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鱼沉 > 第413章 似曾相识人归来
    ,最快更新鱼沉 !
    阿鲤看着爹爹的身影化成一股蓝色激流冲上江面,一转便消失不见。
    她晓得,这是爹爹去找庆忌算账了。
    阿鲤从蚌珠里头撑起了身子,跳了下来,看着东边的旋涡。
    那是一条长长的水柱,急速的旋转。很高很高,上通天庭,下达凡间。
    往下,是无人神境去往凡间的路。
    她听庆忌讲过好多好多凡间的事,有许许多多好吃的好玩的。不像无生境,只有一片江水,和江边的一株柳树。
    可惜爹爹一直不许她靠近水柱。
    不过,她只去凡间偷个果子而已。她惹庆忌不高兴了,庆忌以后肯定都不会带凡间的果子给她了。
    阿鲤转头,看着偌大无人的水宫,确定爹爹不在了。回头摇身一变成了小锦鲤飞快地游向了水柱。
    水柱激流,阿鲤将一靠近,便被急湍的水柱拉了进去。一阵昏天地暗,片刻之后,又回到了水中。
    阿鲤终于回过神来,摆了摆尾巴,水中荡起的水波散开。
    还在无生境?她转头看了看周围。
    不,这不是无生境。无生境里没有这么亮。她仰着头,看着水面闪闪的光亮,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那是什么?
    水面上洒了许多的阳光。
    阿鲤晃动着尾巴不自禁的向上摆去,她游得很快,不大会儿便到了水面。
    阳光洒在她的,照得她很暖很暖。阿鲤呆呆地看着天上挂着的太阳。
    旁边有山风的声音。
    阿鲤转头,看向岸边。
    那里站着一只鸟儿,本来在饮水,突然看到从江中浮起来的一条鱼儿,一脸疑惑。
    “你知道那时什么吗?”阿鲤挥着鳍指着天上的太阳,对着那鸟儿问道。
    鸟儿看着阿鲤,低下头,继续喝起水。
    那鸟儿长喙细腿,足有六尺高。脖子又细又长,全身朱色,像是一团火。微微俯身低着头喝着江里的水,一点一点地小酌,姿态优雅。
    阿鲤看着喝水的鸟儿,忽而道:“呀,你跟我一样,全身都是朱色的嘞!”似乎忘了她将才问的问题,尾巴一摇,就游到了鸟儿身边。
    鸟儿偏头,继续喝着水。
    阿鲤尾巴一摇,又跟了过去:“我叫阿鲤,你呢?”
    鸟儿看也不看阿鲤,别过头,继续喝起江中的水来。
    阿鲤幻出人形,爬到岸上,沾着水的手摸向鸟儿尾巴长长的,几乎垂在地上的朱色的毛:“好软呀……”她喃喃,说着又要去摸。
    鸟儿侧过身子,躲开了阿鲤的手。抬起头,俯视着她。
    “我摸摸嘛。”阿鲤嗲声嗲气地说道,便要上前却抓鸟儿的羽毛。
    鸟儿又偏过身子,躲开了阿鲤的手。
    “小气。”阿鲤撇着嘴,看着鸟儿,嘟了起来。
    鸟儿抖了抖身上沾着的水渍,转身准备离开。
    阿鲤见此,嘴巴一张,“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鸟儿站住脚步,转身,看向光着身子坐在地上哇哇哭着的阿鲤。眉头皱了皱。
    阿鲤边哭边靠近鸟儿细长的腿。
    鸟儿往后退开一步,阿鲤哭出的声音就高一度。
    天吴还在无生境中提着庆忌的黄衣领子呵斥,骂的庆忌一脸泪水呜呜不停。忽听耳边一阵哭啼。这哭声那么熟悉,偏偏还不是从水宫中传来的。
    他心下一凝,将手中的庆忌往江面一丢,身子一转便化成一汪清水融入江中。
    “阿鲤!”他急急地从江中冲出来,看着岸边的一人一鸟,身子一僵。
    一只通体朱红的鸟屈着腿趴在岸边,神色淡漠。而他的阿鲤,正光着肉嘟嘟的身子坐在那大鸟的身上,不停的扯着它的羽毛,一脸笑嘻嘻。
    那鸟感觉到了来人,抬头看向水面站着的男子。跟着站起了身子。背上驮着的小女儿也倏忽拔高。
    阿鲤看着江面站着的天吴,一脸开心地献宝道:“爹,你看,这有只好好看的大朱鸟!”
    “好看什么!”天吴黑着脸,身子一晃便到了两人面前,伸手就要去提鸟背上坐着的阿鲤:“跟我回去。”
    “不要!”阿鲤一把抱住鸟儿细长的脖子,一脸骄横地对天吴道:“我要跟他玩!”
    天吴感觉自己气的脑仁儿疼,呵道:“不听话我就把你丢去喂鱼!”
    “我就是鱼!我不怕!!”阿鲤抱着鸟儿的脖子更紧了。
    天吴看着死也不放手的阿鲤,强迫自己吸了几口气,这才放低了声音,哄道:“阿鲤不是想要去人间吗?”
    听到‘人间’二字,阿鲤亮晶晶的眼睛看向天吴:“这里不是人间吗?”
    “当然不是。”见阿鲤上心,天吴赶紧道:“此处为汤谷,是无生境去人间的必经之路。”
    这便是他不准阿鲤去人间的缘故。
    “原来不是人间啊……”阿鲤喃喃,大眼睛扫过汤谷的山川,和漫山的花树:“人间比这里还好看吗?”
    “那当然。”天吴哄道:“阿鲤听话,爹爹就带你去人间玩儿。”
    “好啊!”阿鲤想也不想便放开了那大鸟的脖子,任由天吴抱开了去。
    天吴抱着阿鲤离去,走时不忘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还静静站在原地的朱色大鸟。只剩下朱鸟一脸茫然的看着两人离去。
    以此阿鲤让天吴松口,让她每年去人间呆些个日子玩乐。唯一的要求便是每次去人间,须得天吴亲自送去,再亲自接回。
    从此之后,阿鲤再没有误入过汤谷之中。
    ……
    ……
    2017年的夏天,格外炎热。毒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未名湖边的翠柳垂在水面,倒映成像。临湖轩的荷花开得正盛,一朵朵挺立着身姿绽放在阳光下。湖上的圆叶团团铺开。
    这样热死人的天气却是个拍照是个好日子,日光明媚,艳阳高照。
    少女阿鲤站在湖边,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倚靠在临湖轩旁的一棵柳树上,身子侧前,竭力的,竭力的,往前伸展。
    手里的单反镜头对准着靠着河岸边的一朵荷花。硕大的花瓣上站立着一只翠鸟,在梳理着羽毛。
    天地在这静寂之中,阿鲤的眼中只剩下那朵亭亭的荷花,和荷花上站立着的翠鸟。
    突然身后有小孩子的嬉笑声起,她被往前一撞,阿鲤竭力伸展的身子一个不稳就栽进了湖里。
    尖叫声响起。
    当然不是她的,她可不怕水。
    阿鲤掉在水中,想要抬起单反继续照。可惜那翠鸟已经被扑腾的水声吓飞了。她身子晃在水中,不开心地看向岸边不知所措地看着自己的小男孩儿。
    这些小屁孩,就是要吓吓。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在水边乱嬉戏。
    阿鲤恶作剧的心思一起,身子就开始在水中扑腾起来,越扑腾越往下,明明不过两三米的荷花池硬像是海子一眼深不透底。
    一下便没了人影儿。
    岸边的小男孩和带孩子的妈妈都吓坏了,不停的叫嚷着落水了救命……
    便在此时,突然有个身材修长的男子脱了鞋袜就跳进了湖里。
    阿鲤还在水下逗着游鱼,突然腰上一股大力传来,她便被硬生生地拉上了岸。让她挡都挡不过。
    这哪里是凡间的力量?!
    阿鲤被强扯出水面,吐了几口水,张嘴就想骂人,目光触及面前的男子,一阵恍惚。
    勾人心魄的凤眼,紧抿的薄唇如三月桃瓣,肤如白瓷如凝脂,清爽的短发因为站着水耷在饱满的额头前,衬衫的纽扣解开了两三口,露出脖颈下诱人的锁骨。
    阿鲤在怔愣中被人拖出了水面。被拉出湖的一瞬间,一种熟悉的感觉涌入脑海。似乎什么时候,她也这般,在此处,掉进水里,被人救起了一般。
    但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甚至那一瞬间的熟悉感之后,阿鲤再想,都不知道将才自己想到了什么。
    “怎么样怎么样?”男孩子的妈妈急忙上前查看阿鲤。
    “没事儿。”说话的不是阿鲤,而是旁边扶着阿鲤的男人。
    男人被阿鲤看的有些不自在,偏过头皱起眉头。他摸向自己的脸庞。
    “怎么了?”他问道。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少女呆愣地问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