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攻略秦始皇的日子 > 132.番外
    ,最快更新攻略秦始皇的日子 !
    不再做梦之后阿曲和朋友合伙做做小生意, 日子越来越好, 有空的时候她会出门旅游。
    对自己梦中的场景她还记得一些,但是不曾与任何人说过。
    偶尔她会参观一下名胜古迹, 但和梦境里的事物一对比就会发现现代的遗留下来的古迹和她梦里看到的东西差距还是蛮大的。
    有一个朋友在横店拍戏, 现在正是暑热, 她买了新鲜的水果去探班。
    朋友很感动,穿着一身古装大袍子,满头大汗眼泪汪汪的说:“还是你对我好,等电影上映我们一起去看首映。”
    这是她这个朋友接的第一个出场比较多的角色,阿曲来这边也是顺路,她安慰朋友几句,两人便分开了。
    刚出门,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明星被几个女粉丝拦住签名拍照, 对方一转头看到阿曲笑着和她说:“感谢小姑娘特意来支持我。”然后在助理递过来的一张照片上签上一张龙飞凤舞的签名,递给阿曲。
    这个时候她总不会说你认错人了, 阿曲接过签名说了一声“谢谢”。
    男明星带着助理离开, 阿曲刚刚走两步,下身忽来一阵暖流。
    大姨妈来了,可她没带卫生巾,又给朋友打电话,朋友托人送来卫生巾。
    换完姨妈巾出来阿曲发现厕所附近围了一圈的人, 她尴尬的出来, 带着耳朵听了两句。
    “飞飞怎么被人扒了!”粉丝嚎啕大哭。
    “谁做出如此丧心病狂之事!”粉丝被助理拦着不能靠近, 眼睛在男子□□的上半身上来回转。
    阿曲一偏头看到那男子的侧脸, 这不就是刚刚递给她签名照的那个吗?
    这人本来穿着一件衬衫,现在衬衫被人扒了。
    助理正在给他掐人中。
    离开不久阿曲就见到了男明星穿过的衬衫,他穿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此人长得高大,现在正被几个女孩子围在马路边。
    奇怪的是那人头发很长,远远地,阿曲看这人有几分面善,她以为那是个明星,就凑过去打算看看。
    这人长得俊朗,乍一看很粗犷,皮肤是蜜色的,人很挺拔,几个女孩子围着他的时候,他不动也不说话。
    这是个帅哥,看上去三十岁,头发长长的,在头顶绑成一个发髻。
    这年头男演员演古装戏都是戴假发,这人的头发像是真的。
    “你叫什么,能不能给我们签个名,或者交换个联系方式?”几个小姑娘一起劝他。
    阿曲越看对方越觉得有几分眼熟。
    她走过去,和这个男人站在一起,和几个小姑娘说:“不好意思,我朋友不是明星,而且已经有女友了。”
    几个小姑娘狐疑地看着她,再见那个男的没有说话,还是沉凝地站在那儿就都离开了。
    “你是谁,我好像见过你。”阿曲再说话已经换了个口音和语调,她做梦的时候听人说出来的话明明是另一个口音语调但是都听得懂,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会说了。
    男人转头,目光落在她身上,上下打量,说道:“何不先报自家姓名?”
    阿曲一笑,说道:“我姓秦,秦曲。”
    这男子一开口阿曲就知道对方的来历了,她说话用的是先秦时候的口音,而这个男子用的也是同样的口音。
    居然真的有人能穿越时空,阿曲做了三年的怪梦,现在居然已经可以平静面对这一切了。
    她一边在心中感叹,一边等着对方回答。
    “在下项羽,见过姑娘。”
    一听他的名字阿曲一下子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活人,项羽这个名字在各类影视作品中出现的频率很高,有这一个名字她在网上一搜索什么资料都出来了。
    阿曲想,这时候明智的做法应该是当做不认识对方,但是她心里有一个疑惑,非要先秦时期的人才能解开。
    没花费几句话,她就说服项羽和她走,毕竟对方总是要学一学怎么说现代的话。
    阿曲开车把项羽带到了自己暂住的地方,在这期间,项羽眉头很紧,力持平静,看着四周,什么也没说,下车的时候他的姿势和阿曲几乎相同。
    若不是他的口音,阿曲简直相信对方只是一个穿着长发在街头恶搞的普通人。
    打开电梯之后项羽在门口警惕的看着这个银色的盒子,这简直就像一个小小的牢笼,阿曲先进去,两个人僵持在这里。
    旁边的电梯落下,一群人出来,有一个人急匆匆过来,看了眼阿曲和项羽诡异的气氛,进入了另一台电梯,这时候项羽才进了电梯。
    阿曲没说什么,要怎么给一个相差几千科技文化的古人讲述现代科技她不清楚。
    阿曲问项羽从哪里来,项羽说他投了江,然后到了这里,这是实话。
    没法丢给对方历史书,阿曲去图书馆买了几本小儿识字的书,带拼音的那种,然后又买了一部电子词典给对方,告诉项羽:“你想知道的书上都有,先把字学会了,书我们再买。”
    “姑娘大恩,项羽铭感五内,来日必将报答。”项羽抱着书严肃许诺。
    阿曲等的就是这句话,“你能不能回答我几个问题?”
    “姑娘但说无妨。”
    “今天你脱了一个男人的衣服?”
    项羽说:“我穿着一身带着血污的衣服和这里的人看上去差距太大,恐怕生出事端,匆忙间便行此举动。那男子随行七八人不可能不带着衣物,不过这是我的过错,来日必定要道歉。”
    “阿房宫真的是你烧毁的吗?为什么要烧毁阿房宫?”
    项羽点头,“此事过去已久,秦朝已消亡,告诉姑娘也无妨。曾有一位妇人救我与叔父性命,我应她有朝一日烧毁阿房宫为她陪葬。”
    见阿曲有兴趣,项羽细说了一下当年的情形,“我自小便有几分骄傲又力气大,酒家说谁能抬起酒桶便将桶中酒赠与对方,当我抬起酒桶之后,酒家不舍便说我是他国乱贼。夫人让人拦下酒家便是救了在下性命,我自请为其做一件事,其言欲要以阿房为葬品。”
    “她可是叫美人?”阿曲紧张的问。
    项羽摇摇头,“女子小字不轻易透露,只知其姓罗。”
    直到项羽抱着书离开,阿曲还是一脸神游天外的模样,自从她的梦醒来,她就没想过再谈一场恋爱。
    她在想,罗美人为什么要烧掉阿房宫为自己陪葬。
    项羽每天忙得很,读书写字学说话,阿曲也忙得很,她到这边是来做生意的。
    对方是个男老板,一米八大长腿,眼睛乌黑深邃,一身整整齐齐的高定西装,手表是纯金带钻的,很漂亮,更漂亮的是他的脸。
    阿曲从没想过可是在一个男人这里看到这样漂亮的脸,睫毛那么长,皮肤那么嫩,偏偏长得一点儿也不女气。
    “你好,我姓系,系统。”帅哥面如春风的说。
    阿曲差点笑场,这名字取的是不是有点儿随意?她想起了小说里常见的各种各样的系统。
    现在不是谈这个的时候。
    闲聊几句的时候阿曲觉得很舒服,对方很会说话,一点儿也不让人难受。
    但是谈生意的时候就有些险象环生的意味了,无他,这个叫系统的实在太聪明了。
    字字句句都是奔着利益最大的方向去的,话语之间总会丢下几个陷阱,阿曲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累了。
    搞到最后,她都想放弃这个客户了,想想钱,又不太忍心。
    突然对方手机铃声响了,然后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之后画风一变,三两句话就敲定了双方的合同,约定了签字时间。
    结局双赢,阿曲很满意,而对方急着走。
    两个人笑眯眯的握手说再见。
    阿曲今天过生日,她下楼之后顺便去蛋糕店,准备犒劳犒劳自己,她喜欢奶油多一点儿的那种蛋糕。
    奶茶店门口,一个男人背着身子打电话。
    “今天我看到一个女的眼型特备好看,我想买一个,也给你买一个,好不好?”
    那头应该在否定。
    因为男人继续说:“不过就是一个眼型而已,我们挣钱不就是花的吗?趁这次休假时区比较好,多买一点。”
    什么叫休假时区,阿曲不懂,但是她听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觉得有点儿耳熟,再抬头一看对方耳朵,那里有个闪闪亮亮的耳钉,就认出对方了。
    她进了蛋糕店,最后听对方说的是:“云裳宝宝,我发现一家很好吃的蛋糕店,给你买你喜欢的……”
    阿曲有点体会到什么叫一恋爱就失恋的感觉了。
    她以为对方是一个聪明睿智成熟年纪相当的男性,接过是一个整容爱好者,好吧,整容和霸道总裁人设不矛盾,但是好诡异……
    而且对方家里还有一个感情很好的宝宝……
    完了,不用考虑了。
    不一会儿,系统打完电话进去,看到阿曲还打了个招呼,“秦小姐也来这里买蛋糕,真巧。”
    是挺巧的,要不然也不能看到对方另一面。
    “今天谈生意的时候我家里人临时有事,这才仓促结束,真不好意思。”系统笑着说,他脸上的确带着不好意思的样子。
    阿曲非常感谢对方家里人临时有事儿,她笑着说:“哪里哪里,没关系的。”
    系统相中了几个蛋糕,犹豫了一下,就把几个蛋糕一起买下了。
    他又看蛋糕店的饮料,“哪种饮料比较甜,微酸?”
    店员听了给他介绍了几种,他每样都买了两杯。
    系统付好钱和阿曲道了一声再见,她也挑好了自己喜欢的蛋糕,也是多买了几个,毕竟现在项羽还住在家里。
    出了店门,她脚尖不小心踢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低头一看是个浅蓝色的荷包?
    这东西谁会戴,想想也就是刚刚的系统先生了,她拿着东西回去,准备签合同那天带着还给对方。
    回到住处,阿曲招呼正在看新闻的项羽来吃蛋糕,谁料项羽过来一眼就看到了茶几上的荷包。
    “这是哪里来的?”他问。
    阿曲没注意到项羽的神色,只是觉得对方语调有点儿奇怪,他说:“这是我一个谈生意的朋友丢的,过两天我去还给他。”
    项羽再三看了那荷包几眼,然后又把东西拿到手里看了又看,说道:“你经常见这里有战国时人吗?”
    “直到目前,我也只见过你一个人,怎么了?”阿曲抬头问。
    项羽说:“我在秦国几年,认识女子的绣工。”
    阿曲猜测项羽之所以认识女子绣工是因为虞姬,但是这荷包是整容爱好者系统先生的东西,她摇摇头:“也许是文物出土的,或许是家传的。”她又解释了一下这个荷包的由来,“系统先生也许是一个喜欢整容化妆的大佬,这荷包可能是他自己绣的,祖上传下一些手艺也不奇怪。”
    男人爱红妆,爱刺绣这件事对项羽的冲击还是很大的,一时之间,思绪有些卡顿。
    荷包的刺绣技艺来自传承未必没有可能,他放下手里的荷包。
    不过怎么看这荷包和见过的荷包都没什么不同,区别只在布料不那么贵重而已,但这样看来更像是有古人在现代了。
    不过项羽也没有认识同乡人的打算,这个念头刚一起来就被他丢一边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