大二顺利过去,在这个暑假里四小只又和家里说一声后消失了,去了哪里只有少数几人知道。
    郝志文几人虽然担心,可却没有多问,他们也从寒假时郝宝贝几人训练后的表现意识到,孩子们这几年的训练不太简单,要是普通的体能训练不会每年都去,而且回来后与以前大不一样,人冰冷了很多,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才能恢复过来。
    郝宝贝和廖凡白四人回来后没敢回家,而是去了部队又呆了些日子,天天去医务室报到,听老高唠叨好几个小时。
    等郝宝贝四人回到家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可是笨笨是动物,又在部队里呆了两个月,生性敏感,只觉得铲屎官有些可怕,所以它离的郝宝贝最远,远远地看着她不上前,就连晚上睡觉都不去郝宝贝房间了,趴在向家二老房间里不出去。
    郝宝贝知道自己身上血腥味太浓,杀气太重,也带着黄河的味道,这些味道短时间不会消失,也不难为它,只等着自己好了再收拾它。
    郝宝贝的心情并没有被笨笨的远离影响,反而有些兴奋和满足。
    这一次她和廖凡白几人又一次去了亚马逊热带雨林,一年过去了,黄河居然还在离开的地方附近没有离开,而且它还能认出她,并且依然陪着她渡过了两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月她和黄河并肩作战,不再停留在原地,她和它开始了猎杀,无休止的猎杀。
    她像往常一样把战利品埋起来,又和黄河分吃了食物,临走时又为它准备了大量的烤肉,让它能在她离去后的一段时间里不缺烤肉吃,可以说,她和它一起渡过了两个月的“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