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45太后驾到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郝宝贝三人点头同意了去接受治疗,廖凡白就此放下了心,又说起了下一步的计划。
    “过些日子我让你们见几个人,有两个人你们已经认识了,就是温泉度假村的那两个保安,他们是亲兄弟,也是我们以后重要的助力。等我们再开发几款软件就开个公司,时间不会太长,大概再有两三年时间就能做到。到那时就将他们现在开的保全公司与之合并,做为安保部门存在于明面上。还有一个重要的人,他叫冯天,是个孤儿,是我在暗里的生意的管事。我也不瞒你们,京都的水很深,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能小觑,哪怕只是个孩子,都不能掉以轻心,谁知道他是哪个家族的人?又和哪个家族有着拐弯的亲戚关系?所以,想在京都做生意并不容易,要想能在京都立起来,暗地里没人是不行的,毕竟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摆在明面上,有些事还是暗地解决更好。京都的各家族都有暗处的生意,包括我们廖家也不例外,可是我不想把廖家拉进我们的圈子,想让他独立于外,这家即将开的公司只属于我们,属于我们三兄弟还有宝宝。丁家兄弟可以有股份,可是不能有话语权,冯天可以为我们做事,却不能露面。还有一人对我们也有用,那就是洪源初,他这个人你们也了解,专业能力强,反应够快,为人处事也能上得了台面,管理这一块他很适合。我会慢慢培养他,让他能够帮我们管理公司,这样我们就有更多的时间去做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毕竟我们都不耐烦坐在办公室里办公。小安不耐烦这些,也不适合做这些事,你最适合的是解决事情,给人以重击。小易没那个耐性,也不善于和人沟通,而且小易你还是太单纯,看人不够透彻,我们也不想你变成一个商人,你只要做好你自己就行,等着每年分钱给你花就成了。当然,该你做的事你也不能逃,不然我就断了你零花钱。”
    薛千易苦着一张脸点点头,没有异议,而佟寒安也满意地点点头,没有说话。
    廖凡白又继续说道:“做好了这些我还要管廖家的事,两边的事都要一起抓,所以我的时间不可能全放在咱们这公司上,你们也多上点心,我可不想我们一手打下的江山拱手让人,这个人是谁都不行,这个公司只能是我们四人的。”
    廖凡白最后一句话说的语气很重,表达了他的决心与态度。
    佟寒安和薛千易没有异议地点点头,郝宝贝则是摆摆手,随他怎么安排。
    廖凡白将所有的事安排好,又嘱咐三人星期天就一起去心理医生那里,这才放心地搂着郝宝贝和佟寒安、薛千易一起回学校。
    廖凡白三人要如何和洪源初相处郝宝贝不知道,可她要如何和董书瑶三人相处却明白的很。
    四份装的麻辣鸡翅、烤串、花生米、啤酒外加一大袋的薯片、薯条和爆米花。
    郝宝贝将所有的东西放在宿舍里新买的小方桌上,引的董书瑶三人惊叹连连,不敢置信地看着郝宝贝。
    “小贝啊,你这是……”
    夏涵扒拉两下眼前的大袋子,一眼就瞄到了她最爱的烤串。
    夏涵回头看向董书瑶和于天真,三人交换了个眼神。
    郝宝贝就当没看到三人的眼神交流,指着桌上的啤酒说道:“今晚不醉不归。”
    董书瑶三人抽抽嘴角,很想说一句,这里是宿舍,你还打算上哪儿归去?
    郝宝贝打开啤酒,拿出一堆吃的用盘子装好放在桌子上,拉着董书瑶三人开喝。
    董书瑶三人舍命陪君子,吃的喝的都上桌了,自然也不客气,准备一醉方休。至于怕?呵呵,郝宝贝还真能疯的把她们都杀了?天大地大也没吃的大,怕这个词自然要扔一边去了,明天再说。
    一箱啤酒下肚,几人没喝好,又一起下楼去外面的小超市搬回两箱,顺便又买了一堆吃,一直喝到了半夜电都停了才罢手。
    第二天一早,郝宝贝神清气爽地起身晨跑,再回来时手里又拎着三人的早餐,放开嗓门一阵高喊,终于把董书瑶三人喊了起来。
    “赶紧的,再不起来一会儿上课迟到了。”
    三条湿毛巾准确无误地扔到董书瑶三人脸上,在三人的惊叫声中郝宝贝打开了饭盒,一阵瘦肉粥的香味溢满宿舍。
    “啊,是瘦肉粥,小贝,你真好。”
    “瘦肉粥?太好了,好久吃到了,可馋死我了。”
    “小贝,我最爱你了,我要嫁给你。”
    郝宝贝嫌弃地一巴掌拍开于天真的美颜,撇嘴道:“滚一边去,我是小白的。”
    于天真撇撇嘴,也不理她,端起瘦肉粥跑到床上开吃。
    郝宝贝摇摇头,无奈地拿起她们的脸盆开始给她们打水,接好水又开始打扫宿舍,等她们洗漱好美美地出现在郝宝贝面前时,宿舍都让郝宝贝打扫完了。
    “辛苦小贝了,中午饭和晚上饭我们包了。”
    一人送了一个飞吻,董书瑶三人鱼贯而出,气的郝宝贝直翻白眼。
    郝宝贝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争取今年多考两门课程,明年挤出时间多看点书,为三年后的考研做准备。
    于是董书瑶也跟着倒霉了。
    “小贝啊,学这么多能行吗?不会挂科吧?”
    董书瑶看着排的满满的课表,担心地问着郝宝贝。
    郝宝贝傲娇地扬头甩发,“有本宝宝在,还会让你挂科?”
    董书瑶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也是,有你这个学霸在,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不过天真和涵涵可就没我这么好运了,她们现在一定愁死了。”
    郝宝贝翻了个白眼,可不认为董书瑶说的对。
    别听董书瑶说的多可怜,但凡能进b大的哪个不是学霸啊?这里想混也混不进来啊!虽然也有吊车尾进来的,还有加分后分数免强够的,可要说到学习也比一般人强多了。就于天真和夏涵那脑子能挂科?打死她都不信。要知道大二中文系除了她考了第一,那两个可是紧随其后的人物,能差了才怪!
    在郝宝贝的坚持下,董书瑶决定一陪到底,也跟着报了一排的学科,从每天早上八点开始到晚上五点,一天五节大课,除了星期六星期天,其他几天全天在各大教室来回乱窜。
    上课没三天,廖凡白准时报到,打破了郝宝贝一心想要去陪廖凡白上课的打算。
    廖凡白揉着郝宝贝的狗头小声轻哄,“乖,这些课我都上过了,没什么好学的,提前一个月半个月的复习一遍就行,你不用过去陪我。进q大可比进b大难多了,q大管理的严,还得费事过去接你,这多好,我来陪你都不用你吱声,打个招呼就进来了。”
    可是我想有事儿没事儿就去q大晃两圈,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郝宝贝话没说出来,就让廖凡白接下来的话安抚了。
    “我来b大还能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一举数得,多好!”
    关键还能杜绝一切窥探宝宝的小狼崽子,这才是重中之重,他不来才怪了。
    “那你那游戏软件不弄了?”
    “快弄完了,就剩最后的收尾阶段了,已经开始有公司上门谈买断的事了。”
    郝宝贝有些惊讶,“怎么会有人知道你们在做游戏?”
    廖凡白白了她一眼,“廖家这么有名,盯着人的可不少,我干些什么底层的人可能不知道,可那些老狐狸肯定心中有数,你老公这么能干,盯着人还能少了?”
    郝宝贝点点头,没有再问了。
    生意上的事她不懂,计算机更是弄不是明白,让她玩俄罗斯方块还行,其他就别指着了。
    郝宝贝眨着眼睛想了想,后知后觉地伸手在廖凡白的腰间一拧。
    廖凡白立即呲牙咧嘴地弯了腰,抓住郝宝贝做怪的小手放在手心上。
    “轻点儿,都青了。”
    “下次不许说是我老公,我们还没结婚呢。”
    廖凡白脸一沉,盯着郝宝贝的脸有些冰冷。
    “我不是你老公谁是你老公?说清楚。”
    郝宝贝一噎,翻了个白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我们还小,现在叫不合适。”
    廖凡白脸色好看了点,还是皱着眉头低声道:“没的商量,必须叫老公。”
    廖凡白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样吧,在外人面前和以前一样,私下里还是要叫的,我想想听你叫我老公的声音是什么样的。”
    廖凡白眯着眼舔了舔下唇,想到郝宝贝软软糯糯地叫他一声老公,他这心里就痒痒,直想把她按在怀里好好亲亲。
    郝宝贝又翻了个白眼,决定不理这个货。
    还没结婚就想让她叫老公,没门!窗户都没有。
    她是喜欢他,也决定了要和他永远在一起,可也不能太上赶子啊!这上赶子不是买卖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叫多了就不值钱了。
    廖凡白哼哼唧唧地拉着郝宝贝让她叫老公,上面上课的老教授都想用眼神儿把他千刀万刮了。
    你说你个q大的学生没事儿老来b大晃算怎么回事儿?好,学无止境,我可以忍,为爱“献身”,我能理解,可咱能不秀恩爱不?我这儿上课呢,上课呢,这不捣乱吗?
    廖凡白最终在老教授的眼神儿绞杀下还是老实了下来,他怕被老教授划入拒绝往来用户,一气之下把他逐出他的课堂并且不让他以后再来上课,到那时就糟了。
    星期六,廖凡白和郝宝贝四人去了军区指定的心理诊所,到了那里看到了熟悉的一个人。
    “老高?”
    四人齐齐出声,喊的老高猛翻白眼。
    老高摆了摆手,“别跟你们干爹学,我还年轻着呢,喊什么老高啊?老高是你们喊的吗?”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去年郝宝贝和廖凡白几人训练时给廖凡白看病的老高。
    怪不得让他们几个上这儿来,原来是老高开的,可是他不是当兵呢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不用说,上面有人好办事,这家伙一定是从部队里跑了出来,跑到这儿“玩儿”来了。
    廖凡白几人没多问,依着次续进去听老高“唠叨”。
    临走时老高还高深莫测地来了一句。
    “都知道保密条例吧?别瞎说啊,出了事儿我可不管。”
    老高转身进了诊所,留下四人原地呆愣了半天。
    “这是有任务?”
    郝宝贝摸着下巴望天,想着老高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薛千易不在意地挥手,“管他呢,我总觉得这家伙不靠谱,都快赶上老尤了。”
    廖凡白没说话,和佟寒安对视一眼,心里有了数。
    部队不会放任人才无顾流失,这个老高看起来不靠谱,可医术绝对是杠杠的,不然部队里也不可能放任他吊儿郎当的不干活。他能跑到这里开诊所一定是有原因的,除了被部队派来的也没有其他的原因了。
    廖凡白不想参与这些事,巴不得离的越远越好,于是和佟寒安心照不宣地一人一个,把郝宝贝和薛千易拉走了。
    到了晚上,四小只都接到了家里的电话,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四位太后老佛爷将不日驾临京都,四小只务必做好接待服务。
    太后老佛爷驾到,四小只除了心中惊喜外就只能当回小太监了,务必要使四位太后感到他们在京都生活的很好,不用她们担心,然后,不要再唠叨。
    四小只忙了起来,好在第二天就是星期天,他们不用上课,不然想临时抱佛脚都抱不上,只能干瞪眼等着挨批。
    一天内搞定出租屋里的卫生其工作量还是很大的,那里已经让廖凡白四人造巴的不像样了,再不好好收拾就真的来不及了。
    为了保密工作做到位,廖凡白平时没有请钟点工来打扫,时间一长屋里就有些乱,郝宝贝有时间还能过去收拾一下,可郝宝贝没时间时用不上两天又会恢复原样。
    这回为了四位太后老佛爷的到来,四小只也豁出去了,拎着毛巾拖把亲自上阵,半天时间就把出租屋里收拾了一遍,光清出去的垃圾就装了三大袋子,累的薛千易躺在沙发上直哼哼。
    “这回行了吧?还有活吗?”
    郝宝贝屋里屋外转了一圈,摇摇头道:“不行,工作室那间还行,其他两间不行。小白,你把你的东西收收,把小安小易那层里的床挪过来一个,让她们两人一屋,还有,那墙壁也太脏了,最好再刷一层大白,刮个仿瓷什么的,不然这屋里发暗,看着心就不舒服。还有那窗帘颜色不行,太暗了,也得换换,厨房的锅碗瓢盆也都没有,一会儿买新的吧。新的被褥都还没有吧?你们盖的那个不行,也不在这儿长住,潮的没法儿用了,也不知道晒晒。诶!先这样吧,也就能换这些了。”
    廖凡白三人听完郝宝贝说的,全都躺在沙发上不动了。
    还这些?还想有多少啊?不说别的,现在刮仿瓷来的及吗?这都中午了,再耽搁一会儿天都要黑了,总不能连夜干吧?
    郝宝贝看着并排躺在沙发上不动的廖凡白三人就来气,她这儿急的不行,他们还有心躺着?不能啊。
    一人一脚踹过去三人全起来了,像个乖宝宝一样并排坐在沙发上等着领导指示。
    不起来不行,郝宝贝现在可不同往日,以前还能跟她打个平手,现在她发起疯来可不好对付,把她打倒的同时你也别想好过。
    郝宝贝掐着腰在廖凡白三人面前来回走,走的三人直眼晕,却没一个敢说话的,全都盯着她不放。
    他们三个大男人能有什么好办法?他们压根就没收拾过屋子啊,就这还是在郝邻导的指示下完成的,这会儿还指着郝宝贝出主意呢。
    郝宝贝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瞅着廖凡白三人叹了口气。
    “唉!也没别的办法了,这时候找工程队也来不及了,不提前说谁有空啊?这样吧,小白,你到外边找个本地住户问问,哪儿有卖大白的,咱自己去买,晚上连夜干,务必把整个房子刷一遍。小安,你一会儿和小易两个把床、柜子、桌子什么的都往中间挪挪,我们干活时省的碍事。我去商场看看,把窗帘和锅什么的都买回来,免得明天再去了。”
    郝宝贝吩咐完,廖凡白三人立即行动,还不忘给洪源初、杨帆和袁天朗打了电话,拎到出租屋来帮忙。
    郝宝贝一看,立即给董书瑶三人也打了电话,约好了校门口见,一起去商场买东西。
    窗帘好拿,可一堆的锅碗瓢盆可不好拿,有免费的工人用干嘛省着呀?
    被郝宝贝四人临时招用的董书瑶六人没有办法,想不来,却被他们武力镇压,只得苦逼地跟着四小只蒙头干活。
    一夜的时间过去,出租房里焕然一新,除了眼前东倒西歪睡的流口水的一群男女,其他的还是挺顺眼的。
    郝宝贝和廖凡白、佟寒安三人上前挨个踹醒,拎着众人后脖领子去了附近的大众浴池,先洗了个澡,又吃了顿早餐,这才把众人的精气神儿都找回来,精神奕奕地去上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