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读书网 > 都市小说 > 偷心妙手俏丫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缘来是你(大结局)
    ,最快更新偷心妙手俏丫头 !
    四年后。
    “慕寒、还真,你们不要到处乱跑!小心又摔着!”林思思跟在陆还真和秦慕寒身后不停地念叨着。
    秦慕寒一边跑一边对着林思思做鬼脸:“哈哈,小姨笨笨,小姨追不到我们!”
    “追不到?你们最好不要让我追到,否则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们!”林思思撸起袖子,和两个孩子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
    “略略略,小姨来追我们啊!”
    秦慕寒和陆还真人小鬼大,别看他们才四岁,却经常搞得林思思晕头转向。
    “你们又在欺负小姨了,对不对?”林朝朝在秦月白的搀扶下,挺着大肚子来到孩子们玩耍的地方。
    “爹爹~娘亲~”
    “秦叔~林姨~”
    秦慕寒和陆还真看到秦月白和林朝朝后,便立刻热情地跑了过去。
    “姐姐,姐夫。”林思思走过来打招呼道。
    “思思,照顾这两个调皮的孩子一定很辛苦吧!”
    “还好啦!虽然他们的确很调皮,但我还是应付得来的。”林思思将双手放在秦慕寒和陆还真的头顶,却被他们两个躲开了。
    “那就好。”
    “姐姐,思羽什么时候出生啊?”林思思摸着林朝朝圆滚滚的肚子问。
    “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吧!”
    林思思弯下腰,拍了拍秦慕寒的小脑袋说:“慕寒,你的妹妹就要出生了哦!”
    “妹妹妹妹!”秦慕寒也伸出肉肉的小手贴在林朝朝的肚子上。
    “还真什么时候才能有弟弟妹妹呢?”
    陆还真看到秦慕寒都有自己的小妹妹了,心里羡慕的不得了。
    秦月白蹲下身子,拉着陆还真的小手安慰道:“小还真,等你能够照顾自己以后,你爹和你娘就会给你生一个小弟弟或是小妹妹的。”
    “真的吗?”
    “真的。”
    第二天,凉真儿照顾陆还真起床的时候,就发现自家女儿已经开始自己穿衣服了。
    “还真,今天怎么这么乖啊?学会自己穿衣服啦!”
    “秦叔说,等还真自己会照顾自己时,爹爹和娘亲就会给还真生一个小弟弟和小妹妹的。”陆还真仰着小脸回答。
    “原来是这样啊!”
    陆还真抱着凉真儿请求道:“娘亲,还真已经可以照顾自己了,您就和爹爹给还真生一个弟弟和妹妹出来吧!”
    “还真乖,弟弟和妹妹总会有的,不要着急。”
    吃饭时,陆还真拒绝了凉真儿的喂食,自己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还真今天这是怎么了?”陆十颜不解地望向自家女儿。
    “还真看到朝朝要给慕寒生小妹妹了,就羡慕的不得了。秦月白就告诉她,等她自己会照顾自己时,我们也会给她生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的,所以她今天什么事情都吵着要自己来。”凉真儿小声的解释道。
    “看来,我们的确是应该给她生一个小弟弟和小妹妹陪着她了。”
    “说得容易,又不是你来生。”凉真儿回想起当初生陆还真时候的情景,忍不住赏了陆十颜一记白眼。
    “娘子,生之前,我出力。生之时,你出力。总之,我们各自出力嘛!”陆十颜凑到凉真儿的耳边,暧昧地开口。
    凉真儿撇了一眼正乖乖吃饭的还真,看到她并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便急忙推开陆十颜,“去去去,少在孩子面前说这些。”
    凉真儿发现陆十颜好像越来越不正经了。
    秦慕寒两岁的时候,秦月白和林朝朝便将他丢给林思思照顾,而他们则出去游山玩水,过所谓的二人世界去了。
    “思思,你姐姐和姐夫呢?”凉真儿和陆十颜来锦源楼的时候,只看到了抱着慕寒的林思思,却不见秦月白和林朝朝的身影。
    虽然林思思很喜欢小孩子,但她仍旧忍不住腹诽。
    “姐姐姐夫将孩子丢给我,自己却出去逍遥快活!”
    两天后,陆十颜和凉真儿派人将陆还真送了过来,说是让林思思帮忙照看几天,他们出去办些事。
    “让我带孩子就直说嘛!还说什么出去办事?我看就是游山玩水去了!我不管!等他们都回来后,我也要出去游山玩水!”林思思背上背着秦慕寒,怀里抱着陆还真,在店里转悠道。
    秦思羽出生后,秦月白疼爱得不行,这让秦慕寒非常不满。
    “娘亲,我发现自从有了妹妹以后,爹爹都不疼慕寒了。”秦慕寒抱着林朝朝,可怜兮兮道。
    “慕寒也是爹爹的孩子,爹爹怎么会不疼慕寒呢?你要知道,妹妹比你小,爹娘对她的照顾自然会多一些。这并不代表爹娘只爱妹妹而不爱慕寒,你作为哥哥,也要好好疼爱妹妹,保护妹妹才行,明白吗?”林朝朝耐心地教育秦慕寒道。
    “慕寒明白了。”
    “真乖。”
    不过,事后林朝朝也的确向秦月白提了这件事情,她也觉得秦月白好像对思羽更偏心一些。
    “月白,你是不是太偏心了一点?”
    “怎么了?”秦月白抱着女儿走了过来。
    自从女儿出生后,秦月白几乎天天不离手,整日整夜地抱着,也难怪秦慕寒会有那样的想法。
    “慕寒今天对我说,自从有了妹妹,你就不疼他了。”
    “没有啊!我也很疼慕寒的!”
    林朝朝坐到床边,叹了口气道:“唉,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果然不假。”
    秦月白将已经睡着的女儿放进床边的小床里,走到林朝朝的身边坐下,揽住她的肩膀道:“你吃女儿的醋了?”
    “我怎么会吃女儿的醋呢?我只是为慕寒鸣不平罢了。算了,以后你不疼他,我疼便是。”
    秦月白嘴角含笑地望着林朝朝,“承认吧!你就是吃醋了。”
    不等林朝朝回答,秦月白便吻上了她的双唇。
    陆还真五岁的时候,凉真儿给她生了一个小弟弟,起名为陆少卿。这下终于把陆还真高兴坏了,整天吵着要抱弟弟。
    “少卿,叫姐姐~”陆还真趴在床边,对躺在床上的陆少卿说。
    “哈~”陆少卿才几个月大,所以只会发一些简单的音节。
    “不对不对!是姐姐~”陆还真纠正道。
    “哈~”
    凉真儿走进房间时,便看到陆还真还在执着地教陆少卿念姐姐,“还真,你弟弟还小,还不会叫姐姐呢!”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叫姐姐呢?”陆还真哭丧着小脸问。
    “还要再等几个月。”
    “啊?还要等那么久啊?”
    凉真儿摸着陆还真的发顶耐心地教导:“不要着急,所有事情都需要一个慢慢发展的过程。”
    秦慕寒七岁的时候,正是可以任性的年纪,林朝朝和秦月白却丢下他和三岁的妹妹,再次游山玩水、逍遥快活去了。
    “慕寒在家好好照顾妹妹哦!”
    “朝朝,我们该出发了。”
    看着秦月白揽着林朝朝离开锦源楼,秦慕寒根本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这么任性的父母。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他们捡来的。
    “哥哥,快来陪我玩!”
    “我来啦!”
    不过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陪他玩。
    后来,陆还真抱着陆少卿也来到锦源楼,四个孩子碰到一起,简直可以闹翻天。
    “这是我的!”秦思羽夺走陆少卿手中的玩具,凶巴巴地冲他大吼大叫。
    “哇~”陆少卿被吓地得哇哇大哭起来。
    “思羽,你是姐姐,这个玩具让弟弟先玩,好不好?”
    秦慕寒走到妹妹身边,和妹妹讲道理,可谁知秦思羽根本不吃这一套。
    “不好!”
    “少卿,那个不可以吃!”陆还真打掉陆少卿手中的玩具,呵斥道。
    刚停止哭泣的陆少卿小嘴一瘪,再次哇哇大哭起来。大概哭泣也是会传染的,秦思羽听到陆少卿的哭声后,也跟着哭了起来。
    “还真,你和少卿没事来凑什么热闹?”秦慕寒对着陆还真大喊道。
    因为两个小的哭声太大,他们两个大的只能扯着嗓子对话。
    “我爹和我娘丢下我们两个去逍遥快活了,我实在没办法,只能来找你了!”
    “我们怎么会摊上这样的父母?”秦慕寒捂着耳朵,几乎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哇~”
    林思思来到锦源楼时,看到哇哇大哭的陆少卿和秦思羽,以为他们是出了什么事。
    “这是怎么回事?慕寒,还真,你们爹娘呢?”
    “小姨,你快救救我们吧!”秦慕寒和陆还真跑到林思思身边,拉着她求救道。
    在林思思的帮助下,陆少卿和秦思羽停止了哭泣,两个人已经很好地玩在了一起。
    秦慕寒如释重负地靠在林思思的身边,感激道:“小姨,多亏了你的帮忙,不然我和还真会崩溃死的!”
    “你们爹娘又丢下你们出去啦?”林思思着重强调了“又”这个字。
    “嗯,他们比我们小孩子还任性,说走就走!”
    “就是!有好玩的也不带上我们!”
    秦慕寒和陆还真对各自的父母表示嗤之以鼻。
    这次,林朝朝和秦月白一路游玩,最后来到了暮城,是慕子湮接待的他们。
    “冰块儿!好久不见!”林朝朝松开拉着秦月白的那只手,紧紧地抱住慕子湮。
    “好久不见!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
    “那就好。”
    慕子湮带着林朝朝和秦月白回到慕府,慕夫人早已做了一桌子好吃的为林朝朝他们接风。
    “干娘!”
    “我的乖女儿!”
    林朝朝一进大厅便和慕夫人抱在了一起,母女两个互相寒暄起来。
    “干娘,几年不见,您越来越漂亮了。”
    “怎么可能?倒是你越来越有女人味了。”
    林朝朝此刻才发现桌子旁边还站着一位打扮素净的女子,她不解地询问道:“这位是?”
    “这是子湮刚成亲不久的妻子,木槿。”慕夫人介绍道。
    木槿走过来,和林朝朝点头微笑。
    “冰块儿,你成亲啦?怎么也不说一声?”林朝朝望向木槿身边的慕子湮。
    “刚成亲不久,如果你想补份子钱,现在还来得及。”
    慕子湮幽默的话语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
    当天晚上,他们享受了一场丰盛而又热闹的晚宴,这是慕府自慕子湮成亲以来最热闹的一场晚宴。
    第二天,林朝朝和秦月白便准备起程离开暮城,无论慕子湮和慕夫人怎么挽留,他们都决定不再待下去。
    “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怎么不多住几天?”
    “我们出来已经有些时日了,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人照看,我们不能再多留了。”
    “朝朝,你们都有两个孩子啦?”
    “嗯,下次再来的时候,我把他们也带来,让干娘看一看。”
    “好好好。”
    “冰块儿,你也加把劲儿,争取三年抱俩啊!”林朝朝笑嘻嘻地拍着慕子湮的肩膀道。
    “那就借你吉言了。”
    他们坐着马车开始向京城进发,没想到在回去的途中竟然遇到了一个故人。那人正是在林朝朝小的时候,教她轻功的妙手书生。
    “师父?”
    “师父?”
    “他是你师父?”
    秦月白和林朝朝异口同声道。
    后来林朝朝才知道,原来秦月白也师出妙手书生,只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秦月白最后竟成了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盗王之王。
    妙手书生望着面前的林朝朝和秦月白,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原来你们两个已经结为夫妻了,这下,我不得不相信这世间的缘分了。”
    “师父,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
    “当然云游四海,四海为家咯!”
    “师父,这次你就和我们一起回去吧!也好见一见你的徒子徒孙啊!”秦月白提议道。
    “还是下次吧!我听说金鹏国有一件宝物马上就要问世了,为师想要去看一看。”
    秦月白和林朝朝也不再勉强,他们将地址留给妙手书生后,便继续上路了。
    马车上,林朝朝靠在秦月白的怀里忍不住感叹道:“缘分这种东西果然妙不可言。”
    “因为缘分,所以你我二人命中注定会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秦月白温柔地在林朝朝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我们历经磨难,才换来了如今的朝夕相对,实在不易。”
    秦月白扶着林朝朝的肩膀坐直身体,深情地望着她说:“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们会更加珍惜彼此,爱护彼此,对不对?”
    “嗯。”林朝朝用力地点点头。
    “朝朝,我爱你!”
    “我也爱你!”
    秦月白动情地捧着林朝朝的脸,温柔地覆上了她的唇。尽管两人已经相处多年,可是每当亲吻彼此的时候,两人总能找到当初悸动的感觉,也许这就是真正的爱情吧!
    马车渐行渐远,夫妻二人的对话似乎也随着微风飘到了远方。
    “盗王之王果然厉害!竟然连师父都这样自叹不如!”
    “可盗王之王再厉害,不也是照样被人偷东西吗?”
    “谁?”
    “除了你还有谁?”
    “喂,那块玉佩我早就还你了!”
    “可你偷走的是我的心,你打算什么时候还?”
    “本姑娘都已经以身相许了,你还要怎样?”
    “那就用你的下辈子,下下辈子来还吧!”