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好好撩撩 > 213郝宝贝的决心
    ,最快更新重生之好好撩撩 !
    他们家的浑不吝有人能治了,可这人却与他们不交心,就是和郝志强郝志立两兄弟也是淡淡的,要不是看在郝志文的面子上,恐怕郝家人她谁都不会搭理。
    众人商量半天,决定还是按着向珊说的做,郝志文和郝志立以及郝筝郝静每家每月出一百块钱给郝志强,让他在家伺候郝老太太。
    至于为什么不让张月伺候,郝志强表示:呵呵,他家浑不吝都知道心疼媳妇,他差啥?他也心疼他媳妇。
    郝老太太是个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都有数,如果让张月伺候,还不把张月折腾死?还是当儿子的伺候吧,别让女人替他们受罪。
    众人说完了事又都回了病房,一进病房就见郝家二老正手拉着手互诉钟情,你一言我一语的气氛好的不得了,是他们这些儿女这些年来从来没见过的。
    郝老太太见众人进来了,立即拉长了脸,刚刚还冒着粉红色泡泡的房间立即被冰山占据,冷的让人心里发寒。
    “舍的回来了?都干什么去了?我病了都没人管,醒来一个人都没有,就看见你爸一个人坐在那里哭,怎么?我病了就不管我了?就不管你们爹了?没门,我告诉你们,只要我有一口气在,想在我头上拉屎门都没有。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不孝的,白养你们了。老头子,咱回家吧,把他们都撵出去,还是咱俩过,眼不见心不烦,他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前半段急风骤雨,后半段温柔细语,郝老太太角色转变太快,让郝宝贝不由得感叹。
    郝家人都是演技帝,都能拿奥斯卡小金人。
    就她爸刚才那一段就把一个软饭男演的活灵活现的,要不是她心里有数,还真以为她爸靠她妈吃饭呢!
    还有她奶,从严母到贤妻,时不时的还抛个媚眼客窜一下情人,角色变化太大,让人目不暇接。
    众儿女们没人说话,就是想说也没郝老爷子快。
    郝老爷子拍拍郝老太太的手说道:“别急,他们是去大夫那问你的病去了,大夫说你没什么大事儿,我都听到了。你不让他们伺候让谁伺候,咱也不能白养他们一回不是?都是自己亲生的,还能害你不成?好了,别管他们了,你好好休息,晚上我给你送点吃的,陪你一起在这里住。”
    郝老太太被安抚住了,高兴地不说话,郝家众人却一脸的惊叹。
    他家老爷子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这么些年都没见过他哄人,以前是不吱声,现在这两年每次见到郝老太太不是当看不见,就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能给个眼神算是好的了,现在居然还会哄他妈开心,真是意外。
    郝老太太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只乐呵呵的看着郝老爷子不说话。
    其实她心里一点数都没有吗?未见起。
    这几年两人不说天天吵架也差不多,一句正经的话都没说过,为什么突然会对她这么好?无非就是她现在身体不行了,得了重病,不然他不会转变这么快。
    郝宝贝看着郝老爷子神情自若地哄郝老太太,不由得暗自腹诽。
    这时候想起老妻的好了,早干嘛去了?这么些年在郝家当个隐形人,怎么不一隐到底呀?这个时候装好人,晚了。
    要说她爷也不知道是有情还是无情,这么多年想着初恋冷落了老妻,够长情的,却也冷冰无情。可现在却又掏心掏肺地对郝老太太好,这是不是说明他就是个多情的种子?
    郝静和郝筝强忍泪水说了两句话,让郝老太太不待见地哄出了病房,郝志文和向珊见此情景也转身就走,美其名曰,回家取钱。
    这个借口太强大,让人无法反驳,只能眼看着郝志文一家三口离开。
    郝宝贝回到家把剩下的八千块钱交给向珊,让她晚上再带过去。
    向珊也不能拿郝宝贝的钱,随后就又给了郝宝贝一万块钱。
    “这些钱你拿回去,家里有钱,你在京都花销大,那里用钱的地方多,别亏了自己。”
    郝宝贝很想说自己手里有钱,而且比现在家里的钱多多了,可是想到那些钱有廖凡白的,就默了。
    向家姐妹见郝志文他们回来了,赶紧问了问,又对郝老太太的病情表示难过,劝了两句就不再提了。
    没办法,以前郝老太太做事太绝,把自家小妹欺负的直想咬她两口肉下来,真让她们表示难过和不忍,还真演不出来。
    郝志文也不在意,他心里明白,他的这些个大姨姐儿和大舅兄就没一个待见他家人的,都是让他妈和他姐这些年作出来的,要不是看在向珊的面子上,不说恨的想抽他,就是不搭理他,他都不能说出什么来。
    晚上吃完了饭,向家几个姐姐和家人都走了,郝志文又拎着两盒子饺子和向珊一起去了医院。至于郝宝贝,呵呵,本小姐没空。
    夫妻俩到了病房,郝老爷子和郝老太太正腻腻歪歪地喝着粥,据说是郝老爷子亲自下厨煮的。
    郝志文担忧地看了一眼黑糊一片的“大米粥”,又瞅了眼手上拎的饺子,默默地放在了桌子上,拉着向珊退出了病房。
    病房外,郝志强正靠着墙等着两人出来,见到郝志文夫妻赶紧迎了上去。
    “爸妈吃了吗?”
    郝志文回道:“没有,我看他们吃的香也就没说,放在那里就出来了。我二哥回去了?”
    郝志强递给郝志文一根烟,又给自己点上抽了两口。
    “你二哥家里还乱着呢,我就让他先回去了,等郝江好了再说。这边有我在,也用不着他,明天妈去做检查,你也过来吧,等结果出来了再说。”
    郝志文没有异议,又将剩下的八千块钱交给了郝志强。
    “大哥,早上我们掏了两千了,这是剩下的八千,咱家现在这房子也就值八千块钱,我给一万,这价也不低了。明天妈检查完,怎么跟妈说你看着办吧。”
    郝志强接过钱看都没看一眼,放进了随身带的包里,又给郝志文写了一个字据交给他。
    “这个你拿着,等房子过了户再给我。家里还有爸妈的一万块钱,再加上这些,应该差不多了,要是恶性的,……”
    郝志强话没说完,可郝志文和向珊都知道他话里的意思。
    肝癌是没的治的,能再活个三四个月都算好的了,这钱花了也是白花,还不如留着给老爷子以后看病用。
    郝志文没说什么,这事儿他主不了做,也管不了,他现在只想守着媳妇闺女过安生日子,其他的事他不想再参与。
    郝志文和向珊说好了明天再来,郝志强就让两人先回去了。
    郝志文和向珊走后郝宝贝也没闲着,抱着笨笨躺在床上想白天没想明白的事。
    上一世郝老太太没得病,根本没出这事。也许她上一世过的太舒心,也没气到,所以才没生病。
    这一世就不同了,她重生了,她护住了爸爸妈妈,没让她折腾着,又在她这儿惹了一肚子气,虽然以前没怎么样,可是后来又经历了二个姑爷一死一进监狱,两个闺女离了婚。再后来就是郝老爷子先是爆出他遇到了那个心里的白月光,后又提出离婚,老太太一下子气着了。虽然没离成,可接下来的两年老太太每天都在生气,一看见郝老爷子就想起他背叛自己的事,长此以往,不病才怪了!
    今年又得知她最疼的刘艳怀了孕,还是闺女继子的孩子,她这心时能好受吗?虽然失望,可心疼是肯定的。再有就是今天了,他们一家子都没人回去,两个闺女都不见人影,大爷一家子又都上班,二大爷在家照顾儿子没空,郝老爷子又甩手走人了,她一个人可不就感觉到孤苦了。
    郝宝贝撸着狗毛双眼微眯。
    “所以,这就是她晕过去的原因?哼!还真是不堪一击。”
    笨笨不知道铲屎官说什么,只知道它身上的毛都要让铲屎的给撸没了。
    笨笨起身狠狠地瞪了郝宝贝一眼,傲娇地仰着头找向姥姥去了。
    郝宝贝也不在意,反正只在她在家它是不会去别的地方睡觉的,一会儿还不是得回来?
    郝宝贝撸够了狗毛又想起白天跟向珊说的话。
    自己好像有点偏颇了,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大尾巴狼,都是见色起意的,也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有钱了就变坏的,至少她爸不是。原来她爸手里没什么钱,也就不用担心别的,现在她爸手里的钱可是不少,一天少说也得拿个几百块钱,一个月下来到月底分红的时候更多,有时能达到上万。
    当然,挣的多,花的也多,每月的税钱就不少,还有租用的车队的场地和办公室,车的维修费、护理费、保险、汽油等等,哪里都需要钱。一个月下来每家能分到四五千就不少了,当然,这也就是现在,要是在后世这钱可就多多了。
    按说她爸现在手里有钱了,小身板儿也挺直了,不用天天讨好她妈了,要真想找一个比向珊更好更年轻的也不是没有,不能娶回来养个小的也不是不行,干嘛非要没事找罪受啊?可她爸偏偏对她妈一如继往,该怎么样还怎么样,简直和训养好了的大型狗狗一样,天天围着她妈转。
    看起来他爸还真不是那种人,还得对他好点。
    至于说廖凡白,呵呵,她现在可没那个好心情了。
    想到廖凡白已经半个月没给她打电话了,郝宝贝微微眯了眯眼,嘴角上挑,露出嗜血的微笑。
    敢不理我!找死!廖凡白你丫的给老娘等着,等回到学校后有你好受。
    远在京都的廖凡白正窝在书房里看书,突然之间感觉身上一凉,一股酥麻从脚底板直冲头皮,随即就有了一种被人“惦记”的感觉。
    廖凡白揉着额角苦笑。
    这下完了,要是他没感觉错,他家媳妇要发飙了,他未来的日子堪忧啊!
    佟寒安扫了眼廖凡白,皱了皱眉头,又看向一边偷懒的薛千易,嘴角抽了抽,扭回头决定无视。
    廖凡白想了一百种讨好媳妇的办法,可没一种能让媳妇消气的,直心烦着呢,抬头就看见对面的薛千易趴在桌子上流口水。
    廖凡白那个气呀,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办好呢你还有心睡觉?正好有气没地撒,既然你撞上门来我也就别客气了。
    随后薛千易就被叫醒了,廖凡白拉着他去了院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薛千易真以为廖凡白找他有事,压根没想到有什么事不能当着佟寒安和廖成杰说,非要找他单聊?他傻傻地跟着就出去了,因此忽略了佟寒安和廖成杰同情的眼神。
    薛千易被廖凡白收拾了一顿,他有多苦逼没人知道,但廖凡白心情好了不少是有目共睹的,从他微微上翘的嘴角就能看出来。
    众人正疑惑他为什么心情突然就好了,就看见廖凡白手里拿着电话一边笑一边上楼。
    众人又是一惊。
    廖凡白可是很少笑的,这是怎么了?遇到什么好事儿了?
    廖凡白拿着电话直接回了房,躺在床上听郝宝贝说话。
    “小白~,人家想你了,你有没有想我?诶呀!你别说话,我不想听到坏消息。小白~,我想你想的心都疼了,真想让你摸摸我的心跳,你听,它在‘扑通扑通’的跳个没完,小白~,你听我说话呢吗?人家在说想你呢,你怎么没个回应呀?……”
    廖凡白听着电话里腻死人的嗲声,浑身直发毛,还没两句就开始浑身起鸡皮疙瘩,这时正搓手臂呢。
    “嗯。”
    “嗯是什么意思?你是说不想我吗?嗯~,不要嘛,不想不可以哦!不然回去我可是会收拾你的。小白~,你到底有没有想我?”
    “嗯。”
    大姐,你放过小的吧,现在小的真不能说话,不然在你心里美好的形象立即就会崩塌,哪还能等你来你收拾我呀!你早就躲的远远的了。
    廖凡白欲哭无泪,默默地抹了把额头上的虚汗,一声不吱。
    那边郝宝贝好像没什么耐性了,很快放下了电话。
    廖凡白深呼一口气,虽然喜欢听郝宝贝撒娇的声音,可是太嗲了也真是受不了,他早就习惯了她冷冷又天真的样子,这样的郝宝贝是他没见过的。
    廖凡白低头瞅了自己一眼,无奈地起身冲凉水澡。
    虽然年纪还很小,可并不等于他就没有欲望,面对心爱的女孩儿撒娇,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郝宝贝放下手中的电话,眼里充满了阴郁和肃杀。
    廖凡白,你最好没做对不起我的事,不然,……
    郝宝贝紧握手里的电话,要是一般的东西这时都要被她捏爆了。
    郝宝贝主动给廖凡白打电话也是有原因的。
    她仔细想过了,廖凡白是她两世的执念,是她最想要共渡一生的人,她好不容易近水楼台先把这个白月光撩到手了,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手让给别人?当然是握在手心里不放了。
    要说廖凡白背叛了她,她是一百个不信,不光是廖凡白说过他前世的事,还有今生他对她的占有欲都让她清楚地知道廖凡白是爱她的。那又是什么原因不给她打电话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无意知晓,她只知道她不能放过廖凡白,不能放过这个她心中的最大的执念。
    为了能让他死心踏地地跟她在一起,她当然得做点什么。既然你不打电话那就我来打好了,你不说话那就我来说,只是你别后悔,我郝宝贝的报复心可是很强的。
    至于有人胆敢在她不在时勾搭她的男神,呵呵,希望你别死的太快,不然还真不够我玩儿的。
    郝宝贝自己都不知道,她现在都已经黑化了。
    她前世就是个可怜虫,胆小懦弱还自卑,现在她就是个魔女,冷酷的心里除了能让她放在心上的那几个人外谁也没有,别人的死活与她无关,过的好她不羡慕,过的不好她视而不见,只要不惹到她,她完全无视你这个人,当你不存在。
    第二天,郝志文和向珊又去了医院,郝宝贝理都没理,嚷嚷着让向姥姥给她做木瓜牛奶,还跑去附近的蛋糕店买了五斤的蛋糕,坐在那里狂吃。
    向姥姥看着疯狂往嘴里塞蛋糕的郝宝贝都要吓傻了,小心地上前问道:“宝宝这是怎么了?怎么想起吃蛋糕了?”
    以前碰都不碰的东西现在吃了这么多,太诡异了。
    郝宝贝抬头冲着向姥姥笑了笑。
    “姥姥,我没事,就是想吃了,还行,还挺好吃的。姥姥,你别担心,你看我现在这么瘦,就是想再吃胖点,吃完这些就不吃了。”
    现在太瘦了,她得再吃点儿,让自己尽快胖起来,恢复到一年前的水准,不然,她拿什么勾引廖凡白呀?
    没错,她想好了,她要在一个月内重新恢复到原来的样子,不但要保养肌肤,吃木瓜牛奶,还要再丰满些,让人一看就流鼻血那种。
    向姥姥不再管她,她这个外孙女从小就心里有数,既然她要吃就让她吃好了,反正多吃点也不会出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