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诸天气运系统 > 第六十八章 治疗三上父
    ,最快更新诸天气运系统 !
    被抓住的杀马特想要再问,却突然发觉对方猛然发力,他的右手突然传来‘咯嘣’的骨碎声,而且全身上下的骨头好像都跟散架了一样。
    在另外几个杀马特的目光中,这个杀马特好像就是瞬间变成了一个无骨动物一样。
    “三开,你怎么了?”
    “三开?”
    “快点放开三开。”
    几个杀马特惊叫一声,全部向着陈运扑了上来。
    陈运冷冷一笑。
    正好。
    身影快速的闪动,在千分之一秒时间内分别对着几人轻轻点了一下。
    三上由佳正等着看陈运所说的处理这几人的情况呢,却突然发现另外的几个杀马特瞬间也和第一个杀马特一样,变成了无脊椎动物,瘫软在了地上。
    在三上由佳的可爱的傻眼中,陈运轻轻的一笑,转身离开。
    “我叫陈运,中国人,以后有机会还请多多关照。”
    三上由佳回神,看着陈运的就要消失的背影,咬了咬牙,连忙跟了上去。
    一段路程之后,天色,也是暗了下来。陈运无奈的摇了摇头,看向身后的那个单薄的身影。身影一闪,出现在了她的身边。
    “你一路跟着我,就说明你有事,为什么不冲上去呢?”
    三上由佳正在疑惑前面的陈运怎么突然消失了,却突然听到了旁边传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就要摔倒在地。
    陈运连忙一拉,将三上由佳拉近自己的怀里。胸前,一股股柔软舒适的感觉不断地传来,温暖着陈运的心。
    三上由佳嫩脸嫣红,赶紧推开陈运。陈运嘿嘿一笑,心中那股由黄蓉带来的怨气,已经消散得差不多了。见着三上由佳的这副脸红的样子,更想和她玩一下了,好歹对方也是一个颇有颜值的配角啊!
    “由佳酱,有什么事你就说吧,你这么漂亮的女孩一定会有许多的男生帮你的!”
    听到陈运如此亲密的称呼,三上由佳脸色更红,更加的诱人。但想起自己的目的,不由压下心底的娇羞,抬起头,一脸期待的看着陈运。“陈运君,你的华夏武功这么厉害,您会不会那些华夏的传说中的医术啊?”
    “怎么了?由佳酱生病了吗?”
    陈运一脸惊讶,装模作样的上上下下看了三上由佳几眼,最后大饱眼福后才一脸认真的说道:“通过我的‘望’诊,由佳酱你的身体很健康啊!”
    三上由佳顿时一脸激动,丝毫没怀疑陈运的险恶用心,美目闪闪的看着陈运。“我...我没病,陈运君,我可以邀请你到三上家做客吗?”
    这,艳福不会来的这么快吧?
    见到陈运的呆滞,三上由佳摆手,连忙道:“我的父亲出了点事,希望您能去看看。请多多指教。”说着,又躬下了身。
    看着对方暴露出的一抹春光,陈运摸了摸鼻子。
    日本,果然是男人的天堂。
    轻咳了声,缓缓道:“那以后请由佳酱多多指教。”说着,陈运也学着躬了一礼。
    三上由佳高兴地跳了起来。
    陈运跟在三上由佳身后,来到了三上由佳家那并不富裕的家。看了一下三上由佳的父亲一眼。
    酗酒过度,大量吸烟,繁重的生活压力,导致全身机体情况下降,宛如一个五六十的老头。
    “由佳酱,伯父的情况是因为生活的压力以及不规律的生活习惯导致的,治这病很容易,但又很难。”陈运直接当着三上父的面,对着一脸忐忑的三上由佳道。
    三上由佳先是露出一个放松下来的笑容,然后用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陈运,不知道他最后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由佳酱,伯父现在的病对我来说很容易治。”
    三上由佳脸上露出惊喜,陈运接着道:“可是整个家庭的压力压在伯父的身上再加上那些长年累月养成的习惯,就算这次治好了伯父,过个几年,伯父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三上由佳脸色一僵,焦急的看向陈运。“陈运君,难道没有一劳永逸的方法吗?”
    “由佳,爸爸的身体爸爸知道,你不用为难陈运君的。”三上父向着女儿安慰道,整个人都是一种豁达的态度。
    “爸爸,闭嘴。我不要你离开我,我不要。”三上由佳哭泣道。
    陈运嘴角抽了抽。
    这,什么情况啊?
    三上父不是还活着吗?
    “你们两个,都给我闭嘴。”
    陈运抚了抚额头,没好气的呵斥了要上演父女剧的两人。
    “给陈运君添麻烦了。”三上由佳连忙躬身道。
    陈运没理会三上由佳,直接看向了眼中带着愧疚的三上父。“伯父,您是看不起我吗?您的病虽然对于那些现在的西医院来说,那几乎就是绝症,可是对于我们华夏的中西来说,您的病还是有的治的。您如果非要想死,丢下三上由佳一个人,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陈运君....”三上由佳抬头,脸色嫣红的看着陈运。
    三上父看了一下陈运,再看了一下已经眼露情意的三上由佳,微微叹了口气。他的病,他知道。谁不想活着,可是三上家,可没有什么可以作为报酬的东西给对方啊!
    不过,再次看了一下自己的乖女儿。
    如今,那还能说什么啊!将眼神移向陈运,躬身道:“以后,还请陈运君多多指教。”
    见到三上父同意,陈运在三上由佳一脸期待的眼神中用内力对着三上父的身体一阵洗筋筏髓,再配上点穴手法,一时半刻,三上父就跟一个煮熟的大虾一样。全身通红,然后噗噗的冒起热气来。
    三上父只感觉全身上下痛不欲生,想死的感觉都有了,想要大喊,却发现一句话也喊不出。
    三上由佳见着自己父亲的样子,更担心了。
    片刻后,陈运收回双手,三上父就跟瞬间起了化学反应,一滩滩难闻的黑泥和油污从全身的毛孔处冒出。三上由佳呆呆的看着这一切,不明所以。
    黑泥渐渐地覆盖了三上父的身体,他整个人的气息,也是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走吧,好了。”陈运看着一旁呆滞的三上由佳道。
    “好了?”三上由佳疑惑的看着陈运。
    “是啊,只要他待会起来洗个澡,明天你就能见到一个精神奕奕的父亲了。”陈运一脸笑意的看着三上由佳。
    “真的?”
    “你说呢?”陈运没好气刮了一下三上由佳的琼鼻。
    敢不相信他,没见他刚才那么卖力吗?
    三上由佳露出一个羞惭的笑容,担忧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给陈运安排了一间客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