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大概是个假主角 > 第三百四十五章 混沌的记忆,模糊的身份
    ,最快更新我大概是个假主角 !
    在薛诰他们进入到储书楼的时候,沐蓁一个人跟倒在地上的麦咭科和穹斯一块呆在石室里,麦咭科和穹斯血流不止,石室内没有任何的声响,也没有光,除了越来越浓郁的血腥味,什么都没有。
    沐蓁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她的脑海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不断的钻出来。那不是沐蓁的东西,沐蓁能感觉到,可是她无法控制那些脑袋里不断冒出来的东西。
    那些记忆不是她的,可是,真的不是她的么?
    ……
    昏暗的环境,夹杂在空气中的血腥味,远处躺在血泊中的人,这一切的一切,跟脑海中某处影像重叠。
    沐蓁看见一个小小地身影站在黑暗之中,她跟自己一样都是短发,只不过她的身体看起来比她还要娇小,可明明是那么娇小的身躯,手上却握着两柄大刀。
    沐蓁能感觉到那娇小的身躯下藏着力量,而且她总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
    忽然,沐蓁眼前的那个女孩转过身来,那是一张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
    她对着沐蓁微笑,那笑容沐蓁从未见过,沐蓁可以肯定,她并不是自己,但是却无法说服自己,因为她们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突然她的身后炸开,光亮一下子照亮了她的脸,沐蓁看见一滴泪水从她眼角滴落下来,嘈杂的声音,混乱的环境全都向沐蓁涌来。
    下一秒,沐蓁变成了她。沐蓁能感觉泪水划过脸颊的感觉,身后有灼热的痛觉,刚才爆炸引起的耳鸣还没有回复,可是她的视线却始终停留在前方那抹白色的身影。
    “珑渊,你快走吧!你在这里就是个累赘,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有你在我反而束手束脚。”
    “希泽,你别犯傻,他们人那么多,你打不过的。”
    “我希泽还从来没有输过,以前不会输,以后也不会。珑渊,连你也不听我的话了么?”
    “希泽,我们一块儿面对。”
    “珑渊,我们之间的关系就此断绝。希泽·赫尔特就此与珑渊断绝往来,永生再不相见。”
    她将自己袖子割下扔于空中,随后在身后设下法阵,阻碍了珑渊的道路,孤身一人前往那黑压压的前方。
    沐蓁能感觉到她的双手在颤抖,她也感觉到她不断滴落的眼泪。
    眼前所有的一切消失不见,连带着空气中的血腥味也消失了,四周除了无边无际的黑暗,没有其他的东西。
    忽然,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这里是什么地方?”
    随着这个声响的出现,沐蓁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那是之前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
    她看着沐蓁,沐蓁看着她。
    两个人面面相觑,大概谁都觉得诧异,所以两个人再见面之后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最后还是沐蓁先打破那尴尬的场面,“你就是希泽·赫尔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希泽下意识要抽出她平时别在腰间的双刀,一碰才知道,自己的双刀早就坏掉,被自己丢了。发现失去双刀的希泽马上握拳防备,露出一副攻击的姿态。
    沐蓁苦笑一声,“希泽放松,我没有敌意的。”
    希泽警惕地看着沐蓁,仍旧保持着防备的姿势。“那你为什么会跟我长得一模一样。”
    “大佬,我也想要知道啊!为什么我们会长得一模一样啊!”
    希泽上下打量着沐蓁,她还不是很相信沐蓁说的话,“所以,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也不知道啊!”
    希泽将信将疑地看着沐蓁,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沐蓁的耳边响起,沐蓁猛地清醒过来。
    希泽消失了,沐蓁又回到之前的石室里,只不过石室里多了一个人。
    沐蓁看不见那个人的模样,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衣,而且把脸也蒙起来了,要不是因为他的手还在摇晃沐蓁的话,沐蓁也很难在昏暗的环境下看见他的存在。
    “醒醒,我带你离开这里?”
    沐蓁还没回过神来,她呆呆地看着他,她能看见他的眼睛,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沐蓁还处在迷糊状态,所以会觉得眼前这个人有些熟悉,明明只是一个陌生人,竟然感觉到安心。
    “你是谁?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对面那个人楞了一下,“你竟然跟人这么说吗?”那个人语气很欢快,沐蓁甚至能感觉到蒙面之下的他在笑。这让沐蓁有些不爽。
    “为什么这么问?”
    “总觉得你经常这样搭讪!”
    “也没有经常吧!偶尔,等等,你竟然知道什么是搭讪,你到底是谁?”沐蓁挣扎着站起来,而他已经往石室的一边走去了。他没有理会沐蓁的提问,他在石壁前停下,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眼前的石壁就打开了。
    轰隆隆,光照射进来,沐蓁正往他所在的地方跑去,可是她跑出石室之后,那个人却消失了,眨眼间,那个人就消失了。
    沐蓁想不清楚,那个人为什突然出现,带自己走出石室之后,又突然消失了,而且那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沐蓁总觉得他很熟悉,好像真的在哪里见过一样。
    可是总是想不起来,她应该记得他的,特别是那双眼睛,在哪里见过呢?
    沐蓁一边走,一边思考着,可是怎么都想不出来。
    而这个地方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她走着走着又回到之前跟薛诰一块儿困住的地方。她稍微有点害怕,毕竟她现在只有一个人。如果遇到危险了,她几乎是没有办法脱身。
    所以她小心翼翼地走着,每一步都走得特别小心,生怕会触发什么机关,而且这种类似于地牢式的地方,很少会没有机关的。
    因此,沐蓁只能极其小心的在这个迷宫式的建筑里打转。直到她穿过一条甬道,来到那个跟薛诰,铠昊特,穹斯他们一块呆过的房间里,她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呆在那个房间里,她终于不用再担心危险到来,而且在那个房间里还有吃有喝的。最最重要的是,那个房间里还有温泉。
    沐蓁在吃饱喝足之后,脱掉了身上的衣服,泡进了温泉,那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这才放松下来。
    而变故也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在不知不觉间悄然而至,降临在沐蓁身上。
    ……
    薛诰跟在碧斯身后不知不觉来到之前遇见碧斯所在的地方,那条灵之柱还在,可是水柱里嘉妮斯的尸体却消失了。但是现在的碧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管嘉妮斯的尸体为什么消失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怀里的穹斯的安危。
    灵之柱前站着一个人,虽然她换了一身衣服,但是薛诰还是一眼认出那个人就是沐蓁。
    薛诰向沐蓁跑去,可是在快要到达她身边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眼前的这个人似乎不是沐蓁,不是了,不再是了。
    薛诰能感觉到她散发出来的感觉,那是一种极其陌生的感觉,之前薛诰也有感觉到,可是这一次,跟之前很多次都不一样了,就好像,沐蓁被什么彻底吞噬了一样,什么都不剩了,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薛诰害怕这样的情况,也害怕自己的感觉被证实是正确的,所以他始终站在离沐蓁三步之遥,不敢开口,也不敢触碰她,好像只要做出什么事情来,一切就都不可挽回了。那个跟他一块来到这个世界的,那个爱吐槽,爱跟自己开玩笑的吃货沐蓁就是消失不见了,彻彻底底地消失不见了。
    薛诰的行为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他觉得只要不打破这个局面,就还能停留在他还没找到的沐蓁的情况,他所认识的沐蓁也没有被什么东西吞噬,一切还没有变得那么快,还来得及,还能来得及。
    可惜,已经迟了,迟了,太迟了。
    “沐灵族的大人,请你救救我的妹妹!”碧斯抱着穹斯跪在地上,祈求着沐蓁的。
    碧斯祈求的话语打破了薛诰自欺欺人的局面,连带着也逼迫薛诰再次接受现实——他所认识的沐蓁已经不在了。
    沐蓁听到碧斯的话语,转过头来,俯视着碧斯,她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儿弱者的痕迹,也没有半点儿沐蓁的痕迹。
    薛诰看着这样的沐蓁,心在一点点下落,他说不出话,也不知道能对一个有些沐蓁模样的陌生人说些什么。
    “求求您,救救我的妹妹吧!”碧斯把头低到地上去,极其虔诚,极其哀求,她恳求沐蓁救穹斯。
    可这样虔诚的模样,看在沐蓁的眼里,却是什么都没有。
    沐蓁冷冰冰地开口,“我为什么要救你妹妹呢?”
    “只要你能救我妹妹,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什么都可以给我,哪怕是你的命?”沐蓁勾唇露出了一个笑容,明明还是那张脸,明明还是差不多的笑容,可现在的薛诰看了,却只剩下陌生和厌恶。
    “可以给你,只要你能救我妹妹,我可以把我的命给你。”
    沐蓁俯身抬起了碧斯的头,仔细地打量着碧斯,脸上的笑容更深了,“你的命啊!药灵的主人啊!稍微可以考虑下呢?可是还远远不够呢?你知道你的妹妹伤得多重么?”
    “我知道,只要你能救活我妹妹,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只要你能救活她。”
    “可你能给我什么呢?你只有你的命呢?药灵也被你弄丢了,只有你的命是不够的呢?你还有什么可以给我的呢!”
    沐蓁的笑声听得薛诰十分别扭,别扭到他在下一刻,挡在了碧斯的面前,做出攻击的姿势。这不是他第一次对沐蓁做出攻击的姿势,却是他唯一一次为了别人而对沐蓁做出攻击的模样。
    沐蓁看着薛诰,脸上仍旧挂着微笑,这让薛诰想不通,更加想不通的是沐蓁接下来的话。
    “薛诰,你这是做什么呢?你不是说过,无论如何都会保护我的么?那么,你现在的行为是在保护我么?”沐蓁的话让薛诰楞了好一会儿,不过不是因为沐蓁说话的语气没有半点儿起伏,薛诰甚至要认为眼前的沐蓁还是他认识的沐蓁。但是,不一样了,就算薛诰不愿意承认,但是事情已经到了他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程度了,从之前她的那些话开始,一切就都变了。
    薛诰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不要被眼前这个样子骗到,她不是沐蓁,不是吃货沐蓁,也不再是。
    “你是谁?”薛诰瞪着她。
    “我是沐蓁。不然,我还能是谁呢?”
    “不,你不是沐蓁,虽然你跟沐蓁长得一模一样,但是你不是沐蓁。”
    “那,如果我不是沐蓁的话,那我是谁呢?又或者我应该是谁呢?薛诰。”沐蓁饶有兴趣地看着薛诰。
    薛诰一时说不出话来,面对这样的沐蓁,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他能怎么说,不管说什么都总是能被说回来,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
    索性也不再这个话题上绕圈子了,横竖现在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你能救活穹斯么?”
    “可以救活就怎样?不能救活又怎样?”
    “如果你能救活穹斯,那么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沐蓁挑了挑眉,“哦?是么?我想要什么,你都可以给我么?可是,薛诰,你又可以给我什么呢?你曾经答应过我的事情,你又有哪件是真的做到了呢?你觉得我凭什么相信你呢?又为什么要相信你这个说话一直不算数的人呢?”
    “你都记得?”
    “你倒是希望我不记得,这样你就可以接着用那么虚伪的话语糊弄我了,是么?薛诰。”
    “我没有糊弄你,我也没有想要糊弄你的意思。”
    “可你的的确确是言而无信了。再者说了,你那些虚假的东西,我也不要。”
    “那你要怎样才肯救穹斯?”
    “救?我为何要救!她伤得那么重,除非用灵力养着,否则没有别的办法,我又没有杀到,用我那少得可怜的灵力去养她,去救她。”
    “到底要怎样你才肯救她?”
    “很简单,你问问你身后的铠昊特愿不愿意拿自身的灵力养她。如果他愿意,你再来求我动手救她吧!反正,我是不会碰我体内的灵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